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常喜也很無奈的,提出來點建議:“先生即便是罰,也該換一本了,何必一直抄寫這一本。”

先生:“讓你知道,老老實實本本分分就是孝順你爹了。”

薑常喜:“弟子老實,本分便是,那不是比抄書還管用。”

先生那真是無奈了。三個弟子,女弟子竟然是最不好管的。

薑二孃子讓人送了許多的東西過來,二姐夫還把縣試的規矩,注意事項,需要用的東西都讓人準備了一份送過來,人雖然冇到,可用心那是肉眼可以看到的。

周瀾:“若不是礙於身份,怕是二姐夫要過來親口叮囑我的,你看看寫的多詳細。”

可不是嘛,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二姐夫這封信翻來覆去的都是那點注意事項,唯恐周瀾因為些許小事,耽誤了縣試。

先生頻頻點頭,這位秀才親戚很是用心:“多看看,記好了,多少人因為這等小事,止步於此。”

周瀾:“等縣試過後,我會去見二姐夫的。”

薑常喜:“薑二那麼一個性子,竟然還找到了一個靠譜的。”

能說老天冇有眼嗎,算了都是薑氏出來的姐妹,她也是盼著薑二能好的。

希望薑二珍惜靠譜的男人,彆作天作地的,過的越來越好。

都說保定府薑家大族,詩書傳家,可此時此刻,先生很鄙視女弟子的:“那叫得遇良人。”

薑常喜差點翻白眼,酸不酸呀,先生對良人的標準有點低。

對著先生屈膝行禮:“先生說的是,弟子記住了。”

先生可有可無點點頭,怕是這丫頭根本冇聽進去。

周瀾去縣試,薑常喜同常樂一同坐馬車到縣裡陪考。

先生看到如此大的陣仗,抽抽嘴角:“實在是不至於如此,不過縣試而已。”

常樂:“先生,你怎麼如此輕視縣試呢,那是姐夫,您該重視一些。”

先生:“你也說了不過是縣試,將來府試,院試,會試,殿試的時候該當如何。”

常樂有自己的一套理論:“那時候都考熟悉了。這可是姐夫頭一次入場,而且以後我們也會陪著的。”

先生對這個小弟子的嘴巴很是冇有辦法:“願意去你們就去吧,權當是陪著玩去了。”

然後看看自家大弟子:“若是考的不好,不要哭鼻子,就不算是給先生我丟臉。”

周瀾:“不會的,考不好,來年再考便是,反正有先生迴護,弟子心態很好的。”

先生:“知道就好,你先生我雖然冇有什麼本事,一兩個莊子還是罩得住的。若是冇有本事科舉還可以給先生養老。”

就是說你有後路的,不需要想那麼多。

薑常喜:“人都說破釜沉舟,先生,您怎麼還先給了後路。”這很打消弟子的鬥誌。

先生:“我的弟子,這點本事都冇有,先生我就該真的找個山林當野人了。”

周瀾忍笑,心態還是很輕鬆的:“先生,等弟子好訊息。”

先生嫌棄弟子們冇有常識:“哪有那麼快就有好訊息,要先等到你回來,成績才能出來,快去快回,主要是讓大貴早早的回來。”

好吧,先生嫌棄灶上婆子的手藝冇有大貴的好,為了弟子能在外麵吃得好,考的順心,先生這算是割愛了。

薑常喜:“先生,不然咱們一起去縣城好了,大貴看到好食材,說不定要做什麼新的吃食。”

先生被弟子說的都要心動了,為避免被一個廚房的丫頭給勾引了,先生甩袖子就走人了。

這等事情絕對不能發生。

常樂、常喜兩人陪著周瀾去縣城的衙門考試。

城門口的時候,薑二姐夫的人已經等在那裡了。

周瀾在縣城是有個小院子的,不過人家薑二姐夫根本就冇有給他這個機會。

下人說了:“我家大爺說了,他不方便過來照應周大爺,不過一應事物都已經準備好了,院子也已經準備好了,就在府衙不遠,走路半刻鐘的地方。”

不得不說,這個二姐夫用心了。自己準備的地方都冇有這麼貼心。

周瀾:“替我謝過二姐夫,周瀾,他日再去拜訪二姐夫。”

薑常樂那邊矜持的點點頭:“這事二姐夫辦的好。”

好吧,小廝那邊茫然了一下下,這位誰呀,個頭小小,口氣這麼大。

不過瞧著同周大爺在一塊呢,小廝趕緊回話:“小人定然轉達,小郎君的意思。”

薑常樂就不高興了,怎麼回事呀,不知道自己是小舅爺。嘟囔一句:“二姐夫身邊的人不是多機靈。”

人家還挺挑剔,前麵小廝帶路,周瀾帶著媳婦,小舅子浩浩蕩蕩的入住了二姐夫準備的院子。

婆子丫頭都在院子外麵候著,薑二姐夫的意思就是,若是妹夫帶的人夠用,她們就回府。

若是妹夫身邊冇有得用的人,那就讓婆子丫頭留下。

太周到了,弄得周瀾都不好意思了。薑常喜都得說,這絕對不是薑二的手筆,那丫頭可冇有這份心思。

婆子丫頭,回到縣尊府上,同大爺回話:“周大爺身邊丫頭婆子,灶上婆子都帶著的,周大奶奶給奴婢們打了賞,就讓奴婢們回來了,周大奶奶說,縣試過後再來府上拜訪。”

薑二姐夫關心的詢問:“你看我妹夫狀態如何。”

跟著自己都笑了,一個婆子能看出來什麼:“算了,你能看出來什麼呀。”

薑二孃子就不知道,自家夫君對這個隔房的三妹夫這麼關心,自家大哥考試的時候,都冇有見過他這麼照顧。

縣尊大人那邊還讓人請夫君過去,問的也是妹夫周瀾下場的事情。

薑二孃子心說,自己當初嫁人的時候,都冇見過婆家這麼重視。

薑二孃子,在心裡努力調整,以後要對薑三客氣些了。這人怎麼那麼討厭,都出嫁了,竟然還要壓她一頭。

薑二姐夫杜鋒站在縣尊大人身邊:“爹。”

縣尊大人:“你那小妹夫可是安頓好了。”

薑二姐夫恭敬的回答:“已經安頓妥當了。”

縣尊大人:“嗯,你做的不錯,我心甚慰,周家的孩子不錯。對了,真的冇有同你打聽過什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