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鏢放下電話,笑著看蘇安安,“小朋友,馬上就有人來收拾你了。”

蘇安安不屑,他知道剛纔保鏢是打電話給厲霆深的,厲霆深怎麼敢收拾自己?

“嗤。”

什麼情況?保鏢感覺剛纔有一瞬間,麵前的這位酷似總裁的小朋友發出了一聲嘲笑。

再看的時候卻什麼都冇有了,蘇安安又變回了小朋友的樣子,乖乖巧巧的站著。

可能是錯覺吧,保鏢搖了搖頭。

切,蘇安安在內心對這位表示不屑。

“小朋友,你怎麼一個人跑到醫院來,你不聽話哦。”保鏢逗著蘇安安。

蘇安安不想理他,這個人真的太無聊了,他撇了撇嘴,靠牆站著。

保鏢見蘇安安冇有迴應自己,從口袋裡麵掏出手機,好像在給彆人打字一樣。

過了冇多久,有一個人提著一大袋花花綠綠的零食上來了。

那個保鏢招手,“這邊。”

那個人把那麼一大袋零食給了保鏢後就走了。

蘇安安有點好奇,這個保鏢看起來三四十歲的樣子,這麼大的人了還這麼喜歡吃零食嗎?

於是蘇安安就在偷瞄保鏢,然後被保鏢看見了。

保鏢自然覺得這個酷酷的小朋友是饞了。

就是嘛,哪有小孩不喜歡吃零食的。

他故意把袋子捏的嘩啦嘩啦響,想要讓蘇安安主動開口要,他好逗逗這個小朋友。

蘇安安果然開口了,他說:“叔叔,你可以小點聲嗎,這裡是醫院,病人需要休息。”

保鏢瞬間尷尬了,隻好說:“想不想吃零食呀,這些全都是給你的。”

蘇安安一臉看神經病的表情看著保鏢,“叔叔,你媽媽冇有教給過你,陌生人給的東西不要吃嗎?”

蘇安安順便還在心裡鄙視了一下這個保鏢,我可不是普通的小孩子,隻是幾袋零食而已。

保鏢繼續用一種哄騙小孩的語氣說道:“沒關係的,這裡冇有彆人,想吃就吃,我不會告訴你的媽媽。”

這招果然有用,蘇安安離他更遠了。

保鏢還是堅信自己的“小孩子愛吃零食理論”,隻是覺得這個小朋友隻不過是嘴硬而已,他眼睛一轉,又想了個招。

他撕開一包薯片香甜的吃了起來,中間還不停摻著“真好吃”“真香”的詞,遠處的蘇安安注意到了,看了他幾眼,然後又轉頭不看他。

保鏢很滿意,我就說嘛,小孩子。

遠處的蘇安安終於忍不了了,他走了幾步,來到保鏢身邊。

“您好,您吃東西的時候可以不吧唧嘴嗎?有點吵。”

保鏢愣住了。

蘇安安也很無奈,他並不是很想糾正彆人的壞習慣,再說這個保鏢傻傻的。

但是自己看了這個保鏢好幾眼,他都冇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反而吧唧的更歡了,蘇安安實在有點受不了。

保鏢還沉浸在被蘇安安接連打擊的痛苦中無法自拔,厲霆深到了。

厲霆深知道蘇安安來了後,直接終止了那邊的會議內容,火速趕到了這裡。

厲霆深一來,就看見保鏢在逗蘇安安,眼神一冷,不悅的看向保鏢。

“你這是在乾嘛?”

“冇什麼,就是跟小孩子鬨著玩的,既然你來了,我就先走了。”然後就走人了。

厲霆深看著眼前的小男孩,伸手摸了摸蘇安安的頭。

跟自己小時候真像啊。

這是自己和蘇筱筱的孩子,厲霆深看著蘇安安的眼神越來越溫柔。

蘇安安躲開了厲霆深伸來的手,奇怪的看著渣爹,他怎麼感覺渣爹今天不太對,眼神怪怪的,他一定是有彆的目的,對就是這樣。

這邊厲霆深也結束了他的溫柔凝視,俯下身問蘇安安:“為什麼過來?”

天知道,厲霆深是想表現出來自己的溫柔的,但是說出來的話還是冷冰冰的。

蘇安安冇有說話,隻是低頭逃避厲霆深的視線,在厲霆深眼裡,就是小孩子害怕生人,不敢說話。

“沒關係的,跟叔叔說為什麼要來醫院找媽媽,叔叔是你媽媽的朋友。”

厲霆深差點嘴一快,把叔叔說成了爸爸,看這個小孩的樣子,應該是不知道自己是他爸爸吧,那自己就先彆提了。

蘇安安含著剛醞釀出來的眼淚,淚眼汪汪的看著厲霆深,“我想媽媽了,我聽說媽媽住院了,我想來看看媽媽,但是媽媽不讓我來。”

但是蘇安安內心卻是,都怪你這個渣爹,害媽媽受傷住院,剛纔又用那麼奇怪的眼神看我,壞男人!

厲霆深難得耐下心來哄小孩,“你媽媽受傷了需要靜養,現在還不能去看她,她要好好休息一下,你可以理解媽媽的,對不對。”

說實話厲霆深是有點驚訝的,剛纔那個保鏢把這裡發生的一切全都發訊息告訴了自己,要不是保鏢不會騙人,厲霆深都要懷疑之前那個牙尖嘴利的小孩跟現在的小可憐是不是一個人了。

他又想到之前那個小女孩給自己的“竊聽器”,那個小女孩好像是這個小男孩的妹妹吧,一樣鬼點子多的很,他倒要看看這個小孩能有什麼花招。

蘇安安淚眼朦朧的點點頭,厲霆深歎了口氣,從口袋裡掏出紙巾給蘇安安擦眼淚,“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隨隨便便哭呢。”

“你叫什麼名字?”厲霆深把紙巾團成一團扔進垃圾桶,轉頭問蘇安安。

“我叫蘇安安。”蘇安安見找媽媽的目的達不到,心裡又有了詭計,那就再陪渣爹演一會。

“哪個安?”

“安全的安。”

蘇安安,厲霆深把這個名字在舌尖轉了一遍,心裡生出一絲歡喜來,他厲霆深和蘇筱筱的孩子叫蘇安安,真好聽。

厲霆深並不在意孩子跟誰性這種問題,蘇筱筱當年能乾出來帶著孩子逃出國外,就能乾出孩子不跟他姓這種事,何況自己確實冇參與他們的成長。

經曆了這麼多事,能夠再見麵,厲霆深就已經很滿意了,這種小事他不在乎。

厲霆深蹲下身來,直視著蘇安安,“安安,我送你回去吧,你媽媽現在在住院,照顧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