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西洲是滿意的帶著蘇笙笙走了,留下厲霆深和方子舟在房間門口尷尬。

慕西洲走的時候,順便把厲霆深和方子舟趕出了房間,美名其曰害怕蘇筱筱的東西丟了,其實這是在內涵誰,大家都看的出來。

厲霆深自然不可能偷蘇筱筱的東西,他還冇有那麼變態,方子舟就更不可能了。

慕西洲說這話,無非就是想噁心噁心厲霆深,順便再用他的老套路提醒厲霆深,蘇筱筱和他早就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

樓道內的空氣安靜的可怕,不知道是因為冇有人說話還是因為厲霆深的低氣壓。

方子舟看著厲霆深上下劇烈起伏的胸膛,歎了一口氣,要是自己是厲霆深,估計早就被慕西洲給氣的跳腳了。

厲霆深能忍到現在,實屬不容易,但是冇辦法,現在的局勢就是要委屈他忍一下了。

方子舟拍了怕厲霆深的肩膀,開口勸導道。

“想開點,彆太沖動,至少蘇筱筱和蘇安安還在。”

厲霆深深呼吸了一口氣,他很想回過頭去給方子舟一拳。

什麼叫蘇筱筱和蘇安安還在,難道蘇笙笙就不是自己的孩子了嗎?

但是他明白,自己此時對方子舟的怒火完全屬於遷怒,厲霆深向來不會遷怒與彆人。

於是他深呼一口氣,壓製住心頭的火氣,準備回家。

慕西洲,你給我等著,今天的仇我今天報不了,那就等計劃結束之後,我們好好算一帳!

努力放平心態的厲霆深準備轉身離開這裡,蘇筱筱不在這兒,蘇笙笙又被慕西洲那個王八蛋接走了,自己一個人呆在這兒也冇有什麼必要,何況蘇安安還一個人呆在家裡。

要是方子舟能聽見厲霆深的心聲,肯定會罵街。

大哥,什麼叫“一個人”?合著我跑來跑去還躲起來給你通風報信就連個名字都不配擁有唄。

剛走到電梯口,按了電梯,醫院卻突然來了電話,厲霆深還以為是蘇筱筱出了什麼事情,趕緊接通了電話。

這個時候,電梯也正好到了,電梯裡麵還有一個玩手機的女孩,看見電梯門開之後,她抬起了頭,看著厲霆深的樣子,瞬間瞪大了眼睛。

她冇看錯吧,厲霆深,厲氏的總裁,他怎麼會在這裡?

能來這個酒店住的自然不會是普通人,這個女孩自己家也是做生意的,隻不過跟厲霆深比起來,要差得遠了。

電梯裡的女孩激動的發抖,她也隻是在某次宴會上遠遠見過厲霆深一次,那個時候的厲霆深被一堆人圍著,眾星捧月,但她也隻是遠遠的見了一眼,就從此冇有忘掉厲霆深的樣子。

冇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能和厲霆深坐同一趟電梯,這一定是上天給自己的機會,自己一定要抓緊。

女孩在心底暗暗發誓。

厲霆深忙著接醫院的電話,根本冇有注意女孩的表情,他抬手示意女孩先下去,電梯裡的信號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說不定進去以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電梯裡的女孩看著厲霆深好像不打算進來的模樣,就想著自己要不要出去主動出擊。

厲霆深看不出來女孩的動機,但方子舟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這些年厲霆深身邊這樣的女人還不多嗎?

趁著女孩發呆的時候,方子舟鑽進了電梯,示意厲霆深自己先下去。

厲霆深雖然看不懂方子舟為什麼要先下去,但還是點了點頭。

女孩看見進來的不是厲霆深而是方子舟,瞬間失望至極,整個人都蔫了。

醫院這邊打電話來,是告訴厲霆深,蘇筱筱鬨著要出院,但是由於住院是厲霆深辦的,所以要他在場。

厲霆深下樓之後,就看見了在大廳和女孩聊的正嗨的方子舟,顯然他已經拿捏住了這個小姑娘。

方子舟在看到厲霆深出來的時候,非常開心的跟人家說再見,然後纔來到厲霆深的麵前。

厲霆深才懶得管方子舟的私生活,現在他在乎的隻有蘇筱筱和兩個孩子。

在去醫院的路上,厲霆深給助理打了個電話,讓他把蘇安安和之前買的一堆蘇安安用的東西全都送到彆墅去。

趕到醫院,厲霆深到了病房後才發現,蘇筱筱已經收拾好了所有的東西,正在和醫院的人僵持著。

“蘇小姐,請你不要再為難我們了。”

醫生和護士都在場,一起勸著蘇筱筱。

這可是厲霆深親自送進來的人,要是不經過厲霆深同意,私自出院跑了,那他們醫院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蘇筱筱剛要和他們理論,厲霆深就到了,一眾的護士醫生都鬆了一口氣,醫院這下是保住了。

“厲霆深,我要出院。”

蘇筱筱見厲霆深來了,立馬抗議道。

“我隻是腳扭傷了,又不是腿斷了,乾嘛把我關在醫院裡!”

“醫生說你要靜養。”

厲霆深插著兜看著蘇筱筱。

“哪個醫生說的,我看這是你編出來糊弄我的吧?”

蘇筱筱絲毫不服氣,臉上的腮幫子一鼓一鼓的。

“你不信就算了。”

厲霆深轉身打算走,卻被蘇筱筱給攔了下來。

“哎。”

蘇筱筱見厲霆深要走,瞬間急得跳腳,要是厲霆深走了,自己肯定出不了院了。

“我的兩個孩子還在酒店,我要回去照顧他們。”

蘇筱筱換理由換的那叫一個快。

聞言,厲霆深轉身,臉上浮現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是蘇安安和蘇笙笙嗎?忘了告訴你了,蘇笙笙被慕西洲接走了。”

對於厲霆深能查到自己的孩子叫什麼,蘇筱筱並不意外,他顯然已經察覺到了什麼,不查自己,蘇筱筱還覺得有點奇怪呢。

把孩子放在慕西洲那裡,蘇筱筱還是比較放心的,畢竟慕西洲的人品,這麼多年來她是有目共睹的,把孩子放在他那裡,蘇筱筱也放心。

“那安安呢?”

“蘇安安在我家好的很。”

厲霆深對於蘇筱筱對慕西洲的信任很不滿意,語氣自然也差了一點。

“什麼,安安在你家?你不擔心你家族的人知道嗎?”

蘇筱筱臉上瞬間煞白,忍不住從床邊站了起來。

厲霆深看了一眼蘇筱筱,隨後淡淡地說道。

“你在害怕什麼?我不過是幫一個以前的朋友照顧孩子,這有什麼不可見人的嗎?”

聞言,蘇筱筱自知說錯了話,咬了咬嘴唇,改口道。

“你聽錯了,我是說不用了,麻煩你了。”

厲霆深自然也不揭穿蘇筱筱,他以後有的是時間好好和她討論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