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凜冽的殺機像刀鋒般,牢牢鎖定蘇奕。

遠處,薑太阿笑容燦爛,可那眼神之間,儘是沸騰的殺意。

蘇奕抬手一招。

六寸劍棺浮現而出,混沌氣息蒸騰。

薑太阿眼眸悄然一凝,“嗬,都還冇開戰,你王夜就打算動用濟元神寶嗎,看來……你內心還是忌憚我的,對否?”

蘇奕屈指一彈,六寸劍棺飆射到遠處天穹下,懸浮不動。

而後,他這才淡淡地說道:“你想多了,這一口道劍,名喚咫尺,混沌九秘之一,可無視空間距離,斬敵於天涯咫尺之間。”

薑太阿眸光閃爍,驚歎道:“好寶貝!”

蘇奕自顧自道:“我亮出此劍,就是告訴你,接下來動手時,隻要你不逃,我就不會動用此劍斬你。反之,你若敢逃,以此劍的威能,註定讓你在劫難逃。”

薑太阿臉上的笑容變淡。

眉頭一點點皺起。

他這才明白,蘇奕祭出咫尺劍,不是忌憚自己,而僅僅隻是擔心在接下來的戰鬥中,自己逃走!

這分明就是認為,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哈哈哈!”

薑太阿驀地仰天大笑起來,“果然,不愧是你王夜,永遠這般霸道強勢,讓人恨不得將你一身傲骨敲碎,狠狠踩在腳下,可內心深處卻又不得不承認,你是個值得敬重的對手。”

說著,他一指遠處的六寸劍棺,“等殺了你,我讓此劍為你陪葬!”

蘇奕哦了一聲,道:“我很期待。”

薑太阿冇有再廢話,驀地縱身前衝,掌指捏印,當空按下。

轟!!

恐怖的銀色神輝若星空烈日,凝結為掌印,壓塌長空而來。

一刹那,天搖地晃,山河黯然。

那是真正的神祇之威,一掌之間所蘊含的,乃是真正的神明之力,以及神道秩序!

同一時間,蘇奕同樣前衝。

他兩袖鼓盪,神似洪爐沸騰,握拳如劍,橫空砸出。

這一拳,平淡直接,古拙自然。

可當砸出時,咚!!!

直似神人射日,蘇奕的拳勁鑿穿長空,和薑太阿的掌印碰撞在一起,頓時像打翻了天地,掀起滅世風暴。

恐怖的毀滅洪流從兩者交手中爆發,附近虛空劇烈哀鳴,十方山嶽無不隨之劇顫。

須知,這裡是紀元戰場,山河草木,皆由仙界混沌本源力量所化,堅固無比。

縱使太境人物出手,都無法撼動山嶽。

可現在,僅僅是兩者交手的一瞬,便引起如此大動靜,可想而知那等毀滅威能何等恐怖。

砰!

光雨迸濺,神威肆虐中,蘇奕的身影驀地倒退出數十丈之地,盤為道髻的長髮都被吹散,有些淩亂。

連他一身氣血,都在翻騰。

反觀薑太阿,那孤傲如山的身影卻紋絲不動,神威浩蕩如海,給人以不可撼動之感。

可他卻皺起了眉頭。

而遠處的蘇奕,卻笑了起來。

“竟然都能對抗真正的神祇之力?你王夜……的確遠比前世的時候要可怕太多!”

薑太阿感慨,並不掩飾自己的吃驚。

之前,世間都在傳言,蘇奕擁有比肩半神的力量,為此,整個仙界都為之轟動,震撼不已。

可現在,薑太阿才真正意識到,什麼半神,早已被蘇奕超越!

這傢夥如今的戰力,都能和他這樣剛晉升為下位神的存在對抗!

“你掌握的神明力量,卻比我預估中要弱一些。”

遠處,蘇奕道,“若我猜測不錯,如今的你,還未真正穩固神境層次的大道根基,所掌握的大道力量,也還未真正融入自身掌握的紀元法則之內。”

薑太阿笑道:“可殺你,已綽綽有餘!”

轟!

他衣袍飄曳,身影瞬移,刹那間來到蘇奕頭頂上空,雙手交錯,抱陰負陽,凝為一輪神秘的道印,狠狠砸下。

直似神人雙手抱起一**日,狠狠砸向人間。

霸道暴烈!

蘇奕不曾退避,迎衝而上,揮拳殺伐。

和之前相比,他威勢明顯暴漲一截,舉手投足之間,劍氣如驚世神虹,淩厲懾人,鏘鏘劍鳴不絕於耳。

那森森劍氣,將虛空撕裂出無數裂痕!

可這一切攻勢,儘數被薑太阿瓦解。

這位太一教的開派祖師,早在仙隕時代以前就是仙界屈指可數的絕代霸主之一,而今證道成神之後,一身力量早淩駕於太境三階之上,是名副其實的下位神!

那等神威,豈是尋常可比?

須臾間而已,蘇奕就被轟退十多次!!

“看得出來,你在一一試探我的力量,在試圖摸清楚我所掌握的神道之力。”

薑太阿麵帶笑意,“可我何嘗不如此?拿你王夜為靶子,錘鍊我剛晉升為神的力量!”

轟!

他渾身激射神焰,攻勢愈發強盛,翻掌之間,山河搖動,虛空崩壞,勢如破竹,將蘇奕的攻擊和抵擋一次次擊潰!

可出乎薑太阿意料,每當他試圖將蘇奕一舉挫敗時,蘇奕身上的威勢就會隨之強盛一截,險之又險地避開致命的攻擊。

這讓薑太阿都不禁皺眉。

太和階修為,竟能強大到如此離譜的地步?

“若這就是你成為下位神所掌握的力量,今日註定必死。”

又一次被轟退後,蘇奕開口。

薑太阿一怔。

這顯得很荒謬。

因為從開戰到現在,蘇奕一直處於劣勢,可他的言辭,卻那般的自負和強勢!

也就在這一瞬,蘇奕身影驀地一展。

轟隆!

在他體內,似有長江大河翻騰,有驚世雷霆在轟鳴,而他一身的威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節節攀升!

每一寸肌膚,都在縈繞道韻。

周身上下,有無儘劍意在沸騰,生生不息,周而複始。

眼眸顧盼之間,風雲變色!

薑太阿眼皮一跳,心中震顫,這傢夥之前在和自己對戰時,竟然還保留了這麼多力量?

不等想明白,蘇奕踏步長空,暴殺而來。

揮手之間,一掛劍氣直似天降星河,有無儘劍意浮沉其中,衍化為諸般不可思議的異象。

薑太阿振衣揮掌,與之硬撼。

轟隆!

直似天塌地陷。

薑太阿雖擋住這一劍,可整個人被轟得倒退出去,身影踉蹌,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那眼眸中,已浮現一抹難以置信。

這,還是他開戰以來,第一次被撼動。

而蘇奕這一劍蘊含的力量之恐怖,更是讓他心顫,都能撼動他這樣的下位神了!這該何等可怕?

“你這傢夥……還真是出乎我意料……”

薑太阿猛地深呼吸一口氣,渾身爆綻萬丈光焰,“可即便如此,你也冇有翻盤的機會!”

嗤!

他揚起右手,驀地掐訣。

下一刻,無數璀璨耀眼的銀色神輝從天而降,化作無數的星辰,彼此構建,衍化為一方浩瀚的星空。

而薑太阿簡直就像星空主宰般,挽起無儘星辰,朝蘇奕暴殺而去。

“這纔有意思!”

蘇奕深邃的眸中迸發出如火戰意,縱身上前,刹那間斬出千百道劍氣,肆虐長空。

這片長空動盪,混亂一片。

一如在爆發一場曠世神戰,有無數星辰磨滅虛空,發出隆隆如雷霆般的聲音,光焰如怒,席捲八方。

有劍氣通天徹地,劈星辰,斷長空,縱橫交錯,無堅不摧!

僅僅片刻後。

漫天星辰炸碎。

無儘劍氣潰散。

蘇奕衣袍殘破,唇角淌血。

薑太阿白衣染血,披頭散髮。

可兩者身上的威勢,則愈發可怖了,彼此對視,冇有一字廢話,幾乎同一時間再次交手!

轟隆!

薑太阿衣袖鼓盪,囊括一方星域,恰似袖裡乾坤,隻不過卻比袖裡乾坤更恐怖。

蘇奕以掌指如劍,殺伐氣震天。

僅僅是兩者之間的戰鬥餘波,都能輕易滅殺當世的太玄階強者。

“殺!”

薑太阿殺機如沸,渾身呈現出一種天上地下,捨我其誰般的威勢,攻勢無比強盛。

可相比起來,蘇奕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身上負傷漸漸變多,可出手時,卻一次比一次淩厲和強盛,同樣也讓薑太阿負傷!

這是一場激烈的惡戰!

是蘇奕修行至今,第一次去和一位真正的神掰手腕,內心戰意都徹底被點爆,一切的精氣神都在沸騰,在燃燒。

感到痛快之極!

至於身上那些傷勢,根本算不得什麼。

生死都無懼,又豈在意負傷與否?

漸漸地,兩者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越來越重。

白衣與青袍,皆破損染血!

可兩者都不在乎。

在這一場已堪稱慘烈的驚世戰鬥中,不止蘇奕足夠強勢,薑太阿同樣如此!

歸根到底,是因為兩者早在很久以前就結仇,對彼此的性情都心知肚明。

故而在動手時,兩者纔會一個比一個更狠!

“王夜!神境如天塹,豈是你能逾越?且讓你看看,我晉升為神後,真正的至強手段!”

驀地,薑太阿一聲長笑。

轟隆!

在他軀體上下,忽地爆綻出無數神光,在身後化作一座宛如烈日般的神台。

神台四周,有億萬大道神虹化作渾圓的光影交錯拱衛。

神台之上,有銀色神火熊熊燃燒。

而神台自身,則在釋放無量光明,隱隱約約地映現出一朵銀色神蓮的虛影。

那是神格!

是神明的大道本源!

——

ps:第二更下午5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