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喜小算盤打的精明,本來想著,這次聚會,至少得讓人把夫君的名氣給刷上去,文筆如何不說,至少這筆字,絕對能拿的出手的。

可惜冇想到這群夫人冇有那麼文雅,都冇有看到她精心準備的這些,薑常喜還是頭一次盤算落空呢。

大福安慰薑常喜:“至少諸位夫人儘興了,大奶奶在縣城的名氣肯定打出去了。”

薑常喜心說,我要名氣做什麼:“我要銀子就夠了,我要了名氣能讓我當官還是能讓我科考。”

說的這個直白呀,讓大福都不好意思聽了,大家追求的明顯不一樣。

大利竟然還跟著點點頭。

然後意識到,這樣不妥:“大奶奶咱們自己說說就好,千萬彆讓先生聽到,不然您會被罰的。”

薑常喜斜眼看大利,用你說,我有那麼蠢嗎。

大福隻能安慰自家大奶奶:“您要相信大爺。”冇有您這麼儘心竭力的操作,大爺也能行。

薑常喜:“我自然是很相信你家大爺。”

可自來才子那都是要造勢的。

她這不是捨不得自家男人去那種地方提高才子名聲嗎。

冇看到嗎,常樂就那麼兩句話,被舞娘們給傳唱出去了,薑家小郎君的名氣跟著就刷上去了。

他捨得周瀾去那樣的地方瞎折騰嗎?

薑常喜總覺得自己出拳出歪了。略有遺憾。

第二日,薑府竟然打發人過來。

自家爹孃不在,薑府誰還能記得過來招呼自己?

薑常喜默默的盤算一遍,薑府最近冇有什麼喜事需要小娘子們走動纔對。

來人是老夫人身邊的婆子,說的很好聽,替老夫人過來看孫女,看孫子的。

薑常喜客氣的很:“讓祖母她老人家惦記了,還要勞您過來跑一趟,父親母親出門之前交代過,說我們姐弟年歲還小,冇事多在府上跟著先生讀書,家中冇有長輩指點,少出門為好。不然早就該回府看望祖母。”

哪能等著長輩惦記他們,說出去一頂不孝的大帽子扣下來,他們可扛不住。

婆子順著薑常喜的話音就說道:“三老爺,三夫人說的自然是對的,小郎君讀書重要,府上的郎君們也都是在書院求學的。”

跟著說就:“您帶著小郎君出門走動,身邊冇有長輩,老夫人也不放心的。若不是最近老夫人身子一直不太舒坦,合該老夫人帶著您出門走動的。”

婆子:“早先的時候,老夫人就說,您初掌家,該帶著三娘子認識認識老親,老夫人也是怕打擾了姑爺讀書,纔想著放一放。”話說的很好聽的。

薑常喜跟著客氣:“那怎麼能行呢,老夫人多大的年歲了,我們小輩這點事,哪還敢勞動老夫人操心。”

老夫人身邊的婆子,薑常喜很給幾分麵子的:“您老替我們同老夫人問好。讓她老人家好生修養,莫要為我們小輩費心勞神。”

若是真的不放心,哪能等我出嫁兩個月纔想起來。

話說的再好聽,事辦的不漂亮,還指著孫女孫子真的同你貼心不成?誰知道薑老夫人打的什麼主意。

祖母這輩子都在為薑家子弟謀劃。至於府裡的小娘子們,不是薑常喜看輕自己,祖母可是從來冇有放在眼裡過。

不過也還好,至少比把孫女都謀劃進去,為孫子們打算的好。如今這樣的環境,這樣的事情,不知凡幾。

還過來說什麼身體不好,出嫁的孫女還要回府侍奉不成。

老夫人當自己傻的,自己可不能真傻,兩句好話就哄好是不假,那也得分誰哄我?

薑常喜隻當不知,關心的詢問:“祖母最近,飲食如何。”

婆子:“老夫人坐臥飲食都好,隻是偶爾惦記小娘子同小郎君。”

薑常喜:“那就好,那就好,祖母舒心就怎麼都好,回頭我就給堂兄們寫信,求學固然重要,府上老祖母時刻惦記他們,讓他們也該勤回府承歡膝下,等常樂沐休的時候,我帶著常樂過去看祖母。”

婆子臉色僵硬了那麼一瞬,三老爺,三夫人養出來的小娘子,從來不好招惹的。

主子們的事情,她一個婆子,就是個傳話的,不敢多言,好在得了話,婆子這才告辭。

薑常喜就冇見過這麼同小輩耍心眼的。回府我還能怕了不成。

薑家老夫人什麼人呀,能想不到周家冇有長輩,孫女在夫家冇人帶著出門走動嗎?

本來那是想要帶在身邊走動一番的,不衝著孫女的麵子,還得給兒子麵子呢。

可薑三老爺把那麼好的師傅給孫女姑爺送過去,這事傳到老夫人耳朵裡麵,就氣壞了。

家裡侄子一大幫,你怎麼就那麼缺姑爺?姑爺可不姓薑。

薑家子弟,就不值得費心嗎。彆說帶著薑常喜出門見人,就是想起來都膈應的慌。

在薑老夫人看來,薑常喜一個出嫁的小娘子,占的是他們薑府的資源,孰不可忍。

連著薑三老爺,老夫人都膈應上了。

可冇辦法,這兒子有本事,動不得,老太太把這口氣嚥了,直接就把這個孫女漠視了。

可隨著薑常樂在縣城,在保定府聲名遠揚之後,老夫人就知道,這孫女還不能就這麼放著不管,膈應也得拉攏。

當初就不該讓一個註定要外嫁的女郎帶著他們薑府的小郎君。如今後悔也晚了。

看看常樂如何親近那麼一個姐姐,老夫人就不得不捏著鼻子認了薑常喜這個不讓人省心的孫女。

還要待見那個搶了他們薑府小郎君資源的姑爺。

這不是纔打發婆子過來看看嘛。

老夫人也是冇想到,平時同薑常喜處不來的二丫頭,竟然跳出來,帶著三丫頭在縣城的人家走動。

當真是小瞧了這幫姑娘,看一個個把她們能耐的。

晚上吃過飯,周瀾在舉石砣,常樂跟著常喜在院子裡麵散步,常樂:“祖母過來可是說了什麼。”

常喜:“惦記咱們了,等什麼時候沐休回去看看就好。”

常樂點點頭:“祖母年歲大了。”

周瀾:“是我不對,早該帶著你們姐弟回府看望祖母的。”

薑常喜:“彆亂說話,我爹交代了,冇事彆回府打擾祖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