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瀾黑臉,怎麼就不盼著他點好了:“你還是快歇歇吧,那是我媳婦,就不麻煩你了。”

這樣下去,多好的郎舅關係,那也會破裂的,小舅子顯然不知道他這樣有多傷害友情。

趕緊帶著小舅子去找老嶽父老嶽母,不然郎舅兩人要談崩了。

薑三老爺已經讓人把先生都請過來了,一桌素菜,一家四口陪著先生靜默的吃了一頓。

第二日薑三老爺帶著兩個孩子同先生直接去莊子上。

用行動告訴薑老夫人,姑爺即將或許帶來的榮耀,那是人家周府的,同薑家冇有關係。

人家這嶽父當的,當真是第一人了。

馬車上先生就聽著周瀾把自己的文章默背了一遍。

先生斟酌許久,給出的評價就是中規中矩,走的是穩妥路線。

周瀾聽聞,低頭很慚愧的:“弟子慚愧。”

先生:“正確的認識自己,有什麼可慚愧的,你年紀還小,給自己創造一個好的讀書環境,慢慢的讀書,冇有什麼不好。”

周瀾:“弟子謹記先生教誨。”

常樂:“我也聽先生的,我會跟著先生一起好好讀書的。”

到莊子的上的時候,薑常樂偷偷的跑過去薑三夫人那邊說道:“先生說了,我姐夫的文章走的是穩妥路線。”

薑三夫人激動的拉著兒子的手:“這麼說,穩了。”

薑常樂:“先生說了,那就差不多的。”

薑三夫人喜形於色:“阿彌陀佛,太好了,太好了,我緊張的都不敢提府試的事情呢。心裡可是擔心的很,你姐那脾氣,心氣高著呢,肯定不願意落了你二姐一頭的。”

薑常樂:“哪有,我姐姐很淡然的,反正要走這條路,早晚都要考過的。”

薑三夫人對於兒子這話不予置評,自家閨女什麼德行,她自認還是瞭解的。

薑三夫人美滋滋的:“那樣的話,我可是現在就要準備起來的,怕是來祝賀的人不會少的,周氏族人那邊也要準備,這次你祖母那邊怕是也要讓小郎君過來的。”

薑常樂:“不來也冇有關係我不是在呢嗎。”

我薑常樂還代表不了,薑家郎君了?我姐不會比任何人差了。他不會讓彆人有擠兌自家姐姐的機會。

其實薑三夫人就少說了一個,他兒子其實更接受不了她姐姐低人一頭的。

薑三夫人笑眯眯的:“對,我們常樂在呢。我在你姐夫麵前都冇有提考試的事情,這下好了,可以放鬆點了。”

薑常樂:“娘,那些都是以後的事情,我同姐夫就要去京都了,你讓大貴多做一些好帶的乾糧。出門在外還是要準備的充足一些。”

薑三夫人有點捨不得,孩子怎麼這麼野呢,孩子怎麼就不粘著她這個娘呢:“還真的要去京都呀。”

常樂委委屈屈的:“我爹你們去京都的時候都冇有帶著我呢。”

薑三夫人心說那是我們不帶嗎,那是你不去,可如今也不能同兒子掰扯這個:“可我會想你的。”

薑常樂:“我也惦記孃的,先生帶著我們一起去,娘您隻當是先生帶著我們去遊學了。”

遊學,當真是敢說出口,你見過誰家幾歲的娃娃去遊學,先生都不敢這麼說的。

薑三夫人:“行了,你可彆去攢對先生到處亂跑,到了京都,正經事完了就趕緊回來。”

薑常樂:“那是自然的,娘您就放心吧。”

能放心就怪了,這要是出去一個孩子,薑三夫人一點不擔心,另一個肯定跑不了。

問題兩個一塊撒出去,能不能收回來,薑三夫人自己心裡冇底。何況算著姑爺,撒出去的可是三個。

要知道這姐倆在一起,基本上哪都敢去的。

反正人家姐倆在一起嗎,爹媽那都是順便的。

先生回到莊子上感覺也很不錯,立刻拿著自己的釣具帶著薑三老爺往河邊去了。

看到管家帶著莊子上的人在清淤,淤泥都用牛車拉到了田地裡麵。

薑三老爺抽抽嘴角,河底都給攪合的見底了,魚若是不傻都跑了:“這還能有魚?”

文齋先生要的是情調,釣不釣的上來魚,重要嗎:“你這人可真是冇有意思。”

人家拿著一本書,身邊有兩個弟子服侍,眼角時不時的掃一眼吊杆,有魚冇魚重要嗎?

薑三老爺就懂了,人家要的就是這個調調,主要稀罕在這種環境下讀書,教學生。

說真的,也冇覺得這樣有意思。明顯不是一路人。

冇有一會大貴就拿著遮陽傘過來了,順風,隨風兩個還搬著一個爐子。

大貴:“先生早就唸叨要在河邊吃魚燴的,今日剛剛好。”

薑三老爺剛纔還覺得不是一路人呢,看著大貴一通忙活之後,就覺得,他可能也稀罕這樣的環境。

先生比他會玩,同道中人呀。

所以等到薑三夫人一通忙活之後,就被人請到河邊了,當然了魚不是釣上來的,是清淤泥的時候,抓上來的。

肥美鮮嫩,陪著莊子上自己種的瓜果蔬菜,佳肴。

不得不說,閨女把日子過的是真的好,在不在府上都井井有條的。

在看自家兒子,胖乎乎的,哪哪都好,閨女不在還能把兒子給照顧的這般,也難怪兒子同她這個娘都冇有同姐姐親。

席間,薑三老爺:“聽聞先生要帶著弟子一起去京都。”

文齋先生都不知道自己有這項行程,常樂就在下麵偷偷的拽先生的長袍。

先生沉吟了一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隻是剛好覺得合適,順便走一走。”

常樂:“我姐給先生寫信了,先生京都的好友都惦記先生呢,姐姐答應了人家等到大貴到京都的時候,請人吃現烤出來的鴨子。”

先生凝眉,還有這事,上次來信的時候,隻說受到照顧了,可冇說這些呢,難怪要自己進京呢,這女弟子向來是個能折騰的。

周瀾在邊上軟軟的:“先生”

先生瞪一眼周瀾,輕哼一聲,冇想到這也是個不省心的:“沉著淡定。”

周瀾唇角忍不住勾了起來,先生還是縱容他們的:“是。”

常樂就抿著嘴對著先生獻媚的笑,兩個包子一樣的小拳頭,還過去給先生捶背,先生:“知道要怎麼做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