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喜有點為難,她不貪慕虛榮,可兩個俊俏的小郎君搶著幫她付賬,依然讓女人心情愉快。

常樂對著周瀾,下嘴又快又狠:“你這點銀子拿出來也不夠,我從小到大的身家都帶在身上呢,今日就得我付賬。”

周瀾:“我要給常喜買一件首飾,才進來的鋪子,你彆鬨。”

說著把先生給的二百兩銀票掏出來了:“誰說我冇有銀子。”

先生心說,最慘的就是我了,銀子呀,他都冇有這麼豪邁的掏過。

看出來了,這弟子命裡不存財,以後這私房還是少給點好。

薑常喜在看周瀾手裡的銀票,這到底又哪來的?

同先生想的相反,薑常喜覺得夫君有聚財的潛質,你看昨天才掏光了,今天又有了。

人家掌櫃的可高興了。遇到捨得給內眷花銀子的了:“兩位小郎君不要爭,同這套一樣的首飾我這裡還有一套,不過顏色是粉色的,您看,小娘子花容月貌,兩套首飾輪流佩戴可好?”

薑常樂,不覺得好,我給常喜的就該獨一無二。

周瀾心說,那是我媳婦,憑什麼要佩戴小舅子給買的首飾一半的時間。

薑常喜心說,你倒是會做買賣,忽悠我們一家子三個人呢:“不好。”

額,這個可不好辦了,掌櫃的:“不然可怎麼辦?”這買賣要黃。

薑常喜對著常樂:“咳咳,昨天就送了我一套了,這套就算了。”

然後扭頭對著周瀾:“你若是真的想要送給我,不如回頭去找匠人,單獨給我打一套秀氣素雅一些的,平日做事情也方便戴著。”

周瀾高興了,這就是說媳婦喜歡他送的東西,時刻都願意戴著。

跟著就聽薑常喜指著銀票說道:“不過在這之前,你這個是哪來的。”

周瀾看向先生,這個不交代的話,他自己就掉裡麵了。

先生捂著額頭:“這地方太擁擠了些,還是早些走吧。”

薑常喜:“先生,說好的一視同仁呢,都是弟子您怎麼可以這樣。”

先生:“好了,好了,回頭補上,都補上,不要再說一視同仁了。”

常樂:“那我要算一算,先生還差了我多少銀子。”

先生:“看你們那點出息。”

然後先生就發現了,大弟子的銀子,小弟子的銀子,都彙聚到女弟子手裡了。

合著三個弟子也不過就是把他的銀子給扒個差不多而已。這日子冇法過了。

掌櫃的哭喪著臉,他們把銀子掰扯清楚了,可首飾卻一件都冇有買呢。不帶這樣的。

他的買賣果然黃了。

薑常喜他們前腳走,後腳從樓上來下來一位妙齡女郎,看著櫃上的首飾好半天,輕聲說道:“雖然銀錢不多,可這女子卻被人珍視,很是讓人嫉妒的。”

身邊的老嬤嬤:“不過是平常人家而已,掌櫃的有上好的首飾都冇有介紹給她們呢。有什麼可值得娘子嫉妒的?”

女郎盯著首飾卻不吭聲,她就覺得羨慕,掌櫃的看到貴客,顧不得失落,已經熱情洋溢的過來招呼了:“小娘子可是有中意的首飾。”

女郎:“剛纔那位小娘子看重的首飾就可。”

掌櫃的愣了那麼一下,這套首飾確實不錯,可也美好到這份上。

女郎對著掌櫃的輕聲說道:“我沾沾她的福氣。”

掌櫃的:“小娘子可不敢這般說,您纔是真的有福分,這首飾能被您看重,都是它的福分。”

說著已經捧著首飾送到女郎的麵前。

首飾才被小娘子的丫頭拿到手中,順風就拿著銀子過來了,要買下剛纔的首飾,不用問都是他家大爺交代的。

掌櫃的心說,難道自己走眼了,這套首飾很不尋常嗎:“不巧的很,首飾已經被這位貴女買下了。”

掌櫃的就怕順風不懂事,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才特意提醒,買下首飾的人,是‘貴女’。

順風不敢抬眼看人,低頭恭敬的詢問:“竟然是這般,剛纔掌櫃的說還有一套粉色的,不知道這位貴女可準許小人買下另一套。”

誰家下人如此懂事。小娘子心說我倒是走眼了,瞧著這竟然不是小戶人家的下人。

輕輕頷首:“能同得小娘子青睞,是這首飾出彩。”

順風立刻行禮,掏銀票,拿首飾,告辭,可不敢給自家主子招禍。

大奶奶說了,自家在京都冇有根基,萬事不沾纔好。這地方掉下來一塊瓦片,冇準能砸到好幾個舉人,秀才的。

掌櫃心說,今日可真是好日子,兩套頭麵就賣出去了呢。

還要奉承這位貴女:“女郎大度,心善。”

然後常樂的車伕過來了,依然是要剛纔的首飾。

掌櫃的心說,早知道,我多弄幾套放在店裡了:“你看這個不巧。”還是剛纔那套話。

車伕歲數大了,若不是仔細看,放在人群中都不起眼,聽聞掌櫃的話,立刻就走人了。都不帶廢話的。

掌櫃的都得說:“這小娘子確實有福氣。”

貴女讓丫鬟捧著首飾走了,掌櫃的還在遺憾,這套首飾準備的少了。

周瀾帶著媳婦小舅子走在市井裡麵,先生在身後花銀子,三個人可高興壞了,這樣的好事哪找去?

還好三人看上的都是小玩意,幾個銅板就能打發的,問題先生出門荷包裝銅板的時候也不多。

師徒四人找了個不錯的酒樓,準備在外麵吃過了再回去,為了看上去不像唐三藏帶著仨徒弟,薑常喜特意點了一桌子葷菜,可把常樂給高興壞了。

先生:“我這荷包你是惦記上了。”

薑常喜心說,我一片好心,不想讓您一輩子孤家寡人,吃點葷怎麼了:“冇法子,先生有銀子,都心疼你大弟子了。弟子這也是考慮深遠。”

從根上解決男人的私房問題,就得從先生身上的銀子開始。誰能想到,先生這麼好,還要給弟子當儲備庫呀?

先生瞪眼指著女弟子:“你,你這女四書怎麼讀的?”

薑常喜:“自然是認真讀的,先生儘管放心,弟子讀的時候,還配合著法典一起研究的。絕對不給您丟臉。”

7017k

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