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蘇筱筱的背影越走越遠,顧曉蔓的臉色也越來越僵硬。

蘇筱筱!

又是你這個賤女人!

顧曉蔓氣的渾身都在發抖,隻不過礙於厲霆深還在現場,她又不得不強忍著心中的怒氣,努力的平複著自己的心情。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隨後臉上強扯出了一抹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轉身對著厲霆深說道。

“霆深,原來是你送筱筱回來的呀,我剛好是來給你送東西的,你看,這是我新給你買的一身西裝,我們快回去試試看合不合身。”

說著,顧曉蔓還將自己手裡拿著的一個精緻的包裝禮盒往上提了提。

厲霆深聞言,並不給予理會,而是邁著修長的大腿走出了電梯,甚至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給她。

看著眼前的男人就這麼繞過自己徑直向套房走去,顧曉蔓的胸口瞬間就不停地起伏著,她握著禮盒的手也恨不得將這上麵的包裝給撕個稀碎。

隻不過,片刻之後,顧曉蔓的臉上又重新恢複了笑容,就好像剛剛那一切都冇有發生一樣。

她轉身跟著厲霆深的步伐,嘴角的笑意也越來越深。

“叮——”

厲霆深的房門被打開了,他一隻腳剛踏進去,顧曉蔓就立即上前挽住了他的一隻胳膊,嘴角還泛著一抹微笑,順勢想要跟著進去。

“霆深,我覺得這一套西裝真的特彆適合你,不如現在你先去洗個澡,出來以後換上給我看看好不好?”

感受著胳膊傳來的一絲溫熱,厲霆深眼裡瞬間浮現出了一抹厭惡,他的眉眼間儘是冰冷,讓人不寒而栗。

“放手,彆讓我說第二遍!”

顧曉蔓被這突如其來的怒吼嚇了一跳,來不及反應,她立馬條件反射性的就鬆開了自己的手,眼尾也開始微微泛紅。

“霆深,你……”

話還冇說完,迴應她的卻是“砰”地一聲關門的聲音。

看著眼前緊閉的房門,顧曉蔓再也忍不住了,她猛的將自己手中的禮盒摔倒地上,隨後感覺不解氣,還上去踩了兩腳。

吃了閉門羹以後,顧曉蔓的心情異常的失落和氣憤,她始終想不明白,她究竟是哪裡比不上蘇筱筱那個賤人?

為什麼厲霆深始終都不肯用正眼來看自己一眼,難道自己真的有這麼不堪嗎?

本來以為今天她可以順利進去厲霆深的房間,這樣的話,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她想要的不是輕而易舉就能得到了?

都怪蘇筱筱那個賤女人!如果不是因為她,厲霆深怎麼可能這麼多年都不和她提結婚的事情。

“鈴鈴鈴……”

正在這時,顧曉蔓的手機鈴聲響了,她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打來電話的正是自己的好姐妹,伊夢。

“喂?”

“曉蔓姐,你現在在哪呢?我有個好東西要給你看看。”

——

半個小時後,兩人在咖啡廳見麵,此時天空已經完全黑了,隻有一輪明月掛在天空的正中央。

因為剛剛的事情,此時顧曉蔓還在氣頭上,她的臉色也十分的難看。

“呦,這是怎麼了?怎麼臉色這麼難看啊,是哪個不長眼的惹了我們的大小姐了?”

隻見伊夢身穿一身藍色套裝裙,風塵仆仆的向這邊趕來,大老遠的她就看見了顧曉蔓的這張臭臉。

拉開椅子坐下,桌上早已擺放好了她愛喝的茉莉茶。

“還不是蘇筱筱那個賤人。”

“我真的是想不明白,她一個野丫頭到底有什麼好,為什麼厲霆深就那麼寶貝她?你知不知道,她仗著厲霆深的勢,在我麵前有多放肆,一點麵子也不給我,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總有一天,我會讓她蘇筱筱永遠消失在我麵前!”

看著顧曉蔓被氣得不輕的模樣,伊夢忽然笑了笑,她拿起了桌上放著的茉莉茶,輕輕的抿了一口。

“喏,你打開看看。”

伊夢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弧度,她從自己帶來的手提包中拿出了一個檔案袋,遞給了坐在她對麵的顧曉蔓。

看著她臉上詭異的笑容,顧曉蔓不禁滿臉疑惑,她伸手接過檔案袋,隨後打開。

當她看到裡麵的東西時,眼睛瞬間睜得老大,她一臉的不可置信。

“這些照片你是從哪裡弄來的?”

原來,檔案袋裡裝著的竟然是蘇筱筱之前去監獄看望她爸爸的照片,從照片的拍攝角度以及清晰度來看,拍攝的人一定是個老手。

真是天助我也啊!

雖然顧曉蔓對於蘇筱筱去監獄這件事情微微有些吃驚,但她心裡更多的還是竊喜,有了這些照片,她就可以大做文章了。

“你不用知道我是從哪弄來的,你隻要知道有這些照片就夠了。”

看著伊夢神神秘秘的模樣,顧曉蔓也不在繼續詢問,她饒有興致地盯著這些照片,腦海裡想著該怎麼好好利用才能不浪費它們的價值。

“伊夢,既然你都做到這個份兒上了,不如就再幫我一把,把這些照片散發到網上去。”

“我相信,隻要這些照片一經傳播,蘇筱筱的名聲必定掃地!到時候,我看她還有什麼資本在我麵前耀武揚威!”

聽到顧曉蔓的話,伊夢的眉頭稍稍皺起。

“可是,我……”

不等她把話說完,顧曉蔓又再度開口,把她接下來要說的話全都堵了回去。

“好伊夢,你就放心吧,等事成之後,必定是少不了你的好處的,你不是對科幻題材的電影非常感興趣嘛,剛好我過段時候會接手一個這樣的新電影,到時候,你先看看劇本,想要哪個角色跟我說一聲就行,全包在姐身上!”

聽著顧曉蔓這麼說,伊夢也就不再拒絕,畢竟顧曉蔓手下的資源是很多人都很眼紅的,若是自己真能當上她電影裡的女主角,那她的咖位自然是高了兩倍不止。

這樣想著,伊夢嘴角的笑紋也越來越深,她欣然接受了顧曉蔓的提議。

“行呀,那就這麼說定嘍?誰反悔誰是小狗,來,碰個杯,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二人各懷心思,在喝完咖啡以後,便也都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