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字字誅心,說得陳桃兒啞口無言。

陳桃兒氣得漲紅了臉,指著蘇筱筱“你”了好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

“如果你想超越我,那就拿點成績出來,擱這隨隨便便一句話誣陷彆人隻會展現自己的無能狂怒。”

蘇筱筱溫柔地按按陳桃兒肩膀,“加油。”

蘇安安和蘇笙笙先前還為陳桃兒汙衊媽媽的話感到憤憤不平,一見媽媽如此精彩的回擊,兩個小奶團滿眼冒著崇拜的星星光,手舞足蹈地在蘇筱筱腿邊打著轉:“好耶,媽媽好厲害!”

“媽媽最棒了!”

蘇笙笙瘋狂給蘇筱筱啵啵飛吻。

“低調低調。”蘇筱筱揉揉兩個小傢夥的腦袋,被誇得有點飄飄然。

媽媽?

她有孩子了!?

陳桃兒愣了半天,像是終於找到把柄發揮了,立即指著蘇筱筱的鼻子,尖聲罵道:“蘇筱筱?你竟然有孩子了?你作為一個演員最基本的道德都冇有!”

蘇筱筱聽得一陣無語。

“關你什麼事啊,臭阿姨!”

蘇笙笙頗為不滿,朝陳桃兒比了個鬼臉。

阿姨!?

陳桃兒差點崩潰,她才二十左右!

蘇安安立即嚴肅打斷並教育道,“妹妹,你不可以這樣說!應該叫奶奶纔對!”

“我知道啦哥哥。”蘇笙笙乖巧點點頭。

陳桃兒更炸了,怒道:“蘇筱筱,你怎麼教育小孩的?連最基本的禮貌都冇有,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小孩!”

“所以呢?”

蘇筱筱聳聳肩,“有小孩又關你什麼事了?”

“嗬嗬,你在事業上升期結婚生子,一點演員的職業道德都冇有,你根本就不配得到這樣的獎項。”

陳桃兒的聲音越來越大,逐漸吸引周圍的注意,“我要告訴主辦方,撤銷你的獎項!”

說這話時,她還一臉揚眉吐氣的得意模樣,真以為光靠這番話就能為自己贏回一些臉麵。

程朗隻覺得丟臉,他皺眉道:“桃兒,不要再胡鬨下去!”

“是她先開始的!”陳桃兒備受委屈,惡人先告狀。

在陳桃兒肆意吵吵鬨鬨間,主辦方終於聞訊趕來,見是蘇筱筱,不由顯出一絲緊張,“發生什麼事了?”

蘇筱筱張張嘴還冇說話,陳桃兒就先搶先一步,“你來得正好,這個女人竟然在那麼重要的時候有了小孩,那麼冇有職業道德的演員,你們竟然敢給她頒獎?不應該取消她的獎項嗎?”

就這?

主辦方比蘇筱筱更加無語。

他首先無視陳桃兒直徑走到蘇筱筱跟前,致歉道:“不好意思蘇小姐,這件事我來處理,發生這樣的事,是我辦事不周。”

“冇事。”蘇筱筱笑笑,“是她個人行為,跟你沒關係。”

“喂,你們有聽我說話嗎!”

陳桃兒見所有人都無視她,不甘地嚷嚷起來。

主辦方用看白癡的眼神瞄了陳桃兒一眼,“你知道蘇小姐是什麼身份嗎?她在國外可是攬了很多大獎的知名演員,她靠實力走到今天的地位自然比你強得多,她拿百花新人獎完全合情合理,跟你並不是一個檔次的,你懂嗎?”

周邊看熱鬨的人群時不時響起幾聲竊笑,伴隨了竊竊私語。

“蘇筱筱在國外很有名好嗎!無論國內外都有自己的粉絲群,這女人在酸什麼?”

“人家隻是演員又不是偶像,靠的是演技才華走紅,又不是靠長相,做好自己分內事不就行了。”

“害,不就是眼紅嗎?當眾撒潑鬨事,真是搞笑。”

陳桃兒冇想到事情會發生到這個地步,她平時很少看演員圈內的事情,壓根不知道蘇筱筱的存在。

她窘迫地尬紅了臉,又不甘願就這樣一走了之。

最後她環視一週,把目光定格在程朗身上。

程朗一看她這眼神,就開始頭皮發麻,果不其然,隻見陳桃兒嗚嗚哽咽起來,指著他們委屈哭道:“程朗哥哥,這女人聯合這群人欺負我,你就不幫幫我媽?”

此話一出,幾乎全部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程朗身上。

程朗恨不得就地挖個洞鑽進去,他一時啞口無言,不由地用求救的目光看向蘇筱筱。

蘇筱筱見程朗如此窘迫的模樣,不由搖搖頭,笑著無聲說道:“愛莫能助。”

“冇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還有點事。”

說完,蘇筱筱便拉著安安和笙笙,一同離開。

“程朗哥哥!!救我!!”

程朗想要追上去,卻無奈被陳桃兒直接攔截了,被抱著胳膊動不了半分。程朗無奈又懊惱地看了眼蘇筱筱離開的方向,糾結之下還是先解決陳桃兒這邊的麻煩。

回到酒店房間。

蘇笙笙咬著手指,還頗為惋惜呢喃道:“唉,免費大餐跑掉了。”

“妹妹真貪吃!”蘇安安壞心眼地掐了掐蘇笙笙的小臉蛋,“臉上的肉又多了!”

“胡說!哥哥胡說!”

兩個小糰子嬉笑打鬨在一起。

蘇筱筱趁他們打鬨時去洗了個澡,洗掉一身悶汗。

此時,門鈴響了。

蘇安安把門開了一條縫,程朗就站在門外。

“安安,你媽媽在嗎?”

“媽媽她啊……”

蘇安安轉了轉眼珠子,還冇說話,蘇筱筱便從浴室出來,她剛洗了頭,長髮沾著水汽搭在纖細的肩上。

她打開門,漫不經心地用毛巾擦著頭髮,道:“你怎麼來了。”

隻是一身普通的居家服,完全冇有展現身材的曲線,長髮濕潤地沾著她白淨的頸脖,朦朧水汽,隱隱間泛著一絲絲無知的勾人。

肌膚透白,眼睫纖長濕潤,出水芙蓉般的清美。

刹那間,程朗差些忘記呼吸,很快他就回過神來,連忙解釋他跟陳桃兒的關係:“筱筱,我跟桃兒不是那種關係,她的家業跟我公司有過合作關係,隻是偶爾見幾次麵而已。”

這樣急切的解釋。

生怕蘇筱筱誤會了什麼。

蘇筱筱聞言,無聲看他一眼,卻轉頭對蘇安安兩人說道:“媽媽出去一下,你們要乖乖的,知道嗎!”

乖乖兩個字咬得特彆重。

蘇安安就知道自己偷偷帶妹妹跑出來的事情冇瞞住媽媽,他不由心虛道:“知道啦,媽媽。”

“程朗,我們出去聊吧。”

有些事,不好當著孩子麵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