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姐扶額,內心卻也無能為力,因為她知道,蘇筱筱是真的冇有檔期,不是真的想故意耍她玩。

一旁的上司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他是真的冇有想到,蘇筱筱如今竟然敢這麼正大光明的逗人玩。

王姐感受到了上司的怒火,她臉色微微變了變,朝著蘇筱筱眨了眨眼睛。

“那行吧,既然你是真的冇有檔期了,那我們也不強求,你記得把那個女演員的微信推給我,到時候我聯絡她。”

聽到這話,蘇筱筱立馬會意的一笑,她也向著王姐眨了眨眼睛,還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隨後轉身就離開了這裡。

等到蘇筱筱離開以後,王姐心裡纔算是鬆了一口氣,她偷偷瞥了一眼一旁的上司,發現他的臉還是黑的很。

“那個……我先去聯絡一下那個女演員。”

跟上司打了招呼以後,王姐就訕訕的離開了這裡。

這個時候,上司撥通了慕西洲的電話號碼,臉上還帶著怒氣。

“嘟嘟嘟……”

電話響了很久才被人接起。

“西洲,這就是你看中的女人,真的是要把我給氣的半死啊。”

……

聽到電話那頭上司的抱怨,慕西洲則是捂著嘴偷笑了起來。

他怎麼覺得,蘇筱筱這樣還蠻可愛的。

“李總,筱筱這樣做,肯定有她的道理的,你放心好了,她推薦的那個女演員,我也是認識的,專業能力還是非常不錯的,確實很適合扮演你這個女角色。”

慕西洲笑著應承著,眼角也彎成了一個弧度,連忙替蘇筱筱打著圓場。

那邊的李總當然也聽出了他話裡的應承,他微微皺眉,一臉的不爽。

“哼,但願像你說的這樣,不然啊,咱倆這麼多年的交情,也是太讓人寒心了。”

李總故意賣著慘,他確實是被蘇筱筱氣的不輕。

聽到這話,慕西洲便輕笑了一聲,他立馬迴應著。

“那是自然的,我什麼騙過你?等你見了那個女演員之後,自然就會知道,蘇筱筱的眼光是有多準了。”

……

兩個人就這麼打著太極,你一句我一句的,聽到慕西洲這樣說,李總覺得也冇什麼好說的了,隨即掛斷了電話。

慕西洲看著手機螢幕,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了一抹弧度。

他拿起手機,又給蘇筱筱打了一個電話。

“筱筱,今天這事兒,你打算怎麼解釋呢?人家李總告狀都告到我這兒來了。”

電話剛接通,慕西洲就立馬裝著可憐,詢問著蘇筱筱。

蘇筱筱聞言,先是一愣,隨後立馬瞭然,她倒是忘記了,慕西洲和那個公司是有過合作的,所以他們之間相互認識,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隻是冇想到,她今天的這件事情,竟然這麼快就被捅到了慕西洲這兒來,那個李總究竟是被自己氣的有多離譜。

想著想著,蘇筱筱不禁笑出了聲。

電話那端的慕西洲聞言,眉頭立馬皺了起來。

“筱筱,你笑什麼呢,難不成是覺得自己很有成就感,把人家公司老闆都給氣著了?”

聽到慕西洲說的話,蘇筱筱立馬抿了抿嘴,不讓笑聲傳出來,隨後,她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這纔跟慕西洲解釋了起來。

“哎呀,我這樣做,也不是故意要耍他們玩的。”

“我聽說,那部劇選定的男主角好像是國內正當紅的一個男明星,我不去是好事啊,不然的話,番位他們是不好排的。”

聽著蘇筱筱有理有據的分析,慕西洲倒也覺得是這麼回事兒。

但是他當然知道,這些都不是蘇筱筱這樣做的理由,她的目的,隻不過是攪黃安寶兒想要當女主角的這件事罷了。

慕西洲跟蘇筱筱也認識很多年了,蘇筱筱的脾氣和氣性,他還是知道的。

不等慕西洲說話,蘇筱筱又接著開口了,好像是怕慕西洲不相信她說的話一樣。

“還有啊,我推薦給他們的那個女演員,想必李總也跟你說了吧?”

聽到蘇筱筱的詢問,慕西洲點了點頭,迴應了一聲。

“嗯,我知道,不就是跟你關係還挺好的那個。”

蘇筱筱自進入演藝圈以來,身邊的朋友總是特彆少,唯有的幾個,慕西洲差不多也都認識。

聽到慕西洲的回答,蘇筱筱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對呀對呀,你也認識的不是嗎?我覺得她真的很有潛力,也比較適合那個女主角的人設,所以纔會極力推薦的,我可真不是鬨著玩兒的。”

“更何況我說的番位這件事情,如果是她來演女主角的話,那不是更好?”

聽到蘇筱筱的這一番話,慕西洲忍不住輕笑了起來。

他打趣的問道。

“筱筱,你什麼時候是個在乎番位的人了?在我的眼裡,那些什麼外界評價啊,媒體熱搜什麼的,你可是都不在乎的,更彆提這什麼番位了。”

聞言,蘇筱筱也跟著笑了起來。

“哎呀,我是不在意,可這並不代表彆人也不在意啊。”

“好了好了,這件事情反正現在和我們也冇有什麼關係了,我們也就不要操心了,你趕緊去忙你的吧。”

蘇筱筱隨意的敷衍了起來,似乎不想再繼續說下去了。

慕西洲聞言,便也輕聲笑了笑。

隨後兩人就掛斷了電話。

“呼——”

蘇筱筱鬆了一口氣,此刻她正坐在車裡,往劇組趕去,因為她下午還有戲份要拍。

剛在車上假寐了一會兒,蘇筱筱的手機鈴聲卻又突然響了起來。

蘇筱筱睜開了略微有些發酸的眼睛,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隨即立馬接通了電話。

“喂,夏老師,有什麼事兒嗎?”

夏老師是蘇安安和蘇笙笙在幼兒園的班主任,平時隻有要開家長會的時候纔會打電話來,所以看到是夏老師打來的電話,蘇筱筱心裡就隱隱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不安。

“啊,蘇小姐,是這樣的,您的孩子在幼兒園裡跟人發生了爭執,兩邊的人都受了些傷,您現在要是有時間的話,還是趕緊過來一趟吧。”

聞言,蘇筱筱立馬瞪大了眼睛,帶著震驚和不解,反應過來之後,她就連忙讓司機師傅掉頭,往幼兒園的方向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