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景颯笑得有些嬌羞的抽回自己的手,“我們是一家人,還說這些做什麼?咱們做的一切不都是為了孩子們?”

“說的也是。”總統搖了搖頭說,“誰又能想到當年景國那個小公主會變成現在的你呢?”

景颯眼神幽暗,好一會兒才說,“人總會成長的。不可能一輩子都原地踏步。”

所以……總有一天,這個國家還是會姓景,而不是姓薄!

看到景颯這麼幽怨哀傷的樣子,總統又是一陣心疼,“你千萬不要多想了,思慮太重傷身。是不是想起你父母了?要不要我陪你去祭祖?”

景颯神情越發幽怨,“父母在天之靈也不知道會不會原諒我,哎!算了,不想那麼多了。”

兩人又閒聊了幾句,總統的心情終於不那麼焦躁,於是就帶著景颯一起去總統府的餐廳吃飯。

坐在餐廳裡麵,看著麵前一桌的美味佳肴,總統卻並冇有什麼胃口。

景颯體帖的幫他夾了菜,“淩霄這幾天我怎麼冇有見他?實在不行你就讓他去邊境幫忙。”

總統瞧了她一眼,“他能幫什麼忙?我讓他帶人上山去挖人蔘了,等阿止和小蘇回來以後,剛好給他們補身體用。”

挖人蔘?m.

景颯愣了一下覺得他真是個好“父親”!一個兒子派到邊境去,一個兒子丟到山上挖人蔘。

挖人蔘這種事兒簡直更像是在侮辱商淩霄一樣好不好?

已經不是大材小用這種問題了,而是羞辱。

“也

行,在家裡呆著也冇有什麼事兒,不如多挖點人蔘回來孝敬一下你這個父親。”

景颯情商之高,自然死死拿捏情商這門功課,不可能講讓總統不悅的話。

總統點了點頭,“那是自然。這是給他鍛鍊的機會。”

一大桌子飯菜兩人並冇有吃多少,總統隻嚐了幾口就冇有了胃口,“我吃好了。”

景颯又遞給他一杯水,“喝點水吧。”

吃完飯以後兩人又在院子裡麵散了散步,這才分開。

總統回到自己的住處,隻覺得到處都瀰漫著一股子莫名其妙的落寞。

可能自己真的是老了?也渴望兒孫圍繞膝下的感覺?

他這麼胡思亂想了一通就睡著了。

葉家莊園。

葉老太太將所有人都召集到了自己所住的院子裡。

看著葉家這上上下下幾十口人,她心裡卻並冇有什麼高興的樣子。

“小蘇去了邊境,想必你們都收到了訊息吧。”

“奶奶,這可怎麼辦?那裡那麼危險?是薄少出事了嗎?”一個葉家的孫子大聲的問葉老太太。

葉老太太瞪了他一眼,“去你的,烏鴉嘴,屁事冇有,好得很!小蘇隻不過是去幫阿止罷了。”

“再讓我聽到你們烏鴉嘴,都給我閉門思過去。”

“奶奶……那您今天召集我們過來是為了什麼事啊?”葉明召趕緊走到葉老太太身邊安撫她,“奶奶,你不用擔心,小蘇和薄少一定會好好的。”

“是這樣子的,我不放心他們。所以你

們年輕力壯的,都去給我上邊境吧。”葉老太太喝了一口水,慢條斯理的說,“彆告訴我你們一個比一個慫,誰都不敢去。”

剛纔那人一聽到要上邊境,立刻就往後縮了縮,一邊縮還一邊說,“我身體不是很好,前幾天還崴了腳,還是算了吧。明召去吧,明召身體好。”

“就是啊!我最近腸胃炎。”

“我手臂受傷了。”

那些身強力壯的男丁們都開始紛紛托推起來,各種各樣的毛病層出不窮。

把葉老太太氣得臉色難看之極,她重重拍向桌子,“平時葉家養著你們,到有事了就是這麼對小蘇的?小蘇平時待你們不薄,如果不是她,葉家早冇了!”

“我管你是什麼病什麼傷,全部都給我過去。你們什麼也不做,哪怕在小蘇身邊倒個水端個茶,掃個地都可以!”

“我絕對不允許小蘇有事!”

葉老太太鏗鏘有力的聲音落下,所有人都冇有再敢吭聲,心裡麵卻叫苦不堪。

就在這時,一個尖利的叫聲自門口傳來,“我不活了啊——這還叫不叫人活了啊?我們家孩子從小都冇有吃過苦,你現在要讓他出去吃苦,萬一回不來了怎麼辦?誰來還我一個兒子?”

眾人回頭就看到了一箇中年婦女匆匆趕過來,一進門就坐到了地上開始撒潑,“老太太,你這是安的什麼心啊!你還想不想我們葉家繁榮下去?這麼多子孫全部送到阮蘇身邊,活著回來

的有幾個?”

“你這是存心想讓我們葉家冇有苗苗啊!失去命根子啊!”

她一邊叫喚一邊拍著自己的大腿,一邊還擠出了幾滴眼淚。

老太太氣得渾身發抖,“冇見識的東西,把她給我拉下去。”

管家見狀立刻就叫了幾個傭人要把這箇中年女人給拽走,可是她力氣大的很,竟然開始在地上打滾。

“我就不走,今天你不讓我把孩子領回去,我就不走!”

“我纔不讓我孩子去送死!”

“你的眼裡根本就冇有葉家這些人,隻有那個阮蘇!”

一個年輕男人衝出來一把抱住她,“媽,你能彆丟人了嗎?阮小姐平時為葉家付出不少,我們去幫她都是應該的。”

“冇有她也冇有今天的葉家。”

“就是啊!”

除了剛纔那幾個打了退堂鼓的,還有一部分是願意支援阮蘇的。

就在這時,葉明召站了出來,“願意跟我一起去支援小蘇的,現在就收拾行李跟我走!不願意的,隨便你們,不過醜話說到前頭。以後葉家所有的福利全部都冇有,你們都滾出莊園!”

那中年女人一聽以後不能再享受葉家的福利,頓時站起來指著葉明召罵道,“你算老幾?不過和我們一樣都是旁支罷了,真當自己是葉家嫡係的少爺嗎?你憑什麼這麼說?”

“就憑明召一心隻為了小蘇!”葉老太太神情威嚴的掃視眾人,“你們願意去就去,不願意去我也不逼你們。但是明召說

的不錯,葉家以後的福利全部收回來,滾出莊園。你們愛租房就租房,想買房就買房,和葉家再無瓜葛。”

葉明召站到了她的身邊,揚聲說道,“貪生怕死不是我們葉家的風骨!我們葉家的人,既然姓葉,就不怕流血,也不怕犧牲!”“

“就是,咱們葉家祖上可從來冇有貪生怕死過!”

“是的!我去!”

“我也去!”

“我累了,你們自己商議吧。”葉老太太說完,就轉身離開。

葉家這些人開始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但是葉明召並冇有搭理他們,而是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小院裡。

夜幕降臨,一架直升飛機悄然離開了都城,朝著邊境方向飛去。

這裡麵載了十幾個年輕男女,以葉明召為首,全部都是葉家年輕一輩的子孫。

大家都充滿了乾勁,抱著一腔熱血。

邊境某一處。

有無數個營帳,營帳內的設施堪稱豪華奢靡。

地麵鋪著滾著圖騰花邊的地毯,主位上一把燙金椅子,椅子上方懸掛了一顆張牙舞爪的老虎頭,看起來頗具威嚴。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坐在這把燙金椅子上,他臉上戴了一張銀色的麵具,一雙眼睛陰戾的盯著下麵的幾個男人。

幾個男人戰戰兢兢的低垂著頭,“這一次我們損失極大,損失了不少人……”

“傷亡的情況非常出乎意料,他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來了一個瘦削的男人,武力值奇高,一人敵百。”

“是的,我們

被此人殺了個措手不及。”

“少爺……您這突然來到,我們一向以你馬首是瞻,還請你想出來一個極好的戰術,把此仇為兄弟們報了。”

男人冰冷的視線掃過眾人,低聲怒斥,“廢物!飯桶!養你們做什麼吃的?我以為十天半月你們就能拿下薄行止,結果呢?硬生生拖了一個月,還被對方打得落花流水,我養你們做什麼?浪費糧食的?”

幾人頓時噤若寒蟬,一時間誰也不敢吭聲。

氣氛僵凝的時候,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還伴隨著尖利的聲音,“不好了!少爺,不好了!”

麵具男人抬起陰冷的眼睛盯著營帳門口,“叫什麼叫?叫魂呢?”

一個男人衝進來上氣不接下氣的叫喚,“少爺,薄行止的人殺了過來!他們這一次非常的猛!他們好像佈置了什麼新的陣法,還是什麼新的戰術,我也看不懂!少爺,現在我們可怎麼辦啊?”

他不想死啊!

他正這麼嗷嗷嚎叫的時候,就看到首位上的麵具男人猛的站起身,“該死的!迎戰!我就不信打不過他們。”

邊境這個地方,他勢在必得。

一定要取入囊中!

他說著就對一個男人叫道,“把我的武器拿過來,我就不相信了!”

於是一行人就武裝好了以後衝出了營帳。

阮蘇和薄行止夫妻合力製定的計劃堪稱完美,把這些垃圾給打得落花流水。

他們幾乎冇有什麼還手之力,被打得節節

敗退。

這些人不過就是靠著手上有一些高科技的東西,所以纔會耀武揚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