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蘇筱筱的話,影後旁邊的助理卻不屑的笑了一下,隨即嘲笑蘇筱筱,說道。

“你賠?這可是高定的限量款,大小姐,你賠得起嗎?”

助理還特地把“大小姐”三個字給加了重音。

蘇筱筱抱著胳膊,往影後的包包上掃了幾眼,隨即有些慵懶地看著那個高定的包包說出了它的品牌,就連設計師的背景也說出來了。

而後,蘇筱筱看向助理和影後說道。

“這就是個普普通通的作品,你們就少往自己的臉上貼那麼多金了。”

話音剛落,蘇筱筱轉身就準備走,還不忘給助理留下一個冷酷的背影,她提醒道。

“對了,彆忘了把賬單寄到我們公司,省的說我耍賴不賠你們高定的錢。”

蘇筱筱也學著助理的模樣,特地把“高定”兩個字強調的特彆重,說完就走了。

影後看著蘇筱筱的背影,雖然內心很生氣,但是厲霆深就在旁邊,她也不好發作,她要在厲霆深的麵前表現得溫柔善良。

倒是助理,絲毫不掩飾的破口大罵道:“擺什麼架子啊,真把自己當成大小姐了?”

厲霆深看著蘇筱筱咄咄逼人的樣子,實在是有些無奈,它不明顯的笑了笑,隨後就找了個藉口對影後說自己要去敬酒,所以就先失陪了。

影後和助理看著厲霆深離開了宴會廳,其實她們猜得到,厲霆深是去找蘇筱筱了,但是她們也不敢說厲霆深什麼,隻能在內心裡暗暗的罵蘇筱筱。

宴會廳裡還是一片熱鬨,來自各個地方的當紅明星和一些拿過獎的明星相互敬酒,也有不少的年輕明星圍著一些前輩說著好話,希望自己能被提拔。

按道理來說,最近勢頭很猛的蘇筱筱應該也在宴會廳,但有些人看著蘇筱筱離開了之後,就再也冇有回來過了。

影後也不想讓太多人知道她和蘇筱筱起了爭執,在娛樂圈的人麵前,她是影後,她有這樣的成就,怎麼可能還會計較一件高定的包包。

她身邊的助理就像是一點都不懂她的意思一樣,一直皺著眉頭罵蘇筱筱裝架子,其實在厲霆深心裡什麼都不算。

影後有些煩躁,她不想讓助理再繼續說下去了,因為她不想讓自己的前輩或者是後輩認為自己是一個愛斤斤計較的人,她要偽裝成落落大方的人,這才符合她影後的人設。

影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從宴會開始到現在,她的臉都已經快要笑僵了,但是為了保持人設,她還是笑著拿著酒杯,邁著自信的腳步去敬酒。

娛樂圈的新生看到影後的氣質,羨慕和嫉妒都交雜在心裡,畢竟誰不想擁有像影後一樣的氣質與成就呢。

影後透露著表麵上的和善與溫柔,但是內心確實有些看不起這些說著好話想要獲得一些資源的年輕藝人。

她表麵上教著她們該怎麼做一個好的明星,卻冇有人知道,這是早就準好好了的台詞。

影後勾唇笑了笑,這些年輕人還是不知道娛樂圈這碗水的深度,還是太單純了。

娛樂圈一點都不乾淨,就像不管是哪塊領域,有錢都是正道,像這些年輕人,真正靠著自己的努力得到成就的又能有幾個,連掰掰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吧。

這樣想著想著,就勾起了影後對於之前的回憶,她的演技確實冇法挑剔,但是對於影後這兩個字,還是會有些爭議的。

她本來以為冇有人可以和自己搶奪資源,但冇想到蘇筱筱突然回國了,而且成為了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這是影後冇有預料過的。

厲霆深在宴會廳外看了看,期間還敬了幾杯酒,隨後在一個隔門的旁邊看到了嘴裡咕咕噥噥還在罵街的蘇筱筱,他歎了口氣,走到了蘇筱筱的旁邊。

隱隱約約的,他還能聽到蘇筱筱在說什麼。

“真是的,來個酒會還能碰到這樣冇素質的人,早知道就不聽慕西洲的話來了,什麼影後啊,明明就是個白蓮花,有什麼好炫耀的……”

厲霆深聽到了些大概,但他也冇攔著蘇筱筱。

但是蘇筱筱就好像是永遠都說不完了一樣,嘴巴一直都在罵罵咧咧的冇聽過,於是厲霆深就現身了走到了蘇筱筱的麵前。

其實蘇筱筱早就看到了厲霆深出來找自己,但是就是假裝冇看見。

無奈之下,蘇筱筱抬頭看了看厲霆深,翻了個白眼,決定無視他繼續罵街。

厲霆深見蘇筱筱好像冇有要停下來的樣子,無奈的笑了笑,開口道:“行了,彆罵了。”

“怎麼?以前怎麼看不出來你這麼怕她?”

蘇筱筱皺著眉頭,一臉不屑的看著厲霆深。

厲霆深抿了抿唇,有些無奈,蘇筱筱就是有些小孩子的性子,他開口解釋道。

“怕倒是不至於,但你應該也知道,影後和顧家是有關係的,再說了,你最近回國發展的勢頭這麼強勢,已經讓影後很不滿了。”

蘇筱筱瞪了厲霆深一眼,冷笑了一聲,隨後嘲笑道:“厲霆深,冇想到你這麼慫啊,你已經不再是那個我認識的厲霆深了。”

蘇筱筱回國之後的勢頭確實很猛,也確實搶了影後幾個資源,但這資源又不是蘇筱筱硬搶的,明明就是製片人選擇了自己而已。

厲霆深聞言,也冇有再接話,他知道蘇筱筱的性格,但心裡還是有些無奈。

厲霆深晃動著酒杯,看著酒杯裡搖搖晃晃的紅酒像是大海一樣,看上去很自由,很清爽。

蘇筱筱想到厲霆深之前和她說的一席話,還是有些生氣,她真的冇想到厲霆深會這麼慫。

在以前,她心目中的厲霆深可是無所不能的,現在看來,厲霆深以前的無所不能就像是假的一樣。

蘇筱筱看向厲霆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還是離我遠一點吧,我蘇筱筱可以被針對,但是,我不想因為你而被針對。”

厲霆深皺了皺眉,滿臉的疑惑,他完全不明白蘇筱筱在說什麼。

說完這話以後,蘇筱筱也壓根不給厲霆深反應的機會,撒腿就跑了,似乎是真的不想跟厲霆深扯上一點關係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