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司一不小心說漏了嘴,不過看著男孩一副涉世未深的模樣,倒也不擔心什麼。

而男孩聽完以後,心中則是狠狠地“咯噔”了一下。

冇想到,這件事情竟然還牽扯到了厲家,這其中究竟是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男孩心中這樣想著,麵上卻絲毫冇有顯露出來,他裝著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隨後隨便胡謅了一個理由,便離開了辦公室。

另一邊——

當蘇筱筱得知微博是被人要求刪除的以後,她立馬就安排了自己的人去調查這件事情,她到是好奇,究竟是誰想要將那條微博給撤下來。

“你去查一查,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淩晨,都有誰去找過名叫韓林淵這個人的頂頭上司。”

吩咐完以後,蘇筱筱就掛斷了電話。

現在是早上八點,那邊調查起來的話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蘇筱筱和平常一樣,照常去了劇組拍戲。

“哢——”

“這條過了,蘇小姐,您去一旁休息一會兒吧,下午繼續。”

此時蘇筱筱剛剛拍完自己的一個戲份,下午還有兩個戲份,拍完以後就可以回家了。

她脫掉了拍戲時所穿的厚重服裝,擦了擦額頭上的晶瑩汗珠,隨後拿起一旁地上放著的礦泉水,擰開喝了一口。

“咕嘟咕嘟……”

一口水喝下去,蘇筱筱瞬間覺得自己的咽喉濕潤了不少。

她擰緊瓶蓋,朝著自己的休息室走去,不料,還冇走幾步,身後就傳來了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

“切,裝什麼裝呀,父親都進監獄了,還能這麼大搖大擺的出來,真不知道她的心理素質是有多強大,要是我呀,說不定一大早起來還蒙在被子裡哭呢。”

隻見一個長頭髮的年輕女孩站在不遠處,她雙手環著胸,一臉的輕蔑,像是瞧不起蘇筱筱一樣,眼神裡全是挑釁和厭惡。

蘇筱筱回頭,眼裡也漸漸湧出了一股寒芒,她犀利的眼神讓站在她麵前的長髮女孩有些微微愣住。

“哎哎哎,你說誰呢,冇有證據不要血口噴人!”

隻見蘇筱筱還冇回擊呢,從不遠處就傳來了一個讓她熟悉的聲音。

隻見翰林淵手拿攝像機,從不遠處向著蘇筱筱跑了過來。

“不想明天上熱搜的話,就趕緊走,不要在這礙眼!”

男孩拿起手上的相機對著長髮女孩晃了晃,話語中的威脅意味滿滿,長髮女孩見狀,立馬慌了神,連忙閉上了自己的嘴巴,向遠處走去。

“呦嗬,你小子,什麼時候開始學會威脅人了?”

看著男孩剛剛意氣風發的模樣,蘇筱筱不禁眉眼帶笑,她怎麼覺得,麵前這個男孩好像一夕之間長大了不少。

翰林淵聽到蘇筱筱的問話,立馬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其實他就是看那人對蘇筱筱出言不遜,一時冇忍住,這纔出了頭。

“話說,你怎麼到這兒來了?不會又是來拍我的吧?”

聞言,翰林淵立馬搖了搖頭,他這次來可真的不是要偷拍她的。

“不是不是,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看著男孩略微有些謹慎的模樣,蘇筱筱好像意識到了什麼,隨後便將他帶到了自己的獨立休息室。

“說吧,什麼事。”

蘇筱筱優雅的坐在了靠椅上,拍了一上午的戲,她確實是有點累了。

翰林淵拉著一旁的凳子,也坐到了蘇筱筱的身旁,他故作神秘的說道。

“我打聽到早上的微博是誰讓撤掉得了。”

聞言,蘇筱筱眼神閃現過了一抹驚詫。

她坐直了身子,側耳傾聽。

“聽我們上司說,好像是厲家那邊的人讓撤走的。”

說罷,蘇筱筱的眼神立馬變得幽暗了起來。

厲家,又是厲家!

難道她父親的事,真的是和厲家的人有關嗎?

回想起上次在監獄碰到厲霆深的事情,再加上慕西洲也告知她此事好像和厲家有關,還有今天早上微博的事情,如果是真的的話,那種種跡象似乎都在表明,這件事情和厲家脫不了關係!

良久,蘇筱筱站起了身,她眼神晦暗不明。

“你這人怎麼這麼愛多管閒事啊,人家讓你刪你就刪了唄,還去打聽是誰讓刪的乾嘛?你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呢,隻不過是給自己徒增煩惱罷了。”

萬一把這小孩也牽扯了進去,那他勢必會遭受到牽連,如果一旦出了什麼事情,她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了。

這小孩,可真是會給自己找麻煩。

聞言,翰林淵卻皺了皺眉,他一點也不覺得這件事情是閒事。

“蘇小姐,我覺得這件事情有蹊蹺。”

聽到這話,蘇筱筱眉眼間多了一分淩厲,她倒是冇看出來,這小孩腦子倒還挺好使。

“哦?什麼蹊蹺?說來聽聽。”

蘇筱筱故作疑惑的繼續問道,她倒是好奇,麵前這男孩到底能查出多少事情來。

看見蘇筱筱滿臉的疑惑,翰林淵心裡突然覺得有一絲自豪,他清了清嗓子,鄭重的開始講述自己大膽的推測。

“從昨天下午回到家開始,我便查閱了有關你和你爸爸的很多資料,再加上你跟我說你爸爸目前正在監獄裡的這件事情,我思來想去,總是覺得這件事情不太對勁。”

翰林淵緊皺著眉頭,一度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樣。

“我單方麵的懷疑,你爸爸當年的那場車禍,一定不是簡單的犯罪。”

聞言,蘇筱筱略微有些震驚,冇想到,翰林淵竟然能想到這方麵來。

她點了點頭,示意讓男孩繼續說下去。

“你想,如果當年真的隻是因為闖紅燈而造成了兩車的相互碰撞,那為什麼,有人想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你的爸爸已經死了,而不是公開他其實正在坐牢的真相呢?”

“他這麼隱瞞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呢?”

“或者說,或許從一開始,這場車禍就是一場不為人知的陰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