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程朗的助理載著蘇安安還有蘇笙笙已經到家了。

因為從幼兒園到家裡的路程很短,僅僅隻需要十分鐘就可以到家。

“叔叔,謝謝你送我們回來,我們先走了哦。”

兩個萌寶跟助理道謝了以後,就從車裡麵下來了。

他們手牽著手,特彆有愛的朝著酒店的房間走去。

兩個人到家以後,就先從一個床頭櫃裡拿出了醫藥箱,然後互相幫對方處理著傷口。

“安安,我們今天是不是給媽媽添麻煩了呀?”

聽到蘇笙笙奶裡奶氣的問話,蘇安安的眉頭皺了皺。

他下手重了一些。

“叫哥哥!”

蘇笙笙瞬間“嘶溜”了一下,臉色都變得白了一些,她肉嘟嘟的小臉上浮現了一抹不開心。

“哼,哥哥真壞,一點都不溫柔!”

蘇笙笙撇了撇嘴巴,然後委屈巴巴的扭頭不去看蘇安安。

蘇安安也意識到自己剛剛下手太重了,眼裡也劃過了一絲心疼,就連語氣也軟了下來。

“對不起,是哥哥錯了。”

蘇安安動作輕柔的給蘇笙笙上好了藥,隨即還用自己的小嘴給呼了呼。

蘇笙笙見狀,立馬忘記了剛纔的不高興,咧開嘴笑了笑。

“哥哥,媽媽什麼時候回來呀?要不我們給媽媽打個電話催一催吧,我想媽媽了。”

見蘇笙笙苦著臉,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蘇安安便點了點頭,隨即爬上了床,拿起放在床頭的一部手機,給蘇筱筱打了個電話。

“嘟嘟嘟……”

蘇筱筱一看到來電顯示,立馬就接通了電話,心裡頭還泛著著急。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聽到電話那頭媽媽傳來的擔心的聲音,蘇笙笙立馬蹦躂著自己的小短腿,湊到了手機旁邊,奶裡奶氣的說道。

“媽媽,冇有事情喔,我和哥哥已經把傷口都處理好啦,嘻嘻,媽媽你什麼時候回來呀,笙笙好想你。”

“對呀,媽媽,今天早點回家吧。”

聽著兩個寶貝你一言我一語的,蘇筱筱便笑了笑,連連點頭答應。

“好好好,媽媽現在馬上就回來,你們兩個乖乖的哦。”

掛斷電話後,蘇筱筱便立馬打車回去了。

隻不過在不遠處的一輛車上,林婉茵卻盯著她的背影不放。

剛纔在幼兒園門口,蘇筱筱送蘇安安還有蘇笙笙的場景全部都落入了林婉茵的眼裡。

她眼神深邃,扭頭疑惑的問著旁邊的助理。

“剛纔那兩個孩子,確定是蘇筱筱的?”

聽到林婉茵的問話,助理連忙點頭確認。

“是的,不會有錯。”

得到助理的確認回答以後,林婉茵的臉色森冷,目光深邃,她低頭看著自己手裡拿著的一張照片,上麵的人正是蘇筱筱的兩個孩子,蘇安安和蘇笙笙!

林婉茵仔細地端詳著兩個孩子,她越看越覺得蘇安安和蘇笙笙兩個的確是跟厲霆深小時候長得有些像。

尤其是蘇安安,那一張小臉簡直就像是縮小版的厲霆深一樣,除了有些稚嫩以外,就連渾身的氣質都與厲霆深有些相似。

林婉茵的眼睛裡麵出現了一絲疑惑,那個人,為什麼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她呢?

回想起蘇筱筱前段時間跟自己說的話,林婉茵的眉頭越皺越深。

起初她隻是以為蘇筱筱是在胡說八道,故意想跟他們厲家扯上關係,好進他們厲家的門。

可如今看來,這件事情好像遠比她想象中的要複雜許多。

這兩個孩子,看起來真的像是厲霆深親生的……

助理看著林婉茵緊皺著眉頭,於是便小心翼翼的開了口。

“夫人,現在該怎麼辦?”

聞言,林婉茵終於抬起了頭,她的目光呆滯,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

看著遠處的蘇筱筱已經坐上了車,林婉茵心下一橫,便讓助理開著車跟了上去。

接到命令以後,助理便啟動了車子,悄悄跟在了蘇筱筱的車子後麵。

車子疾馳在路上,蘇筱筱抬頭,想看看現在到哪裡了,結果視線剛接觸到後視鏡,就看到了一輛非常養眼的豪車。

蘇筱筱忍不住便多看了幾眼,隻不過,慢慢的,蘇筱筱突然發現,這輛車子居然一直穩穩的跟在自己車的後麵。

觀察了幾分鐘後,蘇筱筱最終才確認,她又被人跟蹤了!

蘇筱筱有些無奈,她覺得她最近也冇有得罪什麼人啊?

就在她疑惑的時候,突然又看到了這輛車子的車牌號,6個6,這下,蘇筱筱心裡邊立馬瞭然了。

這不是林婉茵的那個車子嗎?

蘇筱筱有些疑惑,她不知道林婉茵為什麼要跟著自己,她眼珠子轉了轉,隨後便不再關心這件事,她愛跟就讓她跟吧。

很快,車子就來到了酒店的門口,蘇筱筱剛一下車,兩個萌寶便立馬蹦躂著自己的小短腿朝著蘇筱筱跑了過來,迎接她回家。

“媽媽——”

兩個寶貝異口同聲的喊著,臉上都是抑製不住的興奮。

看到兩個小鬼朝著自己飛奔了過來,蘇筱筱臉上立馬綻放了燦爛的笑容,她蹲下身子,張開了自己的雙臂。

“哎呦,你們兩個怎麼跑下來了?一點都不聽話。”

蘇筱筱嘴裡數落著他們,可是臉上的表情卻依舊那麼得燦爛。

她低頭,在蘇安安和蘇笙笙的小臉蛋上一人親了一口。

隨即,蘇筱筱站起了身,她回頭看著林婉茵車的方向,臉上露出了一抹弧度。

忽然,她靈機一動,想要刺激一下林婉茵。

蘇筱筱拉住了兩個孩子的手,笑著跟他們說道。

“安安,笙笙,你們看到前麵的那輛車了嗎?車裡麵坐著的,是你們的親奶奶,快向她打個招呼。”

聞言,蘇安安和蘇笙笙的臉上都寫滿了疑惑,不過他們冇有任何的遲疑,聽話的朝著林婉茵揮了揮手。

林婉茵看到這一幕,氣的臉色都漲得通紅。

蘇筱筱這個賤女人,竟然早就發現自己在跟蹤著她了。

現在又讓她的兩個孩子跟自己打招呼,這不就明擺著是在她麵前示威嗎?

林婉茵看著蘇筱筱,眼睛裡麵迸發出了一抹怒火,她想要下去跟蘇筱筱理論,但又不敢真的下車。

畢竟她的身份特殊,若是被好事的人給拍到了,豈不是得不償失。

冇辦法,林婉茵隻能在心裡憋著氣,讓助理開著車掉頭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