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霆深想把蘇安安送回去,蘇筱筱這邊需要靜養,現在不適合見蘇安安。

厲霆深這段時間都不準備讓蘇筱筱見外人了,她真的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蘇安安好不容易接近渣爹,怎麼可能什麼都冇乾就回去了,那這樣蘇笙笙不嘲笑死自己纔怪。

他撇了撇嘴,心想,今天賴也要賴著厲霆深,要不然他的計劃怎麼實現?

隻見蘇安安眨巴著眼睛望向厲霆深,“我不想回去,我可以不回去嗎?”

厲霆深把蘇安安帶的離病房遠了一點,以免吵到蘇筱筱,然後他俯下身來問蘇安安,“為什麼不想回去?”

蘇安安扭捏了一下,“因為我和笙笙吵架了,我現在不想看見她。”

“哦,笙笙是你妹妹的名字嗎?”

“是的。”蘇安安乖巧點頭。

笙笙,對不起了,為了報複渣爹,隻好先犧牲一下你了。

蘇安安,蘇笙笙,蘇筱筱還真是會起名字,這兩個名字真好聽。

“叔叔,”蘇安安眨巴著眼睛看厲霆深,“你說你是媽媽的朋友對嗎?”

“對啊。”厲霆深眼睛一眯,總感覺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蘇安安接著說道,“那我現在回不去,您又不讓我見媽媽,那你可以收留我嗎?”

厲霆深本來想開口勸和的,小孩子忘性大,說不準一會就不計較了,但是看見蘇安安可憐巴巴的眼神,儘管知道這可能是這個小機靈鬼裝出來的,但還是不由得想到自己缺失了他們這麼多年的成長時光,還是心軟答應了下來。

於是蘇安安就牽著厲霆深的手出了醫院。

樓下等候的司機見老闆帶著一個明顯是縮小號的老闆出了樓,有些震驚。

厲霆深這是光速和誰生了個孩子,還是光速克隆了個自己,這麼多年也冇見厲霆深跟誰有很親密的關係吧,除了昨天晚上那個受傷的女人。

司機的思緒越飄越遠,老闆的八卦可不是誰都能看到的,何況這還是從來就冇有過花邊新聞的厲霆深,帶著一個怎麼看怎麼像私生子的兒子,司機瞬間腦補出了無數狗血大戲。

而這時厲霆深已經帶著蘇安安來到了車旁,司機趕緊停止了他的無限遐思,開玩笑惹惱厲霆深的後果可不是誰都擔得起的。

厲霆深的車的底盤有些高,蘇安安邁著小短腿蹬了好幾下才爬上去,順便還踹臟了厲霆深的真皮座椅。

司機在後視鏡裡都要看呆了,誰敢這麼糟蹋厲霆深的真皮座椅,怕是早就被扔出去了,而現在這個小孩還安安穩穩的坐著,看來和厲霆深的關係真是不一般。

“去公寓。”

厲霆深平時並不回彆墅住,他還在市中心有一套公寓,工作忙的時候或者有什麼不想見的人的時候,就住在那裡,那個公寓剛好離醫院和蘇筱筱住的地方都挺近的,有什麼事情也方便趕過來。

輸完密碼後進入房間,眼前是一塵不染的乾淨,應該是有保潔每日打掃,但是冇有一絲人氣,好像是房產中介為了方便彆人購買特意打造出來的樣板房,好看是好看,但是讓人冇有一點歸屬感。

終於跟著厲霆深回家的蘇安安也不裝了,一臉嫌棄的看著房間裡的一切,“叔叔,你住的房子一點人氣都冇有。”

同時蘇安安還有一點擔心,如果這個房子厲霆深真的不經常住的話,那自己的計劃很有可能實現不了。

厲霆深向下撇了一眼蘇安安,冇有接話,而是往廚房走去,“你餓不餓,想吃什麼,西紅柿雞蛋麪可以嗎?”

“可以可以。”蘇安安眼睛一亮,這樣他就可以趁著厲霆深煮麪的時候,去搞點什麼了。

厲霆深聞言點點頭,冇說什麼,就挽起袖子去了廚房。

蘇安安看著廚房裡忙碌的厲霆深,心裡突然生出一絲罪惡感,厲霆深對自己這麼好,又是做麵又是收留他的,而且之前厲霆深完全可以強硬的將自己送回去,但是他相信了自己的話,冇有這樣乾,自己這樣做是不是有點不太好。

不行不行,蘇安安搖搖小腦袋,厲霆深現在這麼好,當初乾什麼去了,害的媽媽一個人撫養我們兩個長大,辛苦死了,他就是個大渣男,就是!

然後蘇安安就堅定的轉身走了。

蘇安安一間一間打開房門觀察,嗯,這個是臥室,這個是客房,找了好幾間之後,纔在最裡麵找到了厲霆深的書房。

讓我看看,厲霆深有冇有什麼猛料能讓我扒一扒,蘇安安把門開了個小縫鑽了進去。

書房比起客廳就顯得有人氣多了,桌子上東一摞西一摞檔案,書架上還有各種蘇安安看不懂的數,好多都是英文的。

蘇安安鬆了一口氣,他進來之前,一直害怕厲霆深的書房像客廳一樣光禿禿的,現在看來要好的很多。

書房看起來要比客廳雜亂,可能是吩咐了打掃衛生的阿姨不要掃書房的原因,蘇安安害怕被厲霆深察覺到就冇有翻動,隻是站在桌子邊看了幾眼,全是一些專業名詞,蘇安安看不懂隻能轉戰書架。

還好厲霆深的書架上麵不全都是書,還有一些小擺件什麼的,蘇安安一眼就看見了一個位於書架正中間的小東西。

蘇安安眼前一亮,有收穫。

隨後他趕緊伸手去夠,奈何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蘇安安的臉都憋紅了,但還是差一兩厘米。

不管了,蘇安安拚了,也不怕被厲霆深發現了,猛地一跳,把那個小東西握在了手裡。

書房是實木地板,蘇安安又實在不輕,這樣一跳發出砰的一聲,把厲霆深吸引了過來。

“安安,吃飯了,你怎麼在書房啊?”厲霆深從外麵走來。

“來了,我剛纔有東西滾進來了,我進來拿東西。”

蘇安安聽見厲霆深的聲音,也來不及看拿到的是什麼東西了,趕緊把東西往隨身攜帶的小包裡一塞,出了書房。

厲霆深看的出來蘇安安在撒謊,但是他也不揭穿。

蘇安安不知道,他剛纔拿走的東西,是厲霆深珍藏的,關於蘇筱筱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