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二孃子見此,立刻惱怒:“還說呢,我到這裡,還不是因為你,怎麼還不組織聚會呀,我婆婆都問了我兩次了。”

薑常喜:“告訴你了,在府裡煩了就過來這邊,帶著姐夫一起來,你怎麼不聽。”

薑二孃子可驕傲了:“你這裡什麼好地方不成,你當我喜歡呀?”

薑常喜就冇見過口是心非的:“那你還來?”

薑二孃子抿抿嘴,半天才說道:“這次是婆婆話裡話外的要我過來看看,我呢不來不成。以前不來是你姐夫不讓。說是妹夫要下場了,肯定在苦讀,我們這時候過來會打擾妹夫的。”

薑常儀這人,性子不討喜,驕傲的不屑說謊。

薑常喜從薑常儀的話裡,認識到,二房竟然撞大運了,挑了一個還算是不錯的姑爺。

薑常儀左右打量周邊環境:“你這裡也就這樣嗎,讓你說的那麼好,現在縣城的夫人們一個個的都在等著你的帖子呢。”

薑常儀:“是不是牛吹大了,弄不出來夫人們喜歡的席麵,所以遲遲不能請客。就知道你哪有那樣的本事。”

薑常喜心說,原來是為了這個來的。就知道不用問,薑二自己就會說的。

薑常喜:“二姐夫都說了,夫君要下場,這種時候,冇有功夫招待外人,那些夫人們定然也知道的。二姐姐多聽二姐夫的吧。”

薑常喜:“既然來了,就放鬆一天,要不要下去走走。”

薑常儀看著馬車壓過的路,很是不以為然:“不要,都是泥巴,也就是你能住的下去。”

薑常喜斜眼看了她兩下,就不搭理她了。

一直到院子裡麵,薑常儀才鬆口氣:“還好,住處還算是不錯,還以為你真的成了莊戶人家的婆娘呢。”

薑常喜對薑二這張嘴,早就服氣了:“真是謝謝您捨得睜眼看我這簡陋的地方了,本來也是莊戶人家。”

薑常儀悻悻然:“你這人好冇有意思,一句話而已。”

薑常喜:“你要是懂得閉嘴的藝術,相信我,你要比現在可人疼的多。”

薑常儀瞪了一眼薑常喜,跟著薑常喜往裡走,可明顯心情有點嗨皮。

薑常儀嘴上卻嫌棄的很:“你這院子怎麼什麼都冇有,還弄了幾個石鎖,一個大利還不夠,你還想弄十個八個大利在身邊嗎?到時候誰敢同你一起玩。”

薑常喜隻當是鸚鵡在呱呱,真的很煩人。

讓她在院子裡麵轉悠,嘀咕夠了,才問她:“想吃點什麼,我讓大貴去準備。”

薑常儀這個大家閨秀,終於繃不住了:“在薑府的時候,但凡大貴做過的,我都想吃。”

薑常喜氣笑了,諷刺一句:“你是真的不知道什麼是客氣。”

薑常儀那邊:“我出來一次也不容易,偶爾回孃家,府上還有祖母在呢,突然就發現你說的對,你這裡真好。”

這不是廢話嗎,不然為什麼讓你過來這邊放鬆一下。

薑常喜冇搭理她,領著她到隔壁的院子:“這裡是客房,你一早出來,想來是累了,先小歇一會,回頭我帶著你在莊子上走走。”

薑常儀皺眉:“不用出去走,我不喜歡,我討厭泥巴,我鞋子很貴的。”

薑常喜黑著臉,冇見過這麼不會討好人的,不知道站在誰的地頭上說話嗎:“給你準備鞋子,去歇著。”

當真是冇法好好交流。薑常儀還是不走。

薑常喜瞪眼:“不會好好過日子了是不是?”

薑常儀好半天,蹦出來一句:“那個,我身邊的婆子,有婆婆身邊的。”

說完就看著天空,一眼都不看薑常喜。

丟人的東西,一個婆子都擺不平,竟然還讓她妹子出手。

薑常喜黑臉吩咐大福:“帶著婆子丫頭去後廚吃點東西。”

除了薑常儀身邊的丫頭,大福把人都帶走了,薑常儀還是一個眼神都不給薑常喜,自己去客房休息了。

瞧著那步伐,骨頭都輕了。

再怎麼不喜歡,還是自家的姐姐,一塊從小打到大的情誼,薑常喜忍了她。

讓大貴,準備了好吃的,都是平日薑常儀在府裡喜歡的。

這還不算,薑常喜還讓大貴,準備了好幾樣,平日裡在府裡吃的點心,準備給薑常儀帶回去點。

可以說打點的非常周到了。

薑常儀一覺醒來,日上中天了,感歎一句,冇有長輩約束,可真是自在。。

過去薑常喜那邊,薑常喜已經把一日工作安排下去了。

薑常儀羨慕的看著薑常喜交代完事情:“你這還真是當家作主,多自在呀。”

薑常喜:“冇有長輩在身邊,你就知道各自的苦楚了,收拾好你的儀態,婆子丫頭們要過來了。”

薑常儀這才坐好:“你平日裡都在莊子上,不會悶得慌嗎?”

薑常喜嗤笑:“說的好像你活動的地方比我大是的?”你倒是住在縣城,可你出過縣衙的府邸幾次。

姐倆說話那是真懟,半點不給對方留情麵,跟著薑常喜就說道:“你每日裡去你婆婆那裡聽訓,有冇有覺得委屈。”

薑常儀直接閉嘴,等婆子們,過來的時候,就看到姐倆有說有笑的,特彆和氣。

薑常儀開口詢問婆子、丫頭:“怎麼這麼久纔過來”

婆子立刻回稟:“回奶奶的話,是周大奶奶讓人帶著老婆子去學了一下做點心的手藝,說是奶奶喜歡吃的,老婆子纔去的久了些。”

薑常儀詫異的看了一眼薑常喜,輕輕頷首:“原來如此。”

婆子立刻到薑常儀身後站著,看的出來規矩很刻板。

薑常儀心說,薑三可真捨得,為了把婆子給絆住,都開始教婆子做點心了。

這個時刻,薑常儀心裡有點鬆動。薑三其實一直都挺大方的。

薑常喜:“要準備吃午飯了,我帶著二姐姐到灶房看看,這院子裡麵有個花園,這個季節有兩株薔薇還算是野趣十足。”

薑常儀很隨意:“那就走走。”

姐倆去廚房看了膳食,薑常儀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可麵色上壓得住,昂著脖子出來跟著薑常喜逛花園的。

心裡嫉妒死了,臭丫頭竟然是想吃什麼吃什麼的,而且她說什麼時候吃就什麼時候吃,嫉妒死她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