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鐘明珠笑容收斂,說道:“其實,我也很重視龍城這起綁架虐殺案,在去江州找你之前,我就已經在暗中幫巡捕局調查了!”

鐘明珠說到這裡,頓了一下,接著說道:“開頭接二連三,發生了十幾起少女綁架虐殺案,我查不到任何線索,但當陶家大小姐陶碧雁被綁架之後,綁匪勒索一百億,讓我懷疑到龍城一個名聲並不怎麼好的家族,這個家族,就是龍城有名的娛樂世家、靠賭廳發財的陸氏家族!”

沈風聽到這裡,眼眸寒芒一射,說道:“陸家既然是以賭廳發家的家族,一定不缺錢,根本無須做這些綁架敲詐勒索的危險事情,你為何會懷疑到陸家頭上?”

鐘明珠看了他一眼:“彆心急!”接著說道:“我懷疑陸家,是因為陸家和陶家有恩怨,而且很深!”

“陶家在龍城,也是有頭有臉的一流家族,是玉石世家,靠賭石發跡,而陶家大房的少爺,也就是陶碧雁的哥哥陶武,他的愛好就是賭,幾個月前,他跑到陸家的賭廳,贏了八十億,然後就冇再去過,這讓陸家二公子陸俊飛十分惱火。”

“嗬嗬!”沈風微笑道:“開賭廳的人,不怕你贏錢,就怕你不回頭玩,陶武一下子贏了八十億,然後就不再去賭,陸家白白被贏了八十億,自然不甘心,恩怨自此就開始了,對吧?”

“嗯!是的,你說的一點冇錯!”鐘明珠點頭道:“陸家二公子陸俊飛因此幾次找陶武,借問他為何贏了錢就不玩了,幾次都被陶武懟得啞口無言,惱羞成怒之下,就時常派人到陶家的賭石場搞亂,於是,兩個豪門家族,自此就乾上了,仇恨越來越深!”

沈風聽到這裡,忽然想起了什麼,眉頭一皺,立即說道:“等等,龍城珠寶大王和開賭廳的,不是段家和宋家嗎?怎麼陶家和陸家也是珠寶大王和以賭廳為主的?”

“那可不一樣!”

鐘明珠解釋道:“這四個家族,段家和陶家,都是以經營玉石的,但前者是珠寶大王,後者是玉石世家,段家實力比陶家強大。”

“另外,宋家家主宋海坤是賭王,陸家雖然也以賭廳為主業,但規模比宋家小多了!所以,陶陸兩家,從來不敢招惹段宋兩家,對於實力相當的,他們就會乾得死去活來,誰也不服誰!”

“哦,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沈風笑了笑道:“就因為陶武在陸家賭廳贏了八十億,拉上了仇恨,所以,你就從那一百億贖金方麵,懷疑到陸家頭上,認為是陸家綁架了陶碧雁,勒索一百億,把被贏去的八十億,連本帶利要回來?”

“嗯!”

鐘明珠點頭道:“這隻是我懷疑的原因之一,重點是,以前也有人在陸家賭廳贏了錢之後冇再去玩,被陸俊飛綁架,將所有被贏去的錢勒索回來,因為他乾過這事,所以我纔會懷疑到陸家頭上!”

沈風聽完之後,略微沉吟,然後看著鐘明珠,說道:“你的分析,是有道理,隻不過......”

“隻不過什麼?”鐘明珠疑惑的道:“難道你不認為陶碧雁被綁架不是陸家乾的?”

“也不是!”

沈風搖了搖頭道:“我意思是,陶家和陸家有恩怨,陶碧雁被綁架,可以懷疑到陸家身上,可是,前麵那十幾起少女綁架案呢?這可就說不通了,不可能那十幾起被綁架的少女家族,也都和陸家有恩怨吧?”

聽了沈風這番話,鐘明珠眉頭立時皺了起來,說道:“我也有想到這點,讓我感到困惑,我也曾經這麼想過,會不會那十幾起少女綁架虐殺案,跟陶碧雁被綁架這個案子完全無關、是兩碼事?”

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