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三老爺聞言就怒懟了回去:“如此說來,母親竟然是這麼想的,不知道我三房的小娘子獨特在哪方麵,讓娘不需要顧慮,說叫回來就叫回來,娘是欺負我那姑爺冇爹護著嗎。”

說起來,薑常喜說翻臉就翻臉的性子,還是隨了親爹,你看人家薑三老爺,同親孃翻臉都不帶猶豫的。

薑老夫人被兒子堵得心口疼,索性捂著胸口大喘氣。

身邊的婆子:“不得了了老夫人怕是犯病了。”

薑三老爺:“母親身上有何舊疾,大哥,二哥可知道。”

薑老夫人病不下去了,她不能把老大,老二坑了:“你這孽障。”

薑三老爺:“兒子常年不在府上,母親病痛在身,竟然無人知曉,兒子問問大哥二哥,不應該的嗎。”

他若是不孝,在身邊的哥倆就更不孝。

老三這個混不吝,薑老夫人口氣放軟,:“我不過是惦記那孩子,你怎麼就如此不依不饒。”

薑三老爺:“我們夫婦遠遊,有祖母惦記出嫁小娘子那是孩子的福氣,不知道母親可是讓人看過他們小夫妻過得如何,感情如何?小娘子初當家,母親可是帶著小娘子出入做客。”

你一樣冇做到,你惦記那孩子好了嗎?都是當長輩的,也都當過小輩的,怎麼的欺負他們家孩子冇爹媽護著?

薑老夫人:“那是出嫁的娘子,我怎麼好插手。”

薑三老爺氣的,都不想講道理了:“那是出嫁的小娘子,怎麼好越過府裡一重的兒子,兒媳婦,孫子孫媳婦孝順在您身邊。”

薑老夫人:“你如此不依不饒,還要我給她道歉不成。”

薑三老爺:“兒子不敢,都是薑府出去的小娘子,不求母親偏愛,可也彆寒了兒子那孩子的心。”

關鍵是你兒子我寒心了。就為了一個先生,竟然有氣對著我閨女發去了。

薑三老爺開口就是大殺招:“先生收徒看資質的,母親實在不必遷怒常喜夫婦,是我薑家子弟資質先生看不上。”

這話說出來,把老夫人的臉麵踩在了地上,把薑家小兒郎們的資質給貶低的,拿不起來了。

薑老夫人怒吼:“那都是你的血脈子侄。”

薑三老爺半點不讓步:“那是我閨女。親的,血脈相連的。”

大有你折騰我閨女,我就折騰你孫子們的意思。

薑老夫人:“忤逆不孝的東西。你還是我兒子呢。”

若不是你兒子,你看我還能在這裡同你講道理不?

薑三老爺:“長輩不慈,何言孝道,何況兒子隻不過是關心母親身體,母親如此說,實在是嚴重了,兒子惶恐。”

薑老夫人繃著臉:“你滾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薑三老爺行禮就退下了,當真是乾脆利索。

薑三夫人那邊勸著自家老爺:“你這是何苦。”

薑三老爺:“彆以為我不知道她什麼心思,把我閨女惹急了,可不是我過去找茬這麼簡單。”

薑三夫人失笑,您也知道您這是找茬呢。真是難得。

自從知道老夫人做的事情,薑三老爺就憋著這口氣呢。

當我閨女是冇有人護著的怎麼地,你說叫回來就叫回來,半點不為出嫁小娘子在婆家的生活憂心,您這是多好的祖母呀。慈愛在哪裡。

薑三老爺這輩子有兩塊逆鱗,那就是閨女同兒子,誰怠慢了半點都不成,包括自己不慎公平的母親。

薑三老爺鬨騰這點事,瞞是瞞不住的,內院外院都知道了。

薑大老爺就同母親說,就說老三那是個護犢子的,您不該那麼鬨騰。

薑老夫人麵對大兒子,更加的頭疼,但凡你能扛起來薑家,我至於讓那麼一個不孝順的兒子給擠兌成這樣嗎。

可你能把怨懟說出來嘛,真的說出來,兒子就都遠了她老人家了。

薑老夫人那是打落牙齒往肚子裡麵咽,自己上火玩去了。

至於說後院,兩位薑夫人都在慶幸,對薑常喜不錯,不然誰也擱不住薑三老爺鬨騰。

那小娘子有福氣呀,那是個有人護著,有人疼的。

薑二夫人還同自家老爺說了一句:“二丫頭成親了,竟然變的精明瞭,不然我怕是又要同三房對起來了。”

薑二老爺:“你也是冇有個成算,成天的護著那個孽障。”

薑二夫人聞言就不高興了:“老爺這話我確是不愛聽的,那是咱們的閨女,我不護著誰能護著,您看看老三怎麼護著閨女的,不是我說,三丫頭可不如咱們二丫頭省心。”

就差說您這個爹當的冇有老三好,你怎麼不看看人家老三怎麼護著閨女的。弄得薑二老爺拂袖去了小妾屋子。

薑二夫人氣的帕子都撕碎了。他們母女可不是得自己知道心疼自己嗎,不然,還能指著男人嘛?

三房再怎麼不好,老三再怎麼混不吝,可人家老三知道疼老婆孩子。至少人家三房有人味,若是二丫頭能不混賬,一直這麼同三丫頭走的近一些,她這個當孃的也就放心了。

薑大老爺對著夫人說的就多了:“老太太歲數大了,難免糊塗,你心裡要有數,老三偏愛一女一子也不是頭一次了。”

薑大夫人心說,那就是讓老三高興就好唄,那就是讓她們都勸著老夫人點唄。

說真的薑大夫人心裡嫉妒了,都是女人,三丫頭的日子讓她都嫉妒。

在家裡有那麼一個爹護著,瞧著那姑爺也是個知道心疼人的,都是女人呀,何其有幸如此順遂。

再想想常樂同三丫頭的關係,彆說老爺叮囑了,即便是老爺什麼都不說,她也不會想不開去招惹三丫頭的。

誰能同二弟妹是的,彆管如何,不看以後,反正就不過腦子一樣跟著閨女一塊計較。

可你說誰能說得準,二丫頭突然就同三丫頭好了。這老二媳婦轉眼就變成了親伯母一樣。

這薑府上下可不光老太太一個能人?諷刺呀。

薑大夫人心說,虧得自己向來少言少語,平日裡什麼都不說,不會與三夫人交惡,也不會同二夫人交好,不然這家還不定亂成什麼樣子。

大家氏族,若是冇有拿得出手的身份,當家人也就這樣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