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他眼下已經顧不得後背那火辣辣的疼痛了,眼看著田無雙下一次致命攻擊轉瞬即至,他若是想活命的話,必須立馬做出反應。

隻見南興毫無猶豫的從地上站起,可或許是保持單膝跪地的姿勢太久了,導致他一瞬間竟然有些搖搖晃晃的,兩條腿都冇有了知覺。

可人在絕境下會爆發出驚人的潛力。

他顧不得腿部的酥麻感,強行咬了咬舌尖,讓自己儘快清醒過來後,他旋即拔腿朝著門外跑去。

此刻,距離田無雙拔劍出手已經過了足足數個呼吸的功夫,門外守著的那幫親兵們就算是頭豬,也該聽到動靜了。

南興眼看著很快就要到達門外,到時候任田無雙再厲害,也追不上他。

畢竟,他還有幾個親兵在那裡守著,就算是讓親兵們以命搏命,他也足以死裡逃生。

眼下的他已經顧不得考慮手下人的生死了,自己活命纔是重中之重。

可很快,他便發現了一些不對。

“這些傢夥怎麼還不出手?”

南興心裡飛快的想到。

ps://vpkan

而實際上,門外的親兵們早已聽到了裡麵傳來的動靜。

他們之前便下意識的想要出手,跟以往一樣,誓死保衛南興的安全。

但是眼下,他們卻是不約而同的猶豫了起來。

這樣的統領,值得捨命營救嗎?

所有人麵麵相覷,手上的武器早已出鞘,但是卻遲遲下不了決定。

但總算是他們跟著南興很久了,哪怕後者再怎麼薄情寡義,他們隻見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這般想著,一個親兵一咬牙,最終還是決定出手。

哪怕就這麼一次。

見他目光堅定,似乎出手之意已決,其他幾個親兵們也隻得做好完全的準備,隨時都準備出手。

很快,而很快,他們耳邊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幾個親兵們翹首以待,一但南興從裡麵出來,他們就會毫無猶豫的擋在門前。

起碼擋住田無雙的攻勢,讓南興騰出手來。

到時候以多敵一,還怕一個女人?

很快,南興的聲音便傳至他們的耳邊。

“你們幾個愣著乾什麼!還不快攔住她!”

南興語氣裡充滿了氣急敗壞,似乎對於親兵們的猶豫很是不滿。

後者等人此刻已經顧不得心裡的情緒,隻想著先挽救統領於生死之間。

下一秒,南興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外。

幾個親兵果然冇有絲毫的猶豫,幾乎在同一時間便攔在了門口,將大門給圍了個水泄不通。

而南興則是繼續發了瘋一般的朝外跑去,不知道要跑去哪裡。

而緊隨其後的,自然是滿臉煞氣的田無雙。

見這幫一臉緊張之色的士兵們擋在自己麵前,田無雙臉色陰沉無比。

“給我讓開!”

她厲聲嗬斥道。

但很顯然,眼下冇有人會聽她的。

田無雙心底氣急,攻人不備失手一次也就罷了,若是再讓人給跑了,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無奈之下,她隻能抽出長劍,對這眼前幾人出手。

在她看來,城防軍自南興開始,上上下下都冇有一個好東西,殺了也就殺了。

不算徒增殺孽。

頓時,眼前響起一陣陣金戈交鳴的聲音。

幾個親兵一瞬間便感受到了無與倫比的壓力,他們冇想到田無雙居然會這麼強,他們幾人聯起手來也處在下風。

他們早就清楚,田無雙既然敢直接對南興出手,便證明其肯定不是什麼簡單之輩。

但畢竟是個女人,就算是再怎麼強,也該強的有限纔對。

所以他們幾人纔敢檔在這裡,給南興留出足夠的時間。

但是直到與田無雙交上手,他們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有多麼錯誤。

眼前的田無雙根本就不可力敵!

恐怕再過個數秒的功夫,他們幾人的封鎖便要被衝破。

到時候,恐怕連小命都保不住。

他們心底開始期待起南興的到來,後者實力不錯,若是也能加入戰團的話,會讓他們輕鬆很多。

人一多,也更方便他們在田無雙手下逃命。

但是不知怎的,他們幾人心底卻是同一時間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一幕。

田無雙僅僅隻是砍偏了一劍,自己家統領便開始發了瘋一般的逃跑。

想到這裡,親兵們臉色驟然有些難看起來。

難不成統領早就知道眼前的女人難纏?

可……

他為什麼不告訴他們?

一念至此,親兵們手上的動作都慢了幾分,有些心不在焉起來。

而回饋他們的,自然是田無雙那更為淩厲的攻擊。

他們幾人無奈之下,隻能強行讓自己打起精神,期待著南興能夠及時出現,救他們於水火之中。

但是很快,他們便發現了不對。

自己這些人眼看著就要被田無雙給直接擊潰,但南興人呢?

這客棧裡,哪裡還有南興的影子?

這一下,他們就算是再傻也應該明白了,他們這是被自己家統領給無情的放棄掉了!

恐怕就算是南興回到城防軍營地,也冇有膽量再搬救兵來營救他們這些人吧?

一時間,親兵們臉上陰沉無比,簡直都能滴出水來。

枉他們一番好意的將田無雙拚死擋住,就為了給南興一個殺回來的時間。

他們之所以這麼做,便是因為自打他們加入軍隊第一天,南興便說過。

你們永遠可以將自己的後背交給自己人。

我們城防軍,冇有放棄任何一個弟兄的傳統!

一道道山呼的聲音激動人心,南興站在高台之上檢閱城防軍時的畫麵還曆曆在目。

可那些東西卻是成了夢幻泡影。

他們最相信的人,也是曾經最尊敬的統領大人,終於踩著他們幾人的性命逃走了。

一時間,幾個親兵臉上露出絕望之色。

他們不由自主的放緩了手上的動作,導致自己這邊破綻大開。

眼下,他們幾人已經完全冇有了半點抵抗的心思。

正所謂哀莫大於心死,便是如此。

隻見田無雙的長劍瞬間便接著破綻,從他們眼前便突了出來。

隻需要再輕輕一掃,便足以將他們全部斬殺。

但下一秒,他們卻是愣住了。

隻見那宛如死神鉤鐮一般的長劍,居然詭異的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