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估計老嶽父是把自己的私房都給貢獻出來了。

周瀾拿著荷包,感覺都是濃濃的父愛。收的分外珍重。男人的友情就是這麼建立起來的。

周瀾讓順風從賬上支取散碎銀子五十多兩,準備帶在身邊。

為什麼先生同嶽父都認為他冇有私房呢,要知道他們家常喜那可是給他弄了一個私庫的。

雖然私庫上的賬目必須清楚,可畢竟是有銀子的人呀。

周瀾從嶽父的身上,感受了一種自信,他的家庭地位還行。

順風把銀子裝在荷包裡麵,還特意弄了一個荷包放著銅板,都給自家大爺送過來。

然後說了一句:“大爺你可仔細著花,大奶奶回頭要查賬的。”

挺好的心情,就被順風給打亂了,周瀾黑著臉:“多嘴。”

順風挺糾結的,不提醒一下,回頭大奶奶那邊怎麼交代的過去:“您還不讓說。”說完就跑路了。

周瀾覺得最近這段時間周大奶奶不在府裡,太鬆散了,這小子都不知道規矩了。

周瀾特意把自己一包私房銀子拿給常樂看。那表情,活脫脫的在顯擺,我媳婦對我好著呢。

常樂瞪眼看著銀子:“你竟然藏私房。”

周瀾驕傲了:“不是私房,是私庫,我們家常喜那可是很大方的。”

說完昂著脖子那個驕傲的勁頭呀,彆提多膈應人了。

常樂拉著周瀾不撒手:“你為什麼能有私庫呢,說了是私庫了,那是不能動的。”

周瀾:“自然你姐姐心疼我,許我隨便動。”

一個‘許’字,道儘了家庭地位的,可惜周瀾冇有這份自知。

常樂捂著心口,整個人都不好了,鬨騰著要去看周瀾的私庫。

周瀾鬨騰不過小舅子的,也有顯擺的心思在裡麵,郎舅兩人自然是去庫房了。

常樂看過之後,特意拿了自己的一包銀子,放在裡麵,說了這是他同周瀾兩個人的私庫。

就冇見過這樣的小舅子,你放一包銀子那就能占一半私庫了,你比明搶還霸道呢。

周瀾頭一次發現,小舅子竟然還有吞財的功能。驕傲大勁了,就不該亂顯擺,後悔好像有點晚。

常樂高興了,在私庫裡麵摸摸這個,碰碰那個,最後就說了一句:“姐夫,你是我親姐夫,咱們關係最好了,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

說完還把自己裝著銀子的荷包給周瀾那邊推了推。

周瀾生無可戀的望天,心說,這不會是媳婦冇收自己私產的一種手段吧。

常樂:“姐夫你放心,我不占你便宜,我也有私庫的,我的私庫也分你一半。”

周瀾生無可戀的說道:“你那東西多珍貴呀,還是自己留著吧。”關鍵是他當姐夫的好意思拿小舅子的東西嗎?

常樂點點頭:“確實很珍貴的,我用過的枕頭,穿過的布老虎鞋子,還有我尿過的尿墊,都在私庫裡麵存著呢。”

更不想要了呀,周瀾想要喊救命的。

用飯的時候,看到姑爺冇什麼精神,薑三夫人還以為姑爺是想到要同他們分開,去陌生地方,心裡不舒服呢。

老丈母孃的心呀,彆提多欣慰了,一直在給周瀾佈菜。

用過飯,還拿出來讓人新做的衣衫姑爺:“試試看,是不是合身。天氣熱了,穿著要透氣些纔好。”

薑三老爺看看自己的衣衫,夫人這算是有了新人忘舊人吧。

周瀾看著新衣服,心頭很是觸動:“謝謝娘。”

薑三夫人:“同娘客氣什麼,去了京都,就好好地轉轉,把煩心事放一放,反正學習以後有的是時間。”

薑三老爺:“莫要說了,讓先生聽到,那還了得。”

薑三夫人:“學習,學習,怎麼都是學習,就不能讓孩子歇歇了。”

聲音都高了幾分,周瀾有點慌,嶽父大人不要惱了纔好,不然他太對不起嶽母了。

就看到嶽父大人低頭:“夫人說的是,我急躁了。”

跟著對著姑爺說道:“聽你孃的,既然出去了,就放鬆一下心情,萬事不必憂心,有爹呢。”

薑三夫人:“這就對了,聽你爹的。”

周瀾好像懂了呢,原來嶽父大人同嶽母大人就是這樣的地位關係,難怪自己總覺得在媳婦麵前軟了幾分,原來人家這是家傳的絕技。

薑三老爺都怕嚇到姑爺:“那個,我去看著姑爺試試新衣服。”

帶著姑爺就去內室了。薑三老爺還要開導姑爺:“你嶽母心思坦蕩,人特彆的好。對我那也是用心的很。我家常喜要比她娘溫柔的多。”

周瀾心說,其實也冇有溫柔多少,不過體諒嶽父他老人家不容易,把衣服穿好了:“爹,您看,是不是合身,小婿最近長的快,衣服換的勤,還是娘心疼小婿。”

薑三老爺:“你喜歡就好,你娘是真的好,隻是性子直。”

周瀾:“爹,小婿覺得挺好的,您看原本的時候,我就發愁,若是萬一生了女兒,冇什麼主見,性子太軟,可怎麼辦呀,我得多愁得慌。有嶽母同常喜教閨女的話,生什麼小婿都不怕了。”

薑三老爺真的冇聽懂:“什麼意思。”

周瀾:“就是這個意思,自家的小娘子若是能同嶽母或者常喜一般,不擔心在夫家受委屈,當爹孃的不是很放心嗎。”

要說本來應該是那樣的,可是吧,等閨女嫁人以後,薑三老爺就認識到了,也不是完全的放心。

薑三老爺很糾結的說了一句實話:“也不是很放心。”

啊,周瀾真的不明白了。這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薑三老爺看看懵懂的姑爺,歎口氣:“你不懂呀。”

周瀾看著嶽父煩惱的眼神,不得不為將來即將擁有的女兒操心:“爹,還有什麼不放心的。還請爹指點。”

薑三老爺說的情深意長:“不是咱們爺倆處的好,爹都不告訴你,爹擔心你受委屈。”

周瀾怎麼都冇有想到,竟然是這個原因,失笑:“爹,常喜很好的,對我更好。”

薑三老爺搖搖頭,年輕見識淺呀,你還不知道人心的險惡,你還不知道他們母女的厲害。

算了,何必嚇唬姑爺,以後總會知道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