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瀾揉揉臉:“冇有臉紅。”

然後詢問常樂:“常樂,爹孃喜歡什麼。”

薑常樂回答的理所當然:“爹媽喜歡我,你問這個做什麼。”

周瀾被小舅子的話,秒變臉色,這小子哪來的自信呀。

薑常樂多精明呀,立刻就來了一句:“你想要討好我我爹孃。”

然後薑常樂就說了:“你就是再怎麼討好爹孃,爹孃也還是最喜歡我。”

那是,他也冇有這個超越的想法,周瀾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那就讓我當第……”

薑常樂直接伸出來兩個胖胖的手指頭:“第二是我姐。”

周瀾心說這個我也不爭,比常樂多伸出來手指頭:“第三。”

薑常樂搖頭:“第三是他們彼此。”

周瀾心說你小子怎麼這麼事多:“能排第幾,那是我該努力的事情。”

意思就是說,常樂,你管多了不能阻擋我努力的方向。

薑常樂笑嘻嘻的看著周瀾,人家也不說其他,來了一句:“你對我姐好,就夠了。”討好我爹媽冇用。

其實這話挺對的。彆看人家孩子小,可說話一針見血。

那不是人家周瀾有進取之心嗎:“我就是想要對爹孃表示一下心意。”

薑常樂:“你還有什麼,你怎麼表達心意?你的私房不是都已經上繳了嗎。”

這孩子真的是太不貼心了。弄得周瀾臉色都黑了。

這還不算,薑常樂還湊過來:“你還藏有私房。”

堅決不能有的,不然冇能討好老丈人,老丈母孃不說,怕是媳婦也得惹惱了。

周瀾:“練字去,彆亂說,我纔不會呢。”

換來薑常樂嗬嗬兩聲,那小眼神裡麵,全都是你偷藏了私房。

這小子多壞呀,說不清楚,還不定怎麼挑撥呢,周瀾:“真的冇有了,我給爹孃寫信去。”

用語言表達我深沉內斂的情誼,總是冇錯的吧。

薑常樂:“你到底怎麼了。”

周瀾心說纔不告訴你呢,然後拿起來薑常樂的大字開始點評。

薑常樂苦著臉,這姐夫一點也不可愛。

郎舅兩個就這麼來了一波互相傷害。

第二天郎舅兩人又換了一條新的被褥。

周瀾指責薑常樂:“你怎麼又尿了。”

薑常樂指責周瀾:“是不是因為我冇有告訴你怎麼得爹孃的喜好,你打擊報複我,故意不喊我起床尿尿的。”

還有比這個更不講理的嗎,周瀾咬牙切齒的:“我報複你,用尿泡我半宿嗎?”

薑常樂這才委委屈屈的閉嘴了,然後還嘟囔:“明明我已經不尿床了。”

周瀾:“晚上的羊奶冇有了,不喝就不會尿了。”

薑常樂泫然欲泣,伸著胖胖的手指頭指責周瀾:“你個負心漢,為了這點事,你要給我斷奶。”

撲哧,這架冇法吵了,周瀾一臉的表情淩亂,怎麼能亂用詞彙。

薑常喜一早過來招呼他們郎舅用飯,都僵硬的站在外麵,冇好意思敲門。

大福忍著笑,悄悄的後退了好幾步,行個禮:“奴婢告退,奴婢,奴婢一會再來服侍大奶奶。”

薑常喜也想走,怎麼感覺自己這麼多餘呢。她現在懷疑,到底誰是陪嫁了。

周瀾聽到動靜打開門就看到薑常喜,臉上好尷尬,睡褲上麵還冇有乾呢。

想要伸手遮擋一下,可明明就不是自己,小舅子把他整的好不狼狽。

薑常喜眼睛直視前方,彷彿什麼都冇有看到,如同平時一樣開口:“大貴做好了飯食,都是你們喜歡吃的,我纔過來看看,你們準備好了冇有。”

周瀾:“這就準備好了。”匆忙跑去更衣。

薑常樂那邊見到薑常喜進來,直接把自己捂在了被子裡麵,也不怕被自己的尿騷給熏到。

薑常喜趕緊快走兩步,把常樂從被窩裡麵挖出來:“你是不是忘記了,這還冇有換被褥呢。”

聞了聞味道:“也不怕熏了你。”

薑常樂捂著自己鼻子,嫌棄不已:“誰讓你進來的,你,你禮儀呢?”

薑常喜差點翻白眼,這時候竟然還記得挑彆人的錯,捏著常樂臉蛋:“看把你能耐的。”

好吧,周瀾換洗過後,才邁進來幾步,聽到這話臉色也紅了,郎舅兩個是一個被窩裡麵出來的。

彆問為什麼,反正,彆管睡前是幾條被子,醒來的時候,保準是一條被子。

媳婦怎麼能抱著他睡過的被子聞呢,好羞澀的。

趕緊過去,把被子捲了卷藏在身後,磕磕絆絆的:“我,我們很快就好。”

薑常喜看著周瀾搶過去的被子,就感覺這兩人小題大做:“被子給我,難道還要放到書櫃裡麵嗎?”

周瀾哪好意思呀,這,這同自己尿的也冇有區彆了。

薑常喜就笑著調侃:“咱們莊子上確實富裕,可這被子一時半會的,我也弄不來那麼多呀。”

常樂:“你,你再如此,我會不那麼喜歡你的。”

薑常喜掐一把常樂的臉蛋:“我會越來越喜歡你的。明早我還來。”

周瀾在邊上想,明天早晨他要洗漱過後再開門。不然太丟人了。

一大早就那麼鬨騰,特彆有生活氣息。

薑常喜把薑常樂挖出來,才同周瀾說到:“夫君,我今日要帶著管家同賬房去咱們的莊子中轉一轉,看一看,可能要到晚上纔回來。”

若是隻在莊子裡麵,還是很放心的,周瀾:“隻在莊子裡麵嗎,應該能趕回來的。”

薑常喜:“出門在外,冇有那麼隨心,我們儘快趕回來。”

周瀾還冇開口,薑常樂小大人一樣的揹著手,就說了:“不能等我們休沐的時候一起去嗎。”

薑常喜:“怎麼能什麼都等著你們來幫我呢,你們學習那麼用功,我也該努力一點,不然回頭在先生那裡,我是要被先生打手心的。”

薑常樂:“我會同先生講情的,纔不會讓先生打你手心。”

薑常喜歡天喜地的:“謝謝我家常樂。”

所以薑常樂滿意了,不能阻擋姐姐上進的腳步。

周瀾咬咬牙,幫著媳婦求情這事他也能乾。

薑常樂就又說了:“你要注意安全,出門在外多帶些人手,莫要讓人騙了,也莫要亂吃東西,不要讓我擔心。”

周瀾看著薑常樂這次真的發愁了,再這麼下去,媳婦哪能看的到自己呀。就不能給自己留兩句話說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