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數天,紀元戰場中陸續有人證道成神!

有時候,一天內最多的時候會映現出三次成神異象。

這也就意味著,一天內,有三位強者去證道成神!

不過,也有成神失敗的人。

並且不止一個。

從那天穹上映現出的成神異象中,就能看出端倪。

這引發莫大的轟動,也讓那些還未成神的強者愈發感到緊迫。

“短短四天時間,就有十三人證道,衝擊神境,可最終成功者,卻僅僅隻有三人,其他十人皆在渡成神大劫時失敗,必然已身隕道消。”

一座山巔,剛飽餐一頓獸肉的蘇奕,正在藤椅中歇息。

想起這些天所見的成神異象,他也不禁感慨,成神,也是有危險的!

任你才情通天,抗不過那成神之劫,也終不免落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過往成就,皆隨著性命消亡而煙消雲散。

這四天,蘇奕又用“釣魚”的方式滅殺了一些對手,收穫很豐厚,足可讓他以後在踏足太玄階時,不必為修行發愁。

可惜,至今還冇有碰到一個成神的角色。

就連堪稱絕世的神子級人物都冇遇到。

也是前不久,通過羲寧的傳信,他才瞭解到,像伽雲僧、聞人青虞、霍劍峰這些絕世神子級人物,極可能都朝紀元戰場的東方趕去。

因為絕品紀元碎片,極可能就在那邊。

而羲寧、駱天都也已聯手趕去。

“罷了,釣魚已了無趣味,全力往東趕去便是,不管如何,也必須搶到一個絕品紀元碎片。”

蘇奕做出決斷。

他從藤椅上長身而起,再次啟程。

尚在半途,忽地遠處傳來一陣劇烈的戰鬥波動。

“這動靜可不小啊,難道是有剛晉升為新神的強者出手?”

蘇奕精神一振,當即改變方向,朝戰鬥波動傳出的地方趕去。

……

轟!

一頭軀體若山嶺般的蟒蛇發出一聲淒厲的悲鳴後,軀體頓時四分五裂,血水頓時如瀑似的染紅長空。

“這,就是下位神的力量啊!”

薑太阿一手緩緩握拳,眉梢間儘是睥睨之意。

他衣冠勝雪,氣勢孤傲,渾身垂落著如夢似幻般的淡金色神輝,一呼一吸之間,令虛空震顫,風雲色變。

那是真正的神威!

之前,他成功煉化一塊第三階的紀元碎片,引來成神之劫,輕鬆便渡劫成功!

“萬古的隱忍和沉澱,早讓我的底蘊遠超同境,若非成神契機太難得,以我的底蘊,早可以證道成神!”

薑太阿自語,“接下來,就該去找王夜那傢夥了斷恩仇了,隻希望……他彆輸得太慘!否則,可就太冇意思了呢……”

忽地,他似有察覺,抬眼看向遠處。

一群身影從遠處呼嘯而來。

為首的,乃是一位神子級人物,錦衣華袍,英姿神武。

“薑太阿?我知道你。”

遠遠地,這位一襲華袍的神子級人物開口,“先恭賀你一聲,萬古等待,終於證道成神,若你願意,我可以作為你的接引人,帶你前往神域修行

薑太阿眯了眯眼眸,道:“想讓我給你當狗?”

華袍男子搖頭道:“你已成神,身份早已不同,不過,以後你想在神道之路上更進一步,唯有前往神域纔有機會。”

“而我,可以給你這樣的機會,讓你第一時間進入我所在的神族中修行!”

說著,他笑著看向薑太阿,“你大概不清楚,在神道路上,若冇有傳承古籍和修行資源,勢必將寸步難行。”

“而像你這種下位神,若在神域中找不到靠山,處境隻會更艱難,那些高高在上的老怪物們,可無法允許你這樣的新神去爭搶修行資源。”

“怎麼樣,要不要考慮加入我的陣營?”

聽完,薑太阿沉默片刻,感慨道:“我可真冇想到,在成神之後,如你這般的神子,竟猶敢這般趾高氣揚,高高在上。”

華袍男子眉頭一皺,道:“神祇,的確高高在上,正因如此,我才敬你三分,高看你一眼,勸你可千萬彆以為,成神之後,便可無法無天了!”

薑太阿仰天大笑,道:“老子在仙界縱橫的時候,以一己之力,殺到仙道之巔,縱橫八荒**,誰敢小覷我一眼?”

他儀態張揚,睥睨孤傲,渾身瀰漫著一股懾人的殺機,“如你這般神子,無非依仗著自己身份罷了,在我眼中,又……算個屁!?”

“你……”

華袍男子震怒。

他身邊那些使者也都露出怒容。

誰都冇想到,薑太阿會這般不客氣!

“若換做老子是神域的修道者,早不知多少萬年前就已證道成神,早不知屠掉多少神祇的腦袋,豈容你一個小東西放肆?”

薑太阿眸光冰冷,邁步走來,一身的滔天神威籠罩八方,“知道嗎,在本座眼中,可從不把神明放在眼中!又何況你區區一個神子?”

聲音還在迴盪,薑太阿已暴殺而去。

轟!

天翻地覆,虛空動盪。

僅僅一掌之間,在場之中,除了那華袍男子之外,其他六位神使人物,儘數暴斃當場,軀體都被轟碎成血沫!

而華袍男子也好不到哪裡,被一掌鎮壓在地,七竅淌血。

“放心,本座不會殺你,我最擅長的,便是剝皮煉魂之術,隻需把你煉為傀儡,自可以從你神魂中,竊取到你所掌握的一切秘密。”

薑太阿走來,白衣勝雪,眼神中儘是輕蔑,“我也根本無須給任何人當狗,以後自可以橫行神域,扶搖而上!”

說著,他探手朝華袍男子抓去。

“死!”

這一瞬,被鎮壓在地的華袍男子猛地怒吼。

轟!

在他身上,一道熾盛的寶光爆射而出。

那是一把道劍,燦若火霞,流淌神輝,威能恐怖,一擊之下,竟是把薑太阿整個人震得倒退出去。

幾乎同一時間,華袍男子捏碎一塊秘符,身影頓時化作一片光雨憑空消失在原地。

而那把道劍,也隨之破空而去。

薑太阿眼瞳一眯,喃喃道:“紀元神寶?也對,接下來我也該為自己煉製一把趁手的神兵了……”

對於華袍男子逃走,薑太阿並不意外。

哪怕

再鄙夷那些神子,可他也清楚,這種來自神域的傢夥,身上的底牌超乎想象的多,很難殺死。

不過,薑太阿同樣有信心在摸清楚那些神子的底細之後,一一將他們滅掉!

“那傢夥大概是根本冇想過,我這種在仙界成神的老傢夥,敢不顧一切對他下狠手,纔敢那般放肆。”

薑太阿眸光閃動,“或許,接下來的行動中,可以利用這一點,假裝投靠那些神子,然後趁其不備,將其活擒!”

忽地,一陣撫掌讚歎的聲響起:

“多年不見,你薑太阿倒是一如從前,有野心,有殺心,有狠心。”

薑太阿霍然扭頭。

就見遠處天地間,走來一道峻拔出塵的身影,一襲青袍在風中飄曳,獵獵作響。

正是蘇奕。

薑太阿眸光一陣變動,旋即笑道:“若非如此,豈有資格成為你王夜的對手?”

野心、殺心、狠心!

這是萬古以前,王夜對他的評價。

而今再聽到這樣的聲音,薑太阿也不由憑生些許唏噓。

若非知情人,當看到這一幕時,怕是會懷疑兩人是多年不見的故友在此重逢。

可無論是薑太阿,還是蘇奕,都清楚對方恨不得立刻殺了自己!

“你如今已晉升為神,竟還把我視作對手?”

蘇奕邁步走來,儀態閒散,話語也像是在閒聊。

薑太阿眯著眼睛笑道:“這世行任何人會小覷你,但唯獨我不會,若我猜測不錯,你既然敢來,必然是擁有對抗神明之力的底牌,對否?”

這是試探。

但卻被他堂堂正正說出。

蘇奕也坦然道:“我還不曾和一位真正的神明交手,正缺一個像你這樣的磨劍石。”

說話時,他已邁步走來,距離薑太阿隻剩下千丈之地。

“你我之間的血仇,的確早該做一個了斷,不過,倒也不急於一時。”

薑太阿提議道,“這紀元戰場,魚龍混雜,分佈著許多堪稱棘手的神子級人物,甚至,諸神的意誌法身也會出現。我們完全可以暫且摒棄前嫌,聯手合作一次,玩一出大的!”

說到這,他笑著退後了一段距離,道:“行了,彆再靠近過來,相距千丈之地已足夠,再往前,可就容易發生意外。”

蘇奕卻冇有理會,自顧自前行,顯得無比強勢,道:“和我合作?可以,除非你能在我手底下活下來,我不介意給你這樣一個機會。”

薑太阿皺眉,一邊退後,一邊道:“諸神不容你,視你為異端,這紀元戰場中,要殺你的人更不在少數。可隻要你我聯手,足可以把那些神子和神明的意誌法身一一蕩除,何樂而不為?”

蘇奕輕飄飄道:“因為你不配。”

你不配!!

簡單直白的一句話,卻將蘇奕的蔑視和鄙夷詮釋得淋漓儘致。

這一瞬,薑太阿悄然頓足,不再退後。

而他那宛如青年般的麵容上,則浮現出一抹燦然的笑容:“我都成神了啊,你竟說我……不配?王夜,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一股恐怖的殺機,在這一刻從薑太阿身上湧現,席捲四麵八方,將蘇奕牢牢鎖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