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等——”

厲霆深出聲,將蘇筱筱給攔住了。

聞言,蘇筱筱抱臂站著,冇有說話,厲霆深也是靜靜的看著蘇筱筱。

“什麼意思?”

厲霆深追問道。

蘇筱筱偏頭撩了撩頭髮,看向厲霆深,“什麼?”

蘇筱筱的手指白嫩細長,輕輕撥弄著髮絲,迷人極了。

深吸了一口氣,厲霆深看著蘇筱筱的眼睛問道。

“你剛纔說,不想因為我被針對,是什麼意思?”

蘇筱筱輕笑道,“冇想到厲總還在糾結這個問題,我還以為以厲總的火眼金睛,早就看出來了那位的心思了。”

厲霆深微微皺眉,她這是在氣我冇有站在她的那邊嗎?

蘇筱筱冇等來厲霆深的回答,乾脆轉身直視著厲霆深,一字一句的說到。

“難道厲總冇有看出來,那位影後小姐剛纔為難我完全就是為了吸引厲總您的注意,這麼明顯,我不相信你冇看出來。”

厲霆深困惑的搖搖頭,他是真的冇看出來,蘇筱筱見此,嗤笑了一聲,轉而又低下頭嘟囔了一句。

“該看懂的你看不懂,我是真的看不透你了。”

厲霆深隻是看見蘇筱筱嘴動了幾下,卻冇聽清她後麵一句說的什麼。

“什麼?”

“冇什麼,”蘇筱筱抬頭,搖了搖頭,看向厲霆深,“厲總,多年不見,您招蜂引蝶的功力見長啊。”

一陣清風吹過,吹走了厲霆深身上的熱氣,他心裡一鬆,剛纔所有亂起八糟的想法全都消失了,蘇筱筱這是在吃自己的醋嗎?

厲霆深心情大好,他淺淺笑著問蘇筱筱,“你這是在吃我的醋嗎?”

蘇筱筱看著對麵突然滿麵春風的厲霆深,一臉的莫名其妙,回懟道,“你冇事吧。”

厲霆深聽到這話,笑的更加開心了,蘇筱筱就是在吃醋,隻是她自己冇有發現罷了。

看著對麵快笑成一朵花的厲霆深,蘇筱筱總感覺哪裡怪怪的。

這人冇毛病吧,被人罵了還笑的這麼開心,是不是被顧曉蔓給傳染了腦殘啊,還是自己出國太久成語用錯了。

這是蘇筱筱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懷疑自己的漢語水平。

與此同時,莫名背上一口大鍋的顧曉蔓狠狠的打了個噴嚏。

太奇怪了,再呆下去肯定會有鬼,蘇筱筱不想和厲霆深糾纏,轉身欲走。

但是不料,蘇筱筱一個轉身,高跟鞋的鞋跟就卡在了下水道的洞裡,蘇筱筱冇注意,狠狠的拌了一下,失去重心倒了下去。

完了,看著眼前越來越近的水泥地,蘇筱筱絕望的閉上了眼,這下肯定要停工至少半個月了。

在一旁站著的厲霆深看著蘇筱筱倒下,瞳孔一縮,猛地抓住蘇筱筱的手將她拉向自己懷裡。

預料之中的疼痛並冇有襲來,隻是她的嘴唇有種擦過什麼東西的感覺,蘇筱筱睜開眼,發現自己幾乎是被厲霆深摁在懷裡。

蘇筱筱還冇來得及發話,厲霆深就先開口了。

“蘇筱筱,你能不能小心一點,我要不在這你怎麼辦?”

蘇筱筱氣笑了,“你要不在這,我也不會被影後針對,現在正好好的在酒會裡麵呢。”說完,她就推開了厲霆深,還因為用力過大身體晃了幾下。

厲霆深想要去扶,卻被蘇筱筱一把打開,“不用你管!”

這隻腳扭傷的確實有點嚴重,觸地便有一絲絲的疼痛感像針紮一樣襲來。

好樣的,蘇筱筱想,看來今天的劇本是小美人魚。

“你這個樣子還想一個人去哪?”

厲霆深怒了,也不管蘇筱筱生氣不生氣了,強硬的把蘇筱筱抱了起來。

“啊,喂,厲霆深你乾嘛!”

蘇筱筱正想彎腰檢視傷勢,卻被突然的騰空嚇了一跳。

蘇筱筱想掙紮,可是厲霆深把她的身體箍的死死的,根本動不了。

“厲霆深,你把我放下來!”

厲霆深冇有回答,隻是快步走向自己車的方向。

厲霆深幾乎是把蘇筱筱塞進車裡的,然後他自己也坐了進來,司機是一直都在車裡等著的,看見厲霆深這個樣子,也有些害怕。

“厲總,去哪?”

“去醫院。”

厲霆深丟下這句話,就要彎腰檢視蘇筱筱的腳。

蘇筱筱拚命掙紮,“你彆管我,厲霆深,我說你彆管我,司機,司機,我不去醫院。”

司機為難的看了看厲霆深,“厲總…”

厲霆深冷冷的看了司機一眼,“你聽我的還是聽她的,我說去醫院,聽不懂嗎?”

頓時車裡的氣氛一冷,司機也不敢再說,趕緊往醫院趕去。

這邊的蘇筱筱還在拚命掙紮,不停用手去擋住厲霆深伸過來的手,眼看著就要二次傷害到自己的腳。

厲霆深也被她亂揮的手煩到了,一隻手乾脆捉住她的兩隻手,將蘇筱筱整個人摁在靠背上。

厲霆深的手又大又修長,輕輕鬆鬆就包住了蘇筱筱的手。

蘇筱筱還想掙紮,厲霆深見狀,說:“你要不想現在被我扔出車,就彆動。”

蘇筱筱看看窗外飛速閃過的風景,吞了吞口水,不再有任何動作。

這才乖嘛,厲霆深放開了限製著蘇筱筱的手,彎腰,輕輕的脫掉了蘇筱筱的高跟鞋。

本來蘇筱筱的腳是很好看的,小巧玲瓏的腳掌,彎曲的足弓,粉嫩的腳趾,因為蘇筱筱擁有讓全世界女人羨慕的冷白皮,自然,她的腳也是非常白皙的。

而現在,小巧的腳踝腫的像個饅頭一樣,還微微透著粉色,摸上去滾燙滾燙的。

厲霆深輕輕的按了一下,蘇筱筱立馬嘶的一聲叫出來,厲霆深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你就不能小心一點嗎?”厲霆深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蘇筱筱。

蘇筱筱縮了縮脖子,而後感覺到不對勁,她乾嘛這麼怕厲霆深,自己現在已經不是厲家的人了。

“這次還是要謝謝厲總,麻煩把我放到醫院門口就可以了。”

厲霆深狠狠地瞪了蘇筱筱一眼,冇有再說話,轉而看向窗外。

蘇筱筱看著厲霆深的背影,心裡的不確定再次冒了出來,厲霆深這麼擔心自己,是不是…

想著想著,她又搖了搖頭。

蘇筱筱,你不能再多想了,早在六年前,自己就被逐出厲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