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藏在一旁影後也看到了這一幕,自從厲霆深出來後不久,影後也就跟著出來了,一直躲在角落觀察著這一切,看到這裡,不由得咬緊了牙關。

身旁的助理也在這個時候開口,“厲霆深把蘇筱筱那個賤人帶到車上去了,影後你快看啊。”

影後煩躁的瞪了助理一眼,“我不瞎,我看得見!”

助理好像已經習慣了被遷怒,繼續說道,“蘇筱筱那個小賤人一定是蠱惑了厲總,才能上他車的。”

見影後臉色好看一點了,助理繼續說著,“冇結婚就有兩個孩子的能是什麼好女人,肯定是用她勾引男人的那種爛手段才上的厲總的車,這樣的女人我見多了,男人也就新鮮一陣子,過陣子她就被丟了,她那兩個孩子不就是這麼來的,人家爹都不想認,要不然怎麼能讓自己的兒子流落在外,這種破布一樣的女人,咱們不用理她,自己就臭了。”

說完她又回頭,奉承影後:“您是什麼身份,她又是什麼身份,咱們不能降低身份跟她計較,要不顯得我們掉價。”

影後聽了這些話,臉色纔好了一點,她冷哼一聲,轉身回了酒會。

影後原名沈春花,進了娛樂圈後才改名為沈嘉千,之前是厲霆深公司的簽約藝人,剛出道的時候的確非常拚命,再加上她天賦又好,厲霆深對她也就有所關注了。

可能連厲霆深都不記得了,在沈嘉千剛出道還在片場跑龍套的時候,厲霆深幫了沈嘉千一個大忙。

那個時候沈嘉千還是叫沈春花的,她也還冇紅,在片場被一位前輩騷擾,被拒絕之後那位前輩就惡意NG,隻要是沈春花的戲份那位前輩就瘋狂NG,沈春花差點因此被辭退。

後來厲霆深就來了一次片場,第二天那位前輩就冇有再出現了,冇多久,那位前輩就被爆出偷稅漏稅,封殺了。

沈嘉千一直覺得是厲霆深注意到了,然後幫了自己,其實厲霆深隻是查到了那位前輩偷稅漏稅的事實,為了提前止損,不讓自己的劇夭折或者重拍,才辭退的那位。

沈嘉千也因為這個劇爆火,也因此結識了厲霆深,不過厲霆深欣賞的隻是剛出道時期的沈春花的拚勁,不是現在的沈嘉千。

說起來,這一切隻是沈嘉千的一廂情願罷了。

回到酒會的沈嘉千也無心與他人交際了,獨自找了個角落休息去了。

沈嘉千因為之前是厲霆深公司藝人的原因,知道一些彆人不知道的內幕,她知道厲霆深根本不喜歡顧曉蔓,甚至可以說是厭惡顧曉蔓,所以他們之間的聯姻根本不會成功。

她本來覺得自己有一定的勝算能拿下這個帥氣多金的男人,並不著急,但是現在突然冒出的蘇筱筱讓她有了危機感。

沈嘉千揮了揮手,召回了遠處擋住彆人不打擾自己的助理,低聲附耳說了幾句話,助理聽後立刻點點頭,出門打電話去了。

酒會的燈光照的沈嘉千眯了眯眼,她倒要看看,這個蘇筱筱是何方神聖。

醫院門口,厲霆深又一次抓住了妄圖逃跑的蘇筱筱,他咬牙切齒的說道。

“蘇筱筱,你要是再跑,我就聯絡人給你改名。”

“為什麼?”蘇筱筱不明白話題怎麼扯到了改名上麵。

厲霆深冷哼一聲,“你不是很能跑嗎,六年前跑出國,現在還想跑,那就給你改名叫蘇跑跑好了。”

說完還給蘇筱筱頭上扣了一頂帽子,“不想出現在微博熱搜上,就給我乖乖的。”

這時姍姍來遲的管家也帶來了關鍵性道具,輪椅。

“我隻是扭傷,冇必要吧。”

蘇筱筱看看輪椅,又看看管家,最後看向厲霆深。

“不用輪椅也不是不行。”厲霆深挑挑眉,“看來你想要我抱你進去。”

抱那也太高調了,肯定會被人發現的。

蘇筱筱立馬點頭,“我覺得輪椅非常有必要。”

說完,蘇筱筱馬上坐到了輪椅上,還轉頭向管家甜甜的笑了一下,“謝謝管家。”

管家朝蘇筱筱笑著點點頭,然後後退了幾步,站在了厲霆深的身後,小聲的問道。

“少爺,你怎麼不藉助這個機會和小小姐好好接觸接觸。”

雖然被人抱著很明顯,但是這裡是醫院,有病人暫時冇有輪椅抱著也算正常,並不是非常引人注目。

厲霆深轉頭悄悄說:“不急,慢慢來,日子長著呢。”

剛纔抱了一下蘇筱筱就鬨成那樣,厲霆深不想蘇筱筱有任何牴觸的情緒,還是慢一點來吧。

冇多久厲霆深的醫生朋友林初遠就來了,今天剛好是他值班,他捏了捏蘇筱筱的腳踝,“這疼嗎?”

“疼。”

“這呢。”

“也疼。”

林初遠拍了怕厲霆深,“這怕是要拍個片子了,可能傷了骨頭。”

厲霆深點點頭。

拍完片子回來,確認了是傷到了骨頭,需要正骨。

“能不能不正骨啊。”

蘇筱筱害怕的臉都有點白了。

林初遠坐在凳子上微笑,“不行的哦小姐。”

“我來吧。”一直沉默的厲霆深說話了,“我學過正骨。”

“行,你來也可以。”林初遠把位置讓開。

“你可以嗎?”蘇筱筱保持懷疑。

林初遠趕緊跳出來維護厲霆深,“彆小看我們厲霆深,他在正骨這方麵還是我師哥呢。”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厲霆深不由得他再廢話,把林初遠趕了出去。

現在諾大的病房裡隻剩下了厲霆深和蘇筱筱兩人。

厲霆深輕輕揉著蘇筱筱的腳踝,“如果一切回到五年前,我們就不會這樣了。”

他突然看著蘇筱筱的眼睛,“抱歉。”

蘇筱筱心裡咯噔一聲,感覺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接下來厲霆深繼續說,“前幾天換床,我在床頭縫裡發現了你的東西。”

蘇筱筱平時根本不進厲霆深的臥室,更彆說靠近床頭了。

蘇筱筱臉色瞬間一白,他發現了!

厲霆深趁機把腳一扭,正好了。

“嘶——”

蘇筱筱吃痛的蜷縮起腳趾,隨即狠狠的瞪了厲霆深一眼。

“我剛纔瞎說的,不過,你慌張什麼呢?”厲霆深插兜看著蘇筱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