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來的東西已經從打發小孩的玩意,到了筆墨紙硯,到如今的孤本字畫了。

彆看送來的東西箱子越來越小,可裡麵的東西都不是用銀子能衡量的了。

林舅舅看著都抽嘴角,這已經殷勤的過分了。這是想做啥?

突然就覺得這位表兄其實也就那樣,對著自己都冇有這份殷勤呢。

林氏那是真心高興,自家兒子兒媳婦同自己未來立足的夫家相處的好,這對她來說意義太不一樣了。

婆婆林氏這幾日拉著薑常喜在給周瀾做衣服。

因為娘倆逛街的時候,淘換到了幾匹好料子,穿在身上涼爽輕快,不沾肉的。

薑常喜當時就想到了周瀾同常樂:“這個季節坐在學堂裡麵肯定很悶熱的,這個料子好,給他們做衣服肯定是合適的。”

婆婆林氏聽到這話,連自己的嫁妝都顧不得了:“顏色嬌豔的那個也來幾匹,你也做幾身。”

薑常喜:“給李家妹妹送過去兩匹,小娘子肯定喜歡。”

婆婆林氏:“你不必事事都顧忌她,你也還是個孩子呢。”

薑常喜:“娘,我是同李妹妹真心相處的好。”

林氏暖暖的笑了那麼一下,一個把家業操持的如此井井有條的小娘子同一個煮茶閒看落花的小娘子在一起,能夠相處的如何好,說這話純粹就是安慰她的,這點林氏心裡還是有數的。

薑常喜真心覺得人家小姑娘不錯:“娘您看看李妹妹喜歡什麼顏色。”

婆婆林氏:“我瞧著,李家小娘子似乎偏愛冷一點的顏色。”

薑常喜:“剛剛好,這樣的料子,配上冷一些的顏色,夏季裡麵彆說自己,彆人瞧上一眼也舒服。”

說著就挑了三匹淡雅一些的顏色:“娘您看這些可好。李家妹子氣質偏高冷,因該合適的。”

林氏從裡麵挑出來一匹紅色:“這個給你,新婚小娘子剛好穿。”

薑常喜:“還是給李妹妹,都是太過素雅的不太好。”

婆婆林氏:“娘本來也不是通達玲瓏之人,能夠注意到小娘子喜歡什麼,都是你提醒孃的。”

薑常喜:“行,我聽孃的,不過李妹妹肯定是喜歡的。”

林氏看著兒媳婦幫著自己周全,終於想到了兒子:“也不知道二郎如今如何了。”

薑常喜:“還能如何,肯定是在冥思苦想努力答題,讓兒媳婦做秀才娘子呢。”

林氏就笑了:“也對,多想無益,但願我兒能夠榜上有名。”

薑常喜:“娘肯定會的,彆擔心,先生說了,咱們家郎君的資質,讀不讀都能榜上有名,您就等著夫君過來給您問安好了。”

林氏被說的笑的都直不起來腰了,哪個先生能說出來這樣的話,可自家兒媳婦全心全意信任兒子的模樣,實在是讓當孃的開心。

看到他們夫妻和順,相處的好,她也能夠放心一些。

林氏給周瀾做衣衫,薑常喜就給常樂同先生做,笑嗬嗬的同林氏說自家小弟弟:“不能不給常樂做的,我怕他會哭鼻子。”

林氏:“那是當然要給常樂做的,而且我還要給常樂親手縫製一身呢。”

若是冇有那麼一個貼心的小舅子陪著,自家兒子這段時間多不好過呀。

從兒子來信裡麵,就能看出來,這個小舅子對兒子的重要性。

薑常喜:“成吧,您喜歡就好,就怕李表叔心裡不太高興,您這時候合該自己秀嫁衣的。”

林氏搖搖頭:“到底不是小娘子時候了。很冇有必要的。”

跟著:“我這個當孃的對二郎愧疚許多,如今想想能做的竟然也隻有如此了。”確實有點悲哀。

薑常喜:“娘您可彆說了,我都要嫉妒了,回頭我就得找我娘,讓她親手給我縫製衣衫。”

婆婆林氏一眼一眼的看向兒媳婦:“若是你孃的手藝同你一般,那還是算了,還是娘幫你縫製吧。”

薑常喜黑臉,即便是婆媳關係相處的很好,您也不可以揭短的。

再說了,她的手藝哪有這般不濟事。

林氏還把給常樂縫製的衣衫拿過去:“你已經開頭縫了兩針,等回頭收尾的時候再縫兩針也就是了。”

薑常喜明顯不樂意,婆婆林氏出言安慰:“乖,即便是在京都,這樣的料子,娘也很少遇見的。”

珍惜東西,遠離她的女紅技術唄。

薑常喜:“娘您這樣說,真的很傷害我的。”

婆婆林氏:“誰說的,各有所長,你把莊子經營的那般好,我就做不到,你這莊子存下的銀子,能買多少布料,還差兩個做針線的婆子嗎?”

哪找這樣通情達理的婆婆去。薑常喜覺得把半個家業給婆婆那都是可以的。

此刻周瀾同薑常喜一樣的放鬆,終於最後一場考試了。

試題他看過了,對他來說有難度,不過還能應付,不出意外的話自家小媳婦的秀才娘子還是能穩妥的。

功名在身,自家莊子鋪子,府裡的下人,用起來就不受管製了。

看好試題,收拾好自己的地方,周圍都檢查的仔仔細細的,這樣的好機會絕對不能讓任何意外跑了自己的秀才功名。

還好天公作美,連滴雨都冇有下,周瀾吃著大貴為他做的麪餅子,現在是麵渣滓,因為進考場之前,都被人給掰碎了。

喝著小泥爐煮出來的熱水,偶爾吃上一口肉醬。

至於水果雖然冇有,不過有果乾,有果脯,對於周瀾來說,應付幾天完全不是問題。

從考場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還能清清爽爽的,不至於蓬頭垢麵。

提前薑常喜就訓練了周瀾自己梳頭髮,自己生火爐子,用薑常喜的話說,出來的時候一定要把自己收拾的乾乾淨淨的,在氣勢上先壓倒競爭對手。

不管信不信周瀾聽了,不願意讓人看到自己狼狽的一麵。

可對於主考官們來說,看到這樣一個交卷的學子,那就相當於說是,這題對人家來說應對輕鬆,而且心態好,難免就關注了那麼一下下。

少年人,意氣風發,膽子還挺大。

人家都考蔫搭了,他反倒是考精神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