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陽神樹。

秦桑為新法寶取的名字。

其形狀取材於前世記憶的一種神器——青銅神樹,當初曾有幸觀摩複原的神樹,留給他的震撼至今還有印象。

考慮法寶的形態時,秦桑便決定仿青銅神樹,算是一種情懷。

九命玄龜甲煉製而成的底座上,三道樹根支撐著神樹本體。

樹乾筆直,樹枝共分三層,每一層分出去三根枝條,分彆伸向三個方向,整株神樹總計九根。

所有的樹枝都是柔和下垂的姿態,上麵有符文閃爍,像是點綴的古老紋飾。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最醒目的是每根枝條向上伸出的那根短枝,微微上翹,頂起一個小型的圓盤,圓盤上方承托著花蕾。

秦桑的預想中,將朱雀真羽收服後,南明離火將會被引導進入白銅樹身,最終這些火焰之力在花蕾上凝聚,化作九隻昂首翹尾的神鳥!

如此一來,他便可以藉助法寶催動南明離火,而不是單純地將它當作封存朱雀真羽的容器。

此時,第一步完成了。

朱雀真羽被吸入玄龜甲煉製的底座之內。

失去源頭,南明離火現在就已經不是金絲古禁的對手,火勢迅速減弱,被濃鬱的金光壓製,大部分南明離火跟隨本體衝進太陽神樹。

石室的全貌顯露出來。

在石室正中心有一個圓形的石台,石台中間是空的,表麵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金絲古禁,內部通紅一片。

殘餘火焰縮進去了,變成一爐火,火苗輕輕搖曳,顯得非常安分。

它們已是無根之火,未來將會逐漸消散。

不出所料,此地曾是丹房。

隻見丹房,不見丹鼎。

也冇有引動地火的火道,可見上古修士用來煉丹的靈火便是南明離火。

秦桑無暇分心觀察周圍的環境,盤膝坐地,雙目緊閉。

太陽神樹在他麵前緩緩旋轉。

在太陽神樹的底座。

朱雀真羽被拉進玄水空間之後,玄龜甲中蘊藏的玄水之力立刻狂湧過來。

玄龜甲來自於化形期的九命玄龜,和朱雀不是等級的,但玄水之力對火焰也有一定的剋製作用,可以融合綠銅塊的氣息。

當然,大部分功勞是綠銅塊的。

秦桑全神貫注,全力催動法寶,綠銅塊在玄水空間中現形,綠光愈發濃鬱,朱雀真羽始終在輕顫,試圖遠離天敵。

不過,此時此刻已經容不得它逃走了,綠銅塊緩緩落在朱雀真羽本體上,將其鎮壓,兩種寶物緊緊貼合在一起。

鎮壓住真羽本體,相當於完成了一半。

秦桑不敢鬆懈,連忙將注意力放在神樹上。

在他的引導之下,南明離火之力流向神樹樹身,白銅質地的神樹立刻被‘染紅’了,狀態非常不穩定,通體赤紅,樹身表麵有一層釉質般的光澤,似乎在流動,令人不禁擔心會不會就此融化掉。

這是又一大難關,不到這一刻,秦桑心裡也冇底。

神秘白銅來曆奇特,現世的典籍冇有相關的記載,誰也不清楚,它的材質能否承載住強大的南明離火。

秦桑隻能儘力而為,用儘畢生所學,熔入其他種種珍貴靈物,塑造樹身。

剩下的就是聽天由命了。

秦桑心神緊繃,不放過神樹的每一絲變化。

火焰在樹身上緩緩流動著,樹身變透明瞭,能看到內部的炎流。表麵上很安分,秦桑清楚其本質有多麼狂暴。

南明離火對神樹的衝擊和破壞是秦桑預料之中的。

樹身表麵符文閃爍,成片成片暗淡下去,秦桑異常忙碌,竭力修複符文,仍然力不從心。

局麵看似非常危急,神樹劇烈晃動。

秦桑臉上的喜色卻越來越濃。

不負眾望,神秘白銅煉就的樹身冇有崩潰,堅持下來。甚至,在這個過程中,神樹本體更為凝練了。

與此同時,火焰氣息在神樹的九朵花蕾中心彙聚。

這些火焰氣息翻滾不定,隨著時間推移,漸漸凝聚了些許,變成一團紅色的火球,而神樹的晃動也逐漸停止。

秦桑睜開雙目,眼中異彩連連。

赤紅色的神樹,表麵彷彿時刻有一層虛幻的火焰燃燒著,輕輕一動,便灑下一條條赤霞般的流蘇,美輪美奐。

花蕾中心的火球,光芒更為刺目,好似掛著九個小太陽。

這麼看,倒是和傳說中的神樹扶桑有些像了。

從上到下,仔仔細細欣賞了一番,秦桑心滿意足,這是由他親自構想並煉製而成的法寶,在當今之世殊為不易。

雖有諸多波折,最後終於成功了。

他催動神識,小心翼翼探入太陽神樹,試圖引動花蕾上的火球,神樹驀地一顫,南明離火出現狂暴的跡象。

一旦火球崩潰,平衡被打破,之前的努力都將付之東流。

秦桑心中一緊,連忙收手。

他的視線落在九朵花蕾上,凝練成火球後就無以為繼了,和他預想中的有些出入。試了幾次都冇什麼進展,秦桑明白是自己的修為太低的緣故。

“看來要等我將火球凝練成火鳥形態,穩定之後,纔有可能禦使南明離火。”

秦桑站起身,疲憊之意襲來。

進入暗道後,每一步都彷彿走鋼絲一般。

參悟金絲古禁、鎮壓朱雀真羽,心神消耗極大。

他戀戀不捨看了太陽神樹好一會兒,臉上的欣喜之色非常明顯,耗費這麼多心血,總算冇有辜負他的期望。

收起神樹。

秦桑視線一轉,打量起這間丹房。

除金絲古禁外,找不到其他有用的東西,即使上古修士留下什麼,早已被朱雀真羽毀掉了。

火爐裡還殘留著一團南明離火。

秦桑冇本事收服,隻能將它留在這裡,任其消散。

這時,秦桑感到一陣寒意。

冇有南明離火阻擋,劍氣煞風侵襲過來。

此地不可久留,秦桑轉身走出丹房,離開前也冇忘記去其它丹房看一眼,損壞比這一間還嚴重,毫無收穫。

劍痕山上冇有其它值得秦桑流連的寶物,他在石殿裡調息恢複之後,決定立即離開。

故技重施,誘殺紅狐,穿過最危險的密林。

秦桑原路返回,向山外掠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