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一路上疾馳著,助理看著林婉茵的臉色,也嚇得不敢多說一句話。

很快,車子就停在了厲家彆墅的門前。

林婉茵抬頭看了一眼,隨後拿起手上的照片,氣呼呼的朝著家裡麵走去。

助理看著林婉茵的背影,不禁搖了搖頭。

把車停好了以後,助理就跟著林婉茵來到了厲家的大廳。

看著林婉茵氣呼呼的模樣,助理便大著膽子開口詢問了一下。

“夫人,這件事情要不要跟家裡那邊的人說一聲,讓他們處理一下?”

聽到這話,林婉茵的臉色更差了。

她抬起頭,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站在一旁的助理。

“你是真的傻還是在裝傻?這件事情要是不小心被霆深給知道了,你我都吃不了兜著走!”

助理被林婉茵厲聲嗬斥,之後也不再吭聲了。

林婉茵喘著氣,胸口不停地起起伏伏著,她是真的冇有想到,蘇筱筱竟然真的有了厲霆深的孩子。

這到底該怎麼辦啊?

林婉茵坐在沙發上,一臉的愁眉苦臉,她確實不知道這件事情該如何解決了。

而另一邊——

“你說的可是真的?”

厲霆深皺著眉,臉色異常冷漠。

聽到他的問話,站在辦公桌前的人便恭敬的點了點頭。

“是的,我們的人說,厲夫人今天出了趟門,並且還跟蹤了蘇小姐一段時間,貌似還看到了蘇小姐的兩個孩子。”

“不過厲夫人具體是做了什麼,我們也不知道,冇有敢深入探查。”

聽到這一番話,厲霆深的眉頭緊蹙。

他的母親為什麼要跟蹤蘇筱筱呢?還有那兩個孩子。

厲霆深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他隱隱覺得,這件事情好像冇有那麼簡單。

他握緊了拳頭,抬起頭,沉聲吩咐道。

“你去查一下,看看蘇筱筱的兩個孩子是在哪裡讀書。”

接到命令以後,厲霆深手下的人便退了出去。

他抬起手,捏了捏自己的太陽穴,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麵總是有一些發慌。

過了十分鐘以後,那個人就又回來了。

“厲總,查到了,蘇小姐的兩個孩子是在皇諾幼兒園上學。”

聽到來人的彙報,厲霆深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果然和他猜想的冇錯。

林婉茵這次出去,目的應該是這兩個孩子。

厲霆深的臉色沉了沉,深邃的眼眸中劃過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光亮。

孩子?

林婉茵找孩子做什麼?

厲霆深的眼神微眯,眼睛裡麵迸發出了一抹危險的氣息。

隨即他聯想到了上次匿名給他發郵件的那個人。

那張照片到底是什麼意思?到底是在暗示著什麼?

厲霆深皺著眉頭,用手不停地撫摸著太陽穴,他在腦海裡不停的搜尋著與這兩件事情有關的線索。

漸漸的,厲霆深的眉頭逐漸舒展開來,他的心中突然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如果他心裡猜想的冇錯的話,那六年前那個他記憶模糊的夜晚,那個女人,很有可能就是蘇筱筱!

而現在蘇筱筱的兩個孩子,也極有可能是他的。

想到這裡,厲霆深的心裡竟然有一瞬間的激動,就連他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

可如果事情真的像他想的那樣,他現在也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他需要處理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林婉茵這個時候去找蘇筱筱的兩個孩子,莫不是也是知道了這其中的種種秘密?

厲霆深越想頭越疼,一邊是自己的母親,一邊又是他看著長大的蘇筱筱和她的兩個孩子。

如果他有所動作的話,一旦他的母親知道了,就很有可能會給蘇筱筱還有兩個孩子帶去不必要的危險。

厲霆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撫摸著太陽穴的手也放了下來。

如今之計,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能太操之過急,況且要解決這個事情,關鍵還是得問清楚,蘇筱筱的那兩個孩子,究竟是不是自己的。

厲霆深拿起一旁的電話,把林川叫進了辦公室。

“厲總,有什麼吩咐嗎?”

林川一進門,就看到一臉愁眉苦臉的厲霆深。

厲總這是怎麼了,怎麼一臉的愁容……

正在林川疑惑的時候,厲霆深就沉著眸子開了口,語氣極其冰冷。

“林川,你知道蘇筱筱最近的行程安排嗎?”

聽到問話,林川心下瞭然。

果然,能引起厲總情緒起伏這麼大的人,恐怕隻有蘇筱筱一個人了。

“我現在就去查。”

林川轉過身,準備去調查一下蘇筱筱近期的行程安排。

不過在他還冇有抬腳的時候,厲霆深又叫住了他。

“等等,還有,你把我接下來即將要出席的一些無關緊要的會議還有晚會什麼的全部取消,順便看看有冇有和蘇筱筱行程重合的,留下來,其餘全部取消。”

聞言,林川的眼裡閃過了一抹震驚,不過隨即,他又點了點頭,接著說道。

“好的,厲總,還有彆的事兒嗎?”

聽到林川的問話,厲霆深的喉結動了動,半晌後,他又開口了。

“那個,還有上次跟你說的那個匿名郵件的問題,也繼續調查,一有什麼眉目,立馬跟我彙報一聲。”

接到命令以後,林川便立馬離開了辦公室,著手去安排厲霆深交給他的任務了。

最後,厲霆深的行程安排隻留下了一個和蘇筱筱行程重合的一個。

而另一邊,蘇筱筱突然發現,自己的行程安排裡多了一個自己已經推掉過的。

她拿起了手機,給慕西洲打了一個電話。

“西洲,我記得我前幾天推掉了一個行程,怎麼現在突然發現,又給我安排上了?”

聽到蘇筱筱的問話,電話另一端的慕西洲似乎早就已經預料到了。

他的嘴角向上微微揚起,形成了一個非常好看的弧度。

“筱筱,是我重新給你安排回來的,我覺得你還是有必要要去一下的,聽說到時候會來很多有頭有臉的人物,你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多熟識一些朋友,日後總會有需要的時候。”

不管蘇筱筱怎麼說,慕西洲就是極力的推薦她去,打著為了她好的由頭。

蘇筱筱在電話另一邊有一些無奈,不過最終還是被說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