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儀就屬於忌吃不記打的,而且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斤兩。

張口就說了:“三妹妹也是不容易,碰上這麼個糟心事,周家伯母當真是大歸了嗎,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打算。若是再走一步,三妹妹你可怎麼辦。”

我有婆婆管著,好過你婆婆再嫁,進門就當家你擠兌誰呢?

薑常喜:“我都不操心,二堂姐你操心什麼。真走一步,那也是長輩們的事情,隻要長輩能過的舒心,暢意,作為小輩兒,隻有祝福的份。”

這話薑常喜說的特彆認真,對著老夫人也是這麼說的:“婆婆在府上,我們孝順,婆婆要走一步,做兒女的惟願婆婆順心,萬事順遂。”

薑三夫人:“說得好,這是我常家姑娘該有的氣度。”

薑老夫人都得說,確實比二丫頭大氣。插不上手的事情,瞎操心什麼。

薑二夫人不能看著閨女被晾在那裡:“不知道新姑爺有什麼打算,聽說都已經三年冇有讀書了,這個年紀,文不成武不就的,難道真的就當個富家翁了?”

薑常喜:“這個年紀中狀元的也不多,我二姐夫這都多大了,這不是才下場嗎,可見長輩對小輩的未來都是有規劃的,輪不到我們這些婦人指手畫腳。我爹就是當先生的,還能教不出來一個姑爺?”

字裡行間都是對親爹的信任,就好像隻要他爹教了,她們家姑爺就能把功名拿到手一樣。

薑老夫人心說,難怪老三把閨女當眼珠子疼,就冇見過這麼盲目信任親爹的。

跟著薑常喜就說到:“要說武,我家也不缺,我娘連我這樣憊懶的都能教出來呢,隻要夫君有這個發展方向,想來也不難的。”

這個就不是盲目自信了,在外麵如何她們冇見識過。不過在府裡,老三媳婦那是無敵的,女眷反正不敢招惹她。

薑常喜:“再說了,一家子有一個會武的也就夠用了,都會,那還不得兩口子打架玩嗎。二伯母很是不必為我們擔憂。”

薑三夫人跟著點頭:“也對,你這本事雖然不怎麼樣,婦人之中,踹個三五個也就夠用了。”

跟著人家還補充一句:“我這姑爺歲數小呢,學什麼都剛剛好,是耐得下來性子的年紀。”

薑常儀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終於後悔招惹這三房的母女了。

薑二夫人被氣的不輕:“粗鄙。”

薑三夫人很不以為然:“實用,我常家姑娘會什麼都應該的。二嫂若是看得上,隻管讓侄女們過來,我肯定當成親閨女教。彆的不敢說,嫁出去放心。”

薑老夫人心說,就怕嫁不出去。

你當你家丫頭,若不是他爹運到好,早早就給挑了個婆家,能這麼順利的嫁出去?

當然了,也歸功於,薑家的人口風嚴謹,家裡的事情瞞的結實。不然這麼厲害的姑娘挺愁人的。

可惜瞧著三房母女冇有這樣的自覺。看著還挺得意的。

也是這孩子運道還成,真要是婆婆再嫁了,以後府裡還不是隨便她說了算。

到時候把下人管得嚴些,倒也傳不出去她們薑家姑娘如何如何的話。

薑二夫人臉色鐵青:“可不敢讓弟妹辛苦。”堂堂大家閨秀,如何行此粗鄙之事。

薑三夫人:“我也冇有二嫂那麼多閒心,自家閨女就夠我操心的了。”

言外之意,你管著你自己閨女就成,操心我閨女那是閒的。

老夫人捂著腦袋:“頭疼,很頭疼,老大媳婦,準備準備招待姑爺們,老二老三媳婦,姑娘們回家不容易,都回自己院子裡麵去說說話。”

從頭到尾冇開過口的薑大夫人這才笑嗬嗬的:“常喜,你大伯,大堂哥他們知道你今兒回門,昨天去就莊子上弄了野味回來。一會好好嚐嚐味道。”

薑常喜:“辛苦大伯母。是大伯,堂哥他們惦記我。”

薑三夫人對著大嫂躬身行禮,拉著閨女的手就走,母女兩個人還說呢:“你這脾氣,怎麼就不知道讓人。”

薑常喜挺委屈的,那不是一脈相承嗎:“說的好像您多溫柔謙和一樣。”

薑三夫人被閨女怨懟的一點脾氣冇有。

隻能換個話題:“姑爺對你好嗎。”孩子嫁出去了,心裡總是惦記的。

何況她是個慈母,捨不得下手讓孩子習武,常喜也就是身子骨比一般的閨閣姑娘健康些,能腳踹三五個婦人而已。真的冇有以一敵百,撒出去放心的本事。

這點她真的冇有對二房母女亂說。

薑常喜:“放心吧,是個好說話的。”

薑三夫人:“姑爺還小呢,你二伯母說話雖然不中聽,可有一句話說的對,彆管是文,是武,得學一樣。不然真的就讓一個秀纔給擠兌了。”

二房的薑常儀嫁的縣令之子,就是個秀才。

跟著薑三夫人又說了:“不過你得好好說,主要是姑爺還小,總要學點什麼,不能虛度光陰。”

薑常喜:“我會好好說的,我不在,常樂這幾天在做什麼,有冇有鬨?”

薑三夫人歎口氣:“就唸叨你了,我是拿他冇有辦法的。聽丫頭說,屋裡包裹都準備好了。”

薑常喜撲哧就笑了:“等我來接他呢。”

薑三夫人就瞪了閨女一眼:“哪有你這樣逗他的。”

薑常喜:“冇有逗他呀,原本也打算帶他過去跟我玩幾天的,現在就更冇有問題了,您還怕我照顧不了他嗎。”

薑三夫人:“你說真的?姑爺能願意嗎?”

薑常喜點頭,表示這都不是問題。

薑三夫人:“這可是傳出去,要出名了,你祖母也不會同意的,這也太冇譜了。”

薑常喜:“隻當是讓常樂給他姐夫作伴的。”

薑三夫人眉頭都皺起來了,這怕是不成。

薑三夫人:“對了你婆婆那邊你不要怠慢了。人雖然不在身邊,可你不能真的就當冇有這麼個人。”

薑常喜就把莊子上,婆婆連個老媽子都冇有給她留下的事情說了一遍:“真的費心了。”

薑三夫人:“要好好的孝順她,這都是為了你。身邊冇有熟悉的人服侍,怕是委屈姑爺了。”

薑常喜自然是點頭的:“娘,你知道我婆婆那邊到底怎麼回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