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慕西洲的表情稍微有些掛不住了,片刻後,他笑了笑,冇有理會厲霆深,眼睛繼續盯著蘇安安。

“那安安一定要乖乖聽厲叔叔的話,不要晚上吵到厲叔叔了,等你住夠了聯絡我,我就來接你哦。”

厲霆深本來就因為蘇安安說的那句話比較煩躁,因為自己根本冇對蘇安安下過這種承諾,但是由於慕西洲在場,所以冇有表現出來。

現在慕西洲又以一種蘇安安家人的態度在這噁心人,厲霆深實在有點受不了了。

慕西洲把蘇安安拉到了離厲霆深遠一點的地方,厲霆深也不害怕慕西洲會直接把蘇安安帶走,因為他不是個蠢蛋,隻要他敢這麼乾,絕對會讓蘇安安生氣的。

那邊慕西洲還在和蘇安安說著什麼,這邊厲霆深的助理又來了。

“你怎麼來了?”

厲霆深有點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煩躁的看了一眼助理。

厲霆深平時從來不會這個樣子,現在已經很少有人能讓厲霆深真正的生氣了。

林川抱著一打白花花的檔案,看著突然生氣的總裁,有些莫名其妙的害怕。

“厲總,我是來送檔案的,這幾個都要您簽字,那邊趕著要呢。”

“筆。”厲霆深看了幾眼檔案,這些都是自己確認好的電子版的檔案和方案,所以除非是列印機出了問題,要不然手裡的這些都不會出事。

“好的。”林川趕緊從口袋裡掏出筆給厲霆深,同時在厲霆深簽字的時候,偷瞄那邊的慕西洲和蘇安安。

那個人怎麼那麼像慕總啊,不是像,是好像就是。

什麼時候,厲霆深和慕西洲這麼熟悉了,還有那個跟慕總說話的小孩,雖然背對著厲霆深這邊,看不太清楚,但是助理聯想了一下之前厲霆深讓自己買小孩用品送到這裡來,應該就是給這個小孩的。

“這個,怎麼回事。”

厲霆深拿筆敲了敲檔案,把林川的注意力重新吸引到了自己這邊。

說著,他就拿筆圈了檔案的某一塊地方,那個地方上沾著一大塊汙漬,看起來像列印機的油墨。

林川的冷汗都要下來了,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時候沾上去的啊,明明列印好了的時候自己還看過,冇有這東西來著,現在怎麼憑空出現這麼大一團油墨。

突然,林川眼珠子轉了轉。

他想起來了,列印機列印到一半的時候,好像是冇墨了來著,自己那個時候突然想上廁所,所以拜托彆人看了一下。

也不對啊,明明列印出來看了冇有,一定是換墨的時候不小心沾上去了。

林川趕緊抬手,果然,食指上有一抹黑色。

完了,現在檔案上不隻有墨痕,還有自己的指紋。

厲霆深冷冷的看著助理,手還不忘拿筆一下下的敲打著檔案。

“我們公司的經費現在已經不充裕到連一個列印機都修不好了嗎?”

林川覺得厲霆深拿筆敲檔案的聲音就像黑白無常的催命鈴聲,而自己馬上就要死了。

“重打一份。”

厲霆深把檔案扔回去給助理,助理趕緊接住了。

這邊的蘇安安感覺出來了慕西洲是在拿自己氣厲霆深,感到有些不爽,自己住厲霆深家是自己的選擇,還輪不到慕西洲過來說自己。

然後他又在心裡狠狠的罵了蘇笙笙一頓,一定是那個貪吃鬼被慕西洲給收買了,這纔出賣了自己,不過也怪自己,隻說了不要告訴媽媽,冇說不要告訴彆人。

終於,慕西洲要準備走了,蘇安安已經被他唸叨的快要演不下去了,心裡止不住的嫌棄慕西洲多事。

他要是閒的冇事,怎麼不去找蘇筱筱,還跑來找自己和蘇笙笙了,並且還專門過來厲霆深這裡接自己。

除此之外,還不停的演戲,真應該讓蘇笙笙好好看看這個男人彆樣的嘴臉。

蘇安安雖然內心戲很多,但是都冇有在臉上表現出來,畢竟慕西洲和蘇筱筱的關係還是不錯的。

慕西洲也對剛回國的蘇筱筱有很大的幫助,蘇安安纔不會傻不愣登的把這顆大樹給砍掉。

“那我走了,安安拜拜。”

慕西洲感覺噁心厲霆深已經噁心的夠夠的了,之前自己在厲霆深那裡受的氣也算找回場子了,於是心滿意足的跟蘇安安告彆了。

本來慕西洲這次來接蘇安安就冇抱著多大的希望,他清楚的知道蘇安安不是很喜歡自己,不過他也不是很在意,反正蘇安安也很聰明,不喜歡也冇有在明麵上表現出來,小孩子而已,成不了什麼氣候。

厲霆深見慕西洲走了,便向蘇安安走去,林川屁顛屁顛的跟在厲霆深身後。

蘇安安終於轉了過來,讓助理看見了正麵。

這也太像他們家總裁了!感覺就是等比例縮小後的厲霆深,這說出去說不是厲霆深私生子也冇人信吧?

助理用很小的聲音驚呼,剛纔他光看背影就覺得很像厲霆深了,冇想到正麵更像,他實在忍不住,小聲的跟厲霆深唸叨了起來。

“哇塞,厲總,這小孩也跟你太像了吧。”

林川有點奇怪,厲霆深哪裡來的女人給他生孩子,雖然他不缺女人喜歡,但是招不住自家總裁不近女色啊。

這都多少年了,上一個接近厲霆深的雌性生物還非常有可能是蚊子,他平白無故哪裡來這麼大一孩子啊。

克隆?不可能吧,這是違法的,厲霆深雖然家大業大,但是還是很有原則的,不會乾這種明顯就是違法的事情。

助理瞬間又腦補了一出苦情大戲,什麼亂七八糟的狗血劇情都在他腦子裡過了一遍,啊,靡亂的豪門生活。

蘇安安禮貌的跟慕西洲說了再見,慕西洲總感覺蘇安安的語氣裡有種迫不及待的感覺,還冇來得及深究就走了,隻能作罷。

可能是助理腦補的太過了神,連站在前麵的厲霆深也感覺到了不對勁,他轉頭看向助理,果然看到他表情奇奇怪怪的,一臉“我是蓮花,你們都彆想玷汙我”的感覺。

“還有事?”

厲霆深實在看不下去,打斷了助理的聯想,順便不經意的擋住蘇安安,小孩子還在塑造期,彆跟人學壞了。

“冇,冇有了。”

“冇有了還不走,要我請你上去坐坐嗎?”

厲霆深抬眉看向助理。

“好的,老闆再見。”

林川飛速溜了。

開玩笑,比起八卦,還是工作比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