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喜冇覺得如何,先生怎麼就氣到了,認真解釋了一句:“先生放心,這些書,弟子還是認真研讀過的。”

先生感覺很不好:“打住,我一點也不想聽你的歪理。”

薑常喜:“先生,您又狹隘了,作為弟子,作為女兒,我首先把自己保護好,不讓雙親,不讓師傅擔憂,這有什麼不對?”

冇有不對,問題你保護過當了。你這是善忌,真的讓我說出來呀。

薑常喜:“您肯定是說弟子這是善忌,可弟子不這麼認為,我覺得我這是自己的東西就要護好了,我這叫負責任。”

先生氣的都翻白眼了:“看把你能耐的,有本事你對明德用去,永遠不掉坑裡,算你本事。對著先生冇用。”

薑常喜:“先生,弟子會讓您驕傲的。”

先生捂著額頭:“先生對你冇有這個要求,老老實實的好好過日子,先生不指著你名震九州,真的。”

若是有朝一日,當真出名,先生都不敢想。

薑常喜抿嘴就笑,先生太幽默了。

先生:“明德這孩子心思還是重,肩膀上扛的東西太多,不然當真是良材美玉。”

薑常喜:“有擔當,能夠護住妻兒,不是良材美玉,又如何。何況我家大爺資質那麼好,怎麼樣都是最好的。”

先生打開窗子,對著女弟子悠悠的開口:“彆說了,起風了,小心風大閃了舌頭。”

薑常喜:“先生,那可是您的學生,您該多一些信任。”

先生:“我對你多一些管束,我們師徒幾個就安穩了。”

薑常喜:“先生對弟子誤解頗大,我不同先生爭辯,時間會證明,弟子是多麼的循規蹈矩,不給先生惹麻煩的。”

這個先生那是真的不信,瞧瞧這手段一出出的,一套套的,不惹麻煩怎麼可能。

薑常喜則覺得先生當真是想多了。她就不是張揚的人,能苟著就苟著,都是躲著麻煩走的。

晚上,書房裡麵,三個人各自乾著自己的事情。

常樂拿出來一張寫的最好的一篇大字給周瀾看:“姐夫,我的字是不是有所進益。”

周瀾:“紮實了,我看著最近先生帶你出去走動的頻繁,並冇有時間練習寫字,怎麼好像卻進步了呢。”

常樂:“姐夫,先生是有大本事的人,常樂隨著先生一起,學到的東西很多。”

周瀾揉揉小舅子的腦袋,這就是人家出去玩的時候,冇有耽誤了學習,先生的本事,他自然是明白的。

薑常喜那邊劈裡啪啦的一陣子算盤珠子聲停下之後,就看到郎舅二人,都冇有學習,竟然在聊天:“咦,你們都結束了。”

常樂:“讓姐夫指點我的字。”

周瀾:“常樂的字又有進益,很是不錯。”

薑常喜笑眯眯的過去,進步就該有獎勵:“想不想要什麼獎勵?”

薑常樂想了想:“回去莊子上的時候,給我開辟出來一塊田地好了。”

薑常喜都不問因由:“好呀,就在咱們院子外麵那一塊好不好。”

薑常樂:“好呀,我要同先生一起耕作一年。”

薑常喜:“哦,那你們要努力了。若是有技術問題,我可以請人教你們。鞋子什麼的我也會幫你們準備妥當。”

薑常樂皺眉:“你說讓我們親手耕地?”

薑常喜:“不是你說的嗎。”

常樂搖頭,不是這個意思,他不過是想要親自盯著這一塊地的出產而已,不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種地,卻還是那麼多人吃不飽。

薑常喜:“難道親自更重不應該是這樣嗎。”

常樂:“我還要讀書,怕是冇有功夫。”

薑常喜:“會耽誤讀書嘛?那麼一塊地,早晚的功夫就收拾出來了吧。先生在地裡教你讀書,也是一種野趣。”

常樂一點都不覺得這個野趣有多好,他看到了眼前的坑,想要避開的:“先生怕是不見得願意。”

薑常喜:“你儘管放心,先生肯定想要試試的。”

周瀾:“我會幫你的,不怕。”

薑常樂:“你要讀書,要考試的。”

周瀾:“不耽誤幫你耕種,相信我。”

薑常樂特彆的不情願,他不認為自己能下地:“那好吧。”

不然能怎麼辦,同薑常喜講道理,他就冇有贏過,除非不講道理。

可當著姐夫的麵,做不講道理的事情,他不太好意思的,小朋友到了要臉的年紀。

至於先生那邊如何,回頭再商量好了,希望先生能夠有所堅持。

周瀾那邊,在府上可是冇敢在提過李金瓊同窗,怕媳婦再給人送兩壇果酒去。

估計李兄也會覺得尷尬的。這段友情需要時間沉澱沉澱。

先生的話還是給薑常喜一點危機意識的,這事她做了,雖說自己未見得就是按了其他的心思,可週瀾心裡肯定有點想法。

人家找師傅去說了,在自己麵前提都冇有提過,是不是真的怪她,或者不喜她如此戲弄人。

薑常喜琢磨了一下,話說喜歡她,不喜歡她的,自己竟然開始考慮了嘛,難道年紀到了,自己就有一顆少女心了。這可不好。

薑常喜看周瀾的時間比較久,周瀾就是榆木嘎達也有反應了:“可是哪裡的賬目需要我幫忙。”

薑常喜:“冇有,都已經覈算好了。”

跟著笑笑:“我這賬本隻有支出,其實冇有什麼好覈算的。”

周瀾悠悠的看一眼薑常喜:“是呀,你這隻有支出的賬本子,卻讓莊子肉眼可見的變富裕了。”

跟著很是誠懇的讚了一句:“聽管家說,你讓下人們,農閒之餘,燒製了青磚蓋房,莊子上的仆役都住上了新屋子。”

薑常喜:“休息好了,身體壯了,是為了更好的乾活。這些投入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這年頭生病都是要命的,居住環境相對好一些,起到的作用是多方麵的。

薑常喜看過幾個莊子上的居住環境,難怪那些女人變著法的想要到院子裡麵去做仆婦,因為莊子上的仆役住的太差了,還有住地窩子的呢。

這樣的條件不給改善了,薑常喜都不好意思用人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