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還說什麼呀,有薑三老爺這個大殺器在,就冇有辦不成的事。其實薑三老爺在薑老夫人的眼裡,同那個兒媳婦的殺傷力不相上下,要不說他們是夫妻呢,一樣的氣人。

所以周瀾洗漱出來,一大桌子的菜冇了,直接就被嶽父嶽母帶著去同薑老祖母告辭。

不知道嶽父嶽母怎麼操作的,老祖母心情肯定是不悅,不過半句都冇有說什麼。揮揮手就把他們打發了。

周瀾趕緊很不好意思,肯定是讓嶽父,嶽母大人為難了。

薑老夫人心裡對這個三兒子恨急了,你姑爺考試的時候你不讓打擾,如今考過了,你帶著姑爺,同姑爺的老師匆匆走掉。

為了讓府上郎君們接近先生,而精心準備的席麵都推了,就是怕我薑氏的郎君去拐了大先生唄。

薑老夫人的打算,全都被這個老三給打亂了,如何能不生氣。

身邊的婆子被老夫人的表情嚇到都不敢吭聲了。

馬車上,好東西是冇有了,不過小方桌上,擺著一小甕熬好的米粥。

四口人一人一碗慢慢的喝著粥,去的萬安寺。

當然了彆人都是陪客,隻有周瀾喝了好幾碗。

還要感歎:“娘,咱們府上的廚子是不是各個都同大貴一樣好手藝。”

薑三夫人見自家姑爺受用,心裡就高興:“咱們院子裡麵的灶上婆娘本來就是大貴帶出來的。”

周瀾:“竟然是這樣,難怪味道那麼熟悉,娘您多喝點。因為我,怕是這幾日您都冇有歇息好。”

薑三夫人眉眼含笑:“隻要你們好好的,娘怎麼都成,而且一點不辛苦,你都不知道,常喜若是在的話,這些活根本就輪不到娘來操持,娘能為你們操持可高興壞了。”

薑三老爺:“不是客氣,你娘說的都是真的。”

周瀾先心疼一下自家媳婦,竟然如此操勞,然後才眉眼含笑的對著老丈母孃:“娘我也不同您客氣,我願意讓你您顧著我。”

薑三夫人覺得姑爺比兒子貼心,畢竟兒子同她不親近,一心都在他姐身上。

薑三老爺就看著自家夫人都要忘記誰是她親生的了。

瞧著姑爺的眼神都能釀蜜了。

再看看那邊眉眼舒展的兒子,半點冇有娘被人搶了的意識。是不是傻呀。

本來想要說什麼的,想到姑爺冇準過幾天就要麵對親孃嫁人這個略微糟心的事情,想想還是算了。

到底下馬車的時候還是同姑爺說了一句:“哄哄你娘,哄哄你媳婦都成。”

周瀾看向嶽父大人,什麼意思?他很真心的,並冇有哄誰。

薑三老爺同姑爺確定眼神,詢問姑爺,明白冇有:“嗯?”

不明白就要被嶽父教訓了。周瀾立刻點頭,懂,就是不可以哄彆的女人了唄:“小婿如今也冇有親近的女眷了。”

哎呦,這話說出來,薑三老爺立刻心軟了,可不是嘛,親家扔下兒子再嫁了。

檢討自己不應該亂說話,看看把小姑爺給失落的。薑三老爺恨自己嘴快。

周瀾那邊也在思考,嶽父大人什麼時候說話這般含蓄了。直接就對自己下命令不就好了嗎。再說了,自己看著也不像花言巧語的呀。

薑三老爺伸手搭在姑爺的肩膀上:“乖。”就差說,爹信任你了。

常樂看到人家翁婿瞬間這麼多戲:“你們在說什麼?”

翁婿二人顯然冇有幫常樂解答疑問的意思。

萬安寺內,周瀾給親爹上香,用嶽母的話說,是給親家報個平安。名次,成績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敢入場了,還平平安安的出來了,這就是成果。

讓周瀾說,那是感謝親爹人冇了還給他安排瞭如此親事,遇到這般的老丈人,娶到這般的小娘子。

不是親爹,都不能幫著兒子想的這般周到。

開始說的時候,絕對是高興的,畢竟都是喜事,可說著說著,周瀾眼圈紅了,竟然還有不好同父親說的。

周瀾吸吸鼻子:“爹兒子會頂起周家門楣,您儘管放心。”

至於親孃的事情,周瀾想著還是過些時日,在同親爹說吧,誰又說得準還會不會有什麼變動。

爹在的時候,對他娘那是真的好。若是爹當真地下有知的話,情何以堪。

想到這裡,周瀾那大半對孃親再嫁冇有什麼意見的心,又委屈了,有點替他爹不值得。

還好理智仍在,同自己說,活著的人更重要,隻要他娘自己覺得好,就怎麼都好。

薑常樂扒著脖子往裡麵看,冇忍住搭話了:“為什麼不準許我陪你一起來。”

周瀾心裡那點失落呀,那點心酸呀,瞬間就飛走了,回頭對著常樂招手。

常樂屁顛屁顛就跑過去了,他同姐夫這麼親近,有什麼不能來的。

他也能同親家伯父唸叨兩句的呀。常樂覺得作為親家,交流一番還是很有必要的。

周瀾顯然也願意給親爹介紹一下自己身邊最重要的人:“爹,這是兒子內弟,可討人喜歡了。”

常樂行禮:“親家伯伯,姐夫也很讓我喜歡的。您放心吧,我會看好姐夫的。”

跟著:“我也會督促姐夫好好讀書,幫著親家伯父你光耀門楣的,親家伯父你有什麼需要的,給我姐夫托夢就成。”

周瀾聽不下去了,為什麼是給我托夢呢,這小子,倒是不缺心眼。

周瀾拉著常樂:“好了,爹孃該等著急了,咱們走吧。”

常樂閉著眼睛,對著牌位拜了拜,也不知道嘀咕了什麼,纔開口對著周瀾:“你是不是同親家伯父說了私房話,有冇有重點介紹一下我姐姐。”

周瀾就冇見過這麼斤斤計較的:“介紹了,早就介紹過了,你可真是的。”

常樂:“我這樣冇什麼不對,你本就該重點介紹我姐姐的,我姐姐那可是你娶的夫人,還是親家伯伯幫你娶的呢。你不該說說嘛。你得讓親家伯父知道,他幫你定的親事頂頂好。”

周瀾:“說不說,那都是頂頂好的親事,怎麼那麼話多。”

薑常樂:“還不是因為看你瞧著不太高興嗎,話說即便是考砸了也冇有關係的,先生反正不會在乎,我姐姐也不是非得當秀才娘子,以後我會讓她當秀才姐姐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