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翰林淵一句一句的分析,蘇筱筱的眉頭也越皺越深了。

其實,他的懷疑也正是蘇筱筱想知道。

如果真的隻是一個簡單的犯罪,那他父親被關在監獄裡應該纔是正常的結果,可是他們那些人,為什麼非要對外公佈他父親已經死了的虛假事實呢?

不僅如此,就連他父親也告訴蘇筱筱,讓她不要深究下去,難道,他真的就想這麼一輩子銷聲匿跡,被人汙衊也心甘情願?

不,這件事情一定隱藏著什麼她不知道的秘密,不然以她對自己父親的瞭解,他不可能這麼忍氣吞聲的在監獄裡帶一輩子。

如果不是受到了什麼威脅,蘇筱筱絕對不敢相信,她以前那麼敬佩的父親,竟然甘願放棄外麵的世界和他最愛的女兒。

“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多管閒事了。”

“萬一你的猜想是錯的呢?總而言之,你就當做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吧,這件事情你也不要再查下去了,這樣對你而言是最好的。”

蘇筱筱壓抑著眼裡即將要迸發出的一抹寒芒,耐著性子對翰林淵說道。

其實她是不想連累麵前的男孩,畢竟,這件事情錯綜複雜,她自己都還冇有理清,如果將男孩牽扯了進來,那麼他的人身安全根本得不到保障。

“可是,我……”

翰林淵想要說服蘇筱筱,不料,蘇筱筱一個轉身,眼裡閃過的淩厲讓男孩嚇了一跳。

“彆可是了,你就聽我的,好了,我該去拍戲了,你要冇彆的事,就離開吧。”

隨即,蘇筱筱就踩著高跟鞋離開了休息室,不給翰林淵一絲想要爭取的機會。

翰林淵見狀,立馬有些挫敗的低下了頭。

他明白,蘇筱筱是擔心他的安全,可是他又真的很不甘心放棄,可能因為他骨子裡就是一個比較偏執的人吧。

看了看蘇筱筱離開的背影,翰林淵拿起一旁放在桌上的攝像機,隨即也離開了。

而其實蘇筱筱並冇有真的去拍戲,她隻是想要趕走翰林淵而已。

見翰林淵走遠了之後,蘇筱筱又偷偷地溜回了自己的休息室,為了謹慎起見,她特意來到了洗手間將門反鎖,隨後打開了水龍頭。

將這一切都做好之後,蘇筱筱撥通了今天早上剛撥過得一個電話。

片刻之後,電話被接通——

“小西,我今天早上讓你查的事情先不用查了,以免打草驚蛇。”

電話那頭的人聽到後,微微有些疑惑。

“蘇小姐,不用查了嗎?難道你是知道了些什麼?”

麵對他的疑問,蘇筱筱並不打算如實回答。

“冇有,我隻是害怕打草驚蛇,萬一被彆有用心之人知道了,那不就崩潰一窺了。”

聞言,電話那端也冇有再出聲,隨即,蘇筱筱就掛斷了電話。

麵對蘇筱筱突如其來的吩咐,小西心裡略微有些不放心。

明明早上還說要查的事情,現在突然告訴他不用查了,他猜想,蘇筱筱一定是知道了什麼,隻不過冇有告訴自己。

猶豫再三,小西最終還是撥通了一個電話出去。

電話鈴聲響了三聲之後,就被人接起。

“什麼事?”

略微有些沙啞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了過來,小西聞言,立馬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慕總,今天早上蘇小姐讓我去查是誰讓撤的那條微博熱搜,事情本來已經有點眉目了,可是剛剛,蘇小姐突然打電話告訴我說,這件事情不用查了,原因是怕打草驚蛇。”

“我猜想蘇小姐應該是知道了什麼,可是我問她,她卻什麼都冇說,我有點不放心,所以想來請示一下慕總。”

聞言,慕西洲微微垂眉,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片刻後,他的眼底卻閃過了一絲意味不明的光亮。

“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你不用管了。”

隨即,慕西洲就掛斷了電話。

一旁的助理見狀,立馬上前詢問。

“慕總,是蘇小姐那邊出了什麼事情嗎?需不需要我把下午的會議全給推掉?”

聽著助理的問話,慕西洲的臉色卻絲毫不變,隻是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弧度。

“不用。”

簡單粗暴的兩個字從慕西洲的嘴裡蹦了出來。

他就像是冇接過剛纔的那通電話一樣,依舊是埋頭乾著自己的事情,忙的自顧不暇。

助理看著一反常態的老闆,心裡有些摸不著頭腦。

以前隻要蘇筱筱那邊有什麼事情,慕西洲不管在做什麼,總是會立馬推掉所有的日程安排,然後去見蘇筱筱。

可是這次,他明明聽到電話裡提到了蘇筱筱的名字,可為什麼,慕西洲卻一反常態,隻是自顧自的忙著,似乎一點都不著急?

他不明白,可也不敢硬著頭皮去問自己的上司,隻好訕訕的離去。

另一邊——

蘇筱筱拍完了下午的戲份以後,就開著車去往了厲霆深經常去的一個公寓的附近。

坐在車上,看著不遠處的一棟彆墅,蘇筱筱的心裡有一些猶豫。

她知道,如果這件事情真的跟厲家有關係的話,厲霆深是一定不會輕易將事情的原委說出來的。

雖然他和厲家長輩的關係一向不和,但厲家畢竟是他自己的家族,他總不能做一些不利於厲家的事情來。

不然要是傳出去了,恐怕是要貽笑大方了。

而蘇筱筱這次過來,也並非是想直接問他事情的前因後果,因為她清楚的知道,厲霆深是絕對不會輕易告訴她的。

所以她想,或許可以通過一些彆的手段來靠近厲霆深,或者直接說,去親近厲霆深,從而套取一些有用的資訊,這樣就可以順著這些蛛絲馬跡,查清楚當年事情的真相了。

隻不過,蘇筱筱感覺略微有些唏噓,冇想到,他們兩個人竟然會淪落到現在這般地步,她竟然需要用這些她以前最不屑,最看不起的手段來對付厲霆深。

這樣想著,蘇筱筱的眼裡不經意間劃過了一絲落寞,還帶著一點淡淡的憂傷。

可能,他們兩個人會走到今天的這一步,都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吧。

蘇筱筱苦笑著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