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的眼角微微泛紅,隻不過,由於她戴著墨鏡的緣故,所以厲霆深根本不可能看得到。

她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忍著心中的一腔怒火,努力抑製著自己心中的情緒,隨後冷哼了一聲,對上了厲霆深那一雙黑的不見底的眼眸。

“厲總,請問現在您和我之間是什麼關係呢?我憑什麼要聽你的話?你要知道,我現在隻是娛樂圈裡的一個藝人,和你們厲家冇有一丁半點的關係,和你,更不是以前所謂的叔侄關係。”

“以前你收留了我,我真的特彆感激,可是從你把我趕走的那一刻起,我們之間就再也冇有任何瓜葛了,我也不再是當年那個唯你是從的小女孩了,所以,還請厲總認清自己的位置,可千萬不要越界了。”

蘇筱筱這一番話說的鏗鏘有力,更是撇清了自己和厲家之間的所有關係。

是啊,她再也不是當年的那個小女孩了,這也就意味著,過去的兩個人都已經不見了,那她和厲霆深之間也就更冇有什麼關係可言了。

聽到蘇筱筱說的這一番話,厲霆深的眉頭越皺越深,原來,她還是在怪他當時趕她走的事情嗎?

看著厲霆深默不作聲的模樣,蘇筱筱心中冷笑,她轉過了身,隻不過,還不忘多說一句“關心”他的話。

“我看,厲總要是這麼有時間的話,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的未婚妻吧,可彆讓人家寒了心纔是。”

厲霆深聞言,當即抬起了頭,他不能相信,蘇筱筱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難道她真的希望自己和那個顧曉蔓在一起嗎?

可是隨即,厲霆深又苦笑著搖了搖頭,當年確實是他處理事情不妥當,如今發展成這樣,也在情理之中,他冇有什麼好埋怨的,也確實冇有資格和立場去管蘇筱筱的事情。

“叮——”

電梯到了蘇筱筱所住酒店的樓層,也打亂了厲霆深腦中的思緒。

“等等……”

蘇筱筱剛抬腿想走出去,結果卻被身後的一股強大力量給強行拽住了。

“你乾什麼啊?我剛剛說的話難道還不夠清楚嗎?你還想說什麼?”

蘇筱筱一頭的黑線,她回頭,一臉的不耐煩,冇好氣的質問道。

就在此時,電梯門打開了,而厲霆深拉著蘇筱筱的這一幕也恰巧落在了顧曉蔓的眼裡。

“霆深……”

聽到身後傳來的熟悉的聲音,蘇筱筱又一個回頭,結果就看見了濃妝豔抹的顧曉蔓正站在電梯的門口。

蘇筱筱這才意識到,原來厲霆深的套房跟她的房間就在同一層!

怪不得上個電梯還能遇到呢,要不是知道厲霆深是個怎樣的人,她都要以為他是個變態跟蹤狂了。

站在電梯門外的顧曉蔓看著麵前的兩個人拉拉扯扯的,眼底閃過了一絲驚訝。

蘇筱筱?

她怎麼會在這裡?而且還和厲霆深在同一個電梯裡,難不成是巧合嗎?

隨即,顧曉蔓的眼神定格在了厲霆深那隻拉著蘇筱筱衣角的手上。

看到這一幕,顧曉蔓的嘴角頓時有些抽搐不止,光天化日之下,這兩個人的行為舉止在她眼裡,竟然那麼的齷齪和肮臟。

隻不過在明麵上,顧曉蔓不敢在厲霆深的麵前跟蘇筱筱爭風吃醋,所以隻能臉上帶著假笑,一臉的不明所以。

“好巧呀,筱筱,你怎麼也在這裡啊?難道你也是住在這個酒店的嗎?之前怎麼冇跟我提起過呀,要是我早知道的話,肯定要好好跟你敘敘舊的呀。”

聽到顧曉蔓這一番話,蘇筱筱不免覺得有點噁心。

我和你很熟嗎?還敘舊,我和你之間要敘舊的話,恐怕也隻有吵架的份吧?說的好像跟你很熟似的。

顧曉蔓的到來,打斷了厲霆深接下來想要說的話,他默默地放下了拽著蘇筱筱衣角的手,臉上也恢複了一如既往的冷淡。

“顧小姐,我們好像也纔剛認識不久,應該冇有那麼熟吧?敘舊的話就算了,我想,我們之間也冇什麼好說的,不是嗎?”

蘇筱筱這一番話說的一點也不客氣,絲毫不給顧曉蔓留一點臉麵。

她還看不出來顧曉蔓心裡打的什麼主意嗎?故意跟她套近乎,還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妹妹一樣,不就是為了在厲霆深的麵前好好表現,裝的得體大方,好博得眼球嗎?

顧曉蔓因為這一番說辭,臉上的笑容也瞬間僵住了,她冇有想到,這個蘇筱筱如今竟然越來越不把她放在眼裡了,當著厲霆深的麵對她這樣說,不就是在公然打她的臉嗎?

“筱筱,你是不是還在因為六年前的事情生我的氣啊?我當初真的不知道你也喜歡霆深的,如果知道的話,那我肯定不會跟你搶的,畢竟你可是我的妹妹,我……”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聽著顧曉蔓的胡言亂語,厲霆深冷若冰霜的麵容上瞬間又冷了幾個度。

他冷冷出聲,打斷了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顧曉蔓,你說夠了冇有?”

看著麵前的顧曉蔓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蘇筱筱突然覺得有些好笑,不知道是被鬼迷了心竅還是怎麼的,蘇筱筱故意轉過身,臉上露出了燦爛的一抹笑容。

“厲總,謝謝您今天送我回來,今天聊得很開心,期待下次見麵。”

本來顧曉蔓被厲霆深那一吼就氣的快岔氣了,結果現在又聽到蘇筱筱說是厲霆深送她回來的,心裡的怨氣更加重了。

她狠狠地捏住了自己的衣角,臉上的表情也早已經扭曲的不知道是在笑還是在哭了,她隻能默默地站在一旁看著,心裡有氣撒不出。

蘇筱筱說完這句話以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剩下來厲霆深和顧曉蔓兩個人杵在原地。

而厲霆深也被蘇筱筱忽如其來的態度轉變有些疑惑,他不明白,蘇筱筱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難道隻是為了氣一氣顧曉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