-

在軒轅英雄被拘的這段日子裡,外頭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大昌市衙署內。

康平和樊月雲一直坐在主座上,聽著屬下彙報著最近調查的情況。

自從這件謀反案開始之後,兩人就已經動用上的所有的能量,想要儘快將這個案子給調查清楚。

隻有早一天調查處接過來,才能早一天平息這一場風波。

在下屬們著的時候,康平低聲對樊月雲說道:

“樊知府,事情的發酵感覺越來越超出我們的控製範圍了。”

“現在那些媒體和網絡上,鋪天蓋地都在傳這件事,封禁都封不過來。”

“在這兩天,這個案件更是已經成為了全國的熱點頭條。”

“就連國外也對這個案件引發了劇烈的討論和關注,可以說現在全天下都在盯著這個案子。”

“我們兩人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出一個結果來,不然恐怕我們要承擔很大的責任啊!”

康平的話,帶給了樊月雲更大的壓力。

樊月雲緊緊抿著嘴唇,沉默不語。

她何嘗不明白康平這些話意味著什麼。

這個案子的背後,有一股力量在推波助瀾。

自從發現新亞傳媒旗下的大昌新聞不顧禁令播報這個案件之後,樊月雲已經第一時間約談新亞傳媒老闆。

新亞傳媒老闆保證絕對不會再報道這個案件,大昌新聞隨後果然全麵刪除了關於這個謀反案的所有報道。

但是,全國的許多私人媒體卻還在瘋狂轉載這個案件,並且利用各種媒體渠道大肆傳播。

在建省地界,樊月雲還可以掌控。可一旦出了建省,樊月雲也無能為力。

至於那些推波助瀾的力量是誰?樊月雲並不敢查。

到了她如今這個位置,很清楚朝堂爭鬥的凶險。

這一次,必然是有人利用軒轅英雄的謀反案來搞事情,而夠格搞事情的人絕對不是普通人。

那些人,可都是如今天下最頂級的大佬。

樊月雲不過是一個地方知府,她哪裡來的膽量和資格去查那些人?

康平此時用更小的聲音衝著樊月雲低語:

“樊大人,我另外還收到一些訊息。”

“軍中,也變得不安定了。”

“第五野戰軍和第六集團軍之中,已經出現了可能會發生嘩變的跡象。”

“就連北境邊軍和西境邊軍裡頭,也多了很多風言風語。”

“樊大人,聖上昨夜也給我通電話了。按照聖上的意思,我們必須在三天之內就查清楚一切。”

“樊大人,你能做到嗎?”

康平再度給樊月雲施加了更多的壓力,甚至都抬出了聖上。

既然聖上已經開了金口玉言,那麼樊月雲當然不能拒絕。

於是樊月雲回答:

“還請欽差大臣回稟聖上,臣一定會誓死完成聖明。”

說到這裡,樊月雲敲了敲桌子,讓還在爭論的下屬們停了下來。

隨後樊月雲衝著一旁的陸佩芸說道:

“陸秘書,把剛纔大家彙報和討論的情況彙總一下吧。”

陸佩芸朝著樊月雲和康平行了一個禮,然後打開了自己的剛纔記錄的筆記本。

隻聽她開口說道:

“根據我們目前掌控的資訊來看,可以確定如下幾個事實。”

“第一,我們傳喚了新亞傳媒的老總,確定了正是舉報人孔莊的父親給大昌新聞施壓,讓大昌新聞大肆報道這一場謀反案的。”

“第二,孔家的背景已經經過我們的詳細調查,可以基本確定孔家並冇有更複雜的關係和背景。同時根據交通部門的執法人員描述,他曾見到過孔莊和軒轅英雄發生過口角衝突。”

“第三,我們調查了聚寶山彆墅區和附近的所有監控,發現在案發前一夜孔莊的汽車曾出現在彆墅區附近,在停留了接近兩個小時之後又離開。在四個小時之後,孔莊開始實名舉報軒轅英雄謀反。”

“第四,雖然在金刀、玉璽和龍袍等證物上冇有提取到任何指紋。但是在龍袍上我們發現了一根毛髮,進過進行dna比對可以確定這根毛髮正是來自於孔莊。”

說到這裡,陸佩芸微微停頓。

然後,她才說出最後的結論: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推測出一個結論。”

“那就是這一次的謀反案件,舉報人孔莊具有最大的嫌疑。”

“軒轅英雄,極有可能是被孔莊栽贓陷害的。”

“並且這一次的栽贓陷害,孔莊大概率冇有受人指使,而是他處於私怨做出的個人行為。”

聽到這個結果,康平和樊月雲都忍不住長長鬆了一口氣。

這個結果,無疑是所有人最想看到的結果。

軒轅英雄冇有謀反,他是被人栽贓陷害。

並且冇有幕後主使在背後操控,隻是一個富二代的私仇。

這就意味著這隻是一個普通的案件,並不會造成任何擴大化。

這種結果,皆大歡喜!

當即樊月雲下令:

“立刻逮捕孔莊,控製住他的所有家人。”

“給我進行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審訊,一定要把事情查個一清二楚!”

樊月雲下令完,所有下屬立刻開始行動。

最後,會議室中就隻剩下了樊月雲和康平兩人。

康平喝了一口茶,靠在椅子上輕鬆歎道:

“要是孔莊開了口,這個案子就算是結束了,以最圓滿的方式結束。”

樊月雲卻冇有說話。

事情未到塵埃落定那一刻,她不敢妄下定論。

但是她的心中,也期待這件事就此結束。

……

大昌市。

街頭。

兩個衣衫襤褸,滿麵汙垢,看上去猶如乞丐的男子緩緩行走。

他們每經過一家商鋪,就會向商鋪行乞。

尤其他們並不會隻是乞討錢財,也會接受一點吃食、清水或者一雙舊鞋子的施捨。

這讓所有人都相信,這兩個人是真的乞丐,而不是那些利用百姓同情心行騙的騙子。

一家麪館老闆得知此事之後,更是將這兩個乞丐邀請到了自己家的麪館裡頭,免費讓他們飽餐一頓。

就在這兩個乞丐在埋頭吃麪的時候,周圍其餘來的客人也在進行著茶餘飯後的閒談。

但是今天的閒談,食客們顯然充滿了義憤填膺。

“你們聽說了嗎?當世國將竟然因為謀反被抓了,現在就關在大昌市第一看守所呢!這要說國將謀反啊,我是不信的!”

“我也聽說了,據說從國將的一號彆墅裡頭搜查出了金刀玉璽和龍袍。但是我覺得這事情有蹊蹺,一號彆墅剛剛因為中毒事件被封,所有人都搬出去了,怎麼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去舉報國將了呢?”

“還用說嗎?一定是有人趁著彆墅區冇人的時候,偷偷去把東西塞進去誣陷國將的!”

……

食客們討論得興高采烈,在這一刻他們猶如化身偵探。

但是他們卻冇有注意到,他們討論的話題引起了那兩個乞丐的注意。

兩個乞丐互相對視一眼,彼此眼中儘是驚駭!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