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霆深,我不許你娶顧曉蔓!”

蘇筱筱飛快地擋在行駛的賓利前,衝著車內的男人大喊著!

刹那間,刺耳的刹車聲響起,車身在距離她0.1CM處停下。

一直以來,她都不敢違背厲霆深的意願,但今天,她必須這麼做!

她愛了他整整五年!

從他將自己帶到厲家,對她好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對他動心了。愛慕他這麼久,就是等著自己長大可以嫁給他。

今天是她的成人禮,她精心準備了那麼久正準備跟他表白,結果卻收到他要跟顧曉蔓訂婚的訊息。

“來人,把她給我拖回去!”

話落,兩名保鏢一左一右地駕住了蘇筱筱地身子。

她死命掙紮:“小叔叔,你不能娶那個壞女人......你們放開我......”

眼看著蘇筱筱被拖到家門口,厲霆深忽然開口:“等等。”

保鏢動作一頓,蘇筱筱眼底也燃起了希冀。

“我已經在國外給你找了最好的藝術學院。整理下物品,明天就去參加夏令營特訓。”

“你說什麼?”蘇筱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你憑什麼這樣為我作決定?小叔叔,我不要去,我不要離開你......”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厲霆深關掉車窗,然後車子飛快地駛了出去。

看著車尾燈漸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蘇筱筱眼眶發紅,為什麼要送她走?

為什麼?

明明昨天還一切好好的,寵溺地說會一直陪著她,怎麼突然就......

“小姐,我們已經給您辦理好入學手續了,今晚早點休息,明早即可啟程!”管家恭敬地彙報進度。

蘇筱筱看著傭人已經收拾好的行李,知道厲霆深這下是來真的了。

天色漸漸沉了,厲霆深去顧家那麼久,不打算回來了?

蘇筱筱正準備給他發訊息,手機突然亮了,見來電人是他,立刻按下接通鍵。

“小叔叔,你回來了嗎?”

“不好意思,是我!”那邊傳來顧曉蔓的笑聲:“蘇筱筱,霆深突然要趕你走,你是不是特彆疑惑?”

她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蘇筱筱眉頭一跳,有種不好的預感。

“因為他說要跟我訂婚,但是我不喜歡你這個拖油瓶,所以讓他把你趕走,隻是我也冇想到他的行動會這麼迅速!”

顧曉蔓的笑聲傳過來十分刺耳。

那些話語像是一根根刺,狠狠地紮進她心底,血淋淋的。

所以,是因為要有自己的家庭了,所以迫不及待將她推開?

那五年前,又何必帶她來厲家呢?

那時厲家的人都排斥她,他厲霆深為什麼要護著她呢?

“筱筱是我帶回來的,你們誰也彆想動她!”

那堅定的眼神一直深入她心底,這麼多年他溫柔以待,風雨無阻地接她放學,她生病陪她打針吃藥,她發脾氣永遠都會寵著......

現在愛上了彆的女人,就覺得她是個麻煩?

而他對她所有的好,又算什麼?

“顧曉蔓,你把電話給小叔叔!”蘇筱筱忍著眼淚沉聲說道。

“他今天來見我父母,聊得開心喝的有點多,就不回去了,你也早點休息吧,畢竟明天還要趕飛機呢!”她笑著將電話掛斷了。

手機螢幕熄滅,蘇筱筱渾身僵硬地呆坐在那裡,一顆心像是被藤蔓纏繞著,紮滿了血淋淋的刺。

從此以後,他就是彆的女人的男人……

一想到這,心口就越發窒息。

淩晨的時候,院子裡傳來汽車的轟鳴聲。

他終於還是回來了嗎?

蘇筱筱慌張跑出去,看到管家扶著他進門口,整個人步伐不穩,不知道喝了多少酒。

“小叔叔!”蘇筱筱想上去幫忙。

厲霆深帶著醉意抬頭,眼神漸漸變得淩厲。

“這麼晚還不睡,誰準你出來的?”

“我先扶您休息!”蘇筱筱頭一次見他喝成這樣,難免擔心。

“鬆開!”他狠狠地推開她,蘇筱筱踉蹌幾步摔倒在地上,膝蓋磕破了。

蘇筱筱忍痛站起來,不論如何,她今天一定要問清楚!

看到傭人正在準備解酒的檸檬蜂蜜水,瞬間,她腦海裡閃過一個瘋狂的念頭。

“小叔叔!”

蘇筱筱來到厲霆深房間時,他正在脫襯衫,看見她,眼底的不悅越發深重。

“還不去睡覺?”厲霆深語氣如霜,失去了往常的溫柔。

“小叔叔,我不想走......”

“這事已經定下了,出去!”

蘇筱筱失望地垂下眼眸,指尖恨不得刺進掌心,看來顧曉蔓說的是真的......

蘇筱筱強忍下眼角的酸澀,“我知道了,我會聽話的!”

她將杯子遞給他,勉強微笑:“最後一次給你送茶了,小叔叔還是喝了再休息吧,免得明天難受!”

厲霆深的眼神越發冷了,一秒,兩秒......

他最後還是拿過水杯一飲而儘,厲聲道:“出去!”

蘇筱筱的心漸漸下沉。

五年了,她終於為自己的暗戀畫上了句號。

也永遠不會忘記這難忘的一夜……

“給我嗎?”

他的聲音向來低沉好聽,蘇筱筱“嗯”了一聲,便感受到一股撕裂般的痛楚。

這一夜,很長很長,厲霆深好像根本不會累似的,燃遍了她的每一寸肌膚。

這一夜,又很短很短。因為黎明到來,蘇筱筱知道自己離開的時候到了!

拿出手機,蘇筱筱拍下了兩人的最後一張合照。

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她發給了顧曉蔓,並祝她:訂婚快樂!

刪除照片。

走出彆墅,清晨時的天空才矇矇亮,襯的建築有些沉重。

她最後看了一眼那個主臥窗戶,頭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