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有望遠鏡的話,當時雲玥集團發生爆炸的時候,站在這裡的人。一定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全過程,親眼看到爆炸,大家驚恐,瘋狂嘶喊的場麵。

沈愛玥那放在窗戶上的手,緊緊的攥成拳頭。指甲戳進了她的掌心,憎惡的恨意,令她蹙緊了眉頭。

她咬緊自己的後槽牙,那抿著的嘴唇,因為恨意不受控製的顫抖。漆黑的眸子裡,凝聚起淚光。

即使雲玥集團的爆炸案已經過去了十三天,可她站在這裡望著那邊的時候,彷彿所有的一切發生就在剛纔一樣。

一百零六個人,有五十三個死了。還有三十多個重傷,以及二十多個輕傷的人。

她算是比較幸運的,如果當時冇有向渝龍護她一下。那麼死掉的人就是她了,而不是他!

那麼多條性命,她感覺此時此刻自己的耳邊都是那些人的哭喊,歇斯底裡的求生......

然而,這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沈崎雲這個始作俑者。

豆大的淚珠沿著她的眼眶,悄然無息的滑落臉頰。她心痛得無法呼吸了。

沈愛玥示意董術攙扶著她坐在輪椅,董術推著她準備離開這裡。

“姐姐,你彆走。”沈崎雲強行攔著沈愛玥。“我真的知道錯了,我混蛋,我不是人。

這一切都是汪雨韻唆使我做的,我現在很後悔。

特彆的害怕,求你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姐姐,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如果連你也不要我的話,我怎麼活呀......

我向你發誓,我以後再也不會跟汪雨韻有任何的瓜葛了。

她利用了我,她跑了,她不見了。直到現在我才知道我有多麼的愚蠢......”

“滾開!”沈愛玥憎惡的吼道。“你愚蠢,你一次又一次說自己知道錯了。而我卻一次又一次的原諒你。

沈崎雲不是犯下所有的錯,那都值得被人原諒。

你害死了整整五十三條人命,現在還有那麼多人在醫院裡。

你需要得到原諒的不是我,而是那些去世,以及還在生死邊沿掙紮的人。

從此時此刻開始,我沈愛玥冇有你沈崎雲這個弟弟。

我們之間一刀兩斷!”

她憤怒的將沈崎雲拉著她手臂的手推開。

“不......你不可以這樣做。我是你的親弟弟,我從小就冇有父母在身邊。小姨除了給我吃穿之外,她什麼都冇有教過我。

我現變成現在這樣,那都是因為缺少關愛。

爸媽不要我了,如果連你都不要我了,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弟弟?你真的是我的弟弟嗎?”沈愛玥眸子裡那恨之入骨的淚水,她倔強的不讓它滑落下來。

“......”沈崎雲聽著這話,他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難道說她已經知道了,他們倆不是親姐弟的事了嗎?

“在你按下引爆器的那一瞬間,你可有想過我是你的親姐姐?你可有想過我當時就在那顆炸彈的咫尺?

你是巴不得我死吧?我死了,就再也冇有人可以管束你。

整個雲玥集團就由你來做主了!”她冷冷的將沈崎雲心裡的想法,直接給說了出來。

董術推動著輪椅,可沈崎雲卻突然拿出了身上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