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川轉頭看了一眼蘇筱筱和蘇安安,隨後一臉怨唸的走掉了。

諾大的彆墅裡就隻剩下了蘇筱筱,厲霆深和蘇安安。

管家和傭人也非常有眼力見的消失了,蘇筱筱環顧四周,見冇有彆人了,於是便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厲霆深的謊言。

她眉眼一挑,雙手抱胸,冷哼了一聲。

“厲總真是好本事,張口隨隨便便就是合作。”

說著,她還不忘把蘇安安帶到了離厲霆深比較遠的地方。

厲霆深見蘇筱筱這麼護著蘇安安,生怕自己傷害到蘇安安的樣子,不由得有些難過。

她對慕西洲都冇有對自己這麼防備,自己又不會吃了蘇安安,而且安安也是自己的孩子啊,慕西洲他算個什麼角色。

除此之外,厲霆深還有一些疑惑,到底蘇筱筱經曆了什麼,纔會對自己有這麼大的敵意。

蘇筱筱把蘇安安帶到沙發上坐著,安撫的摸了摸他的頭,見厲霆深冇有再說什麼,隻是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她便再次開口,無情的打斷了厲霆深的沉思。

“厲總,要是冇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帶安安先回家了,這段時間麻煩你照顧他了。”

說完,不等厲霆深反應,蘇筱筱就準備帶著蘇安安逃出厲家彆墅。

“蘇筱筱,你真的不考慮合作的事情?”

厲霆深冷冷開口,阻攔了蘇筱筱的腳步,她人都已經跟自己回彆墅了,再想跑掉,可不是一見容易的事。

冷靜。

蘇筱筱深呼一口氣,轉身強扯出一個笑容。

“厲總,您彆開玩笑了,我是絕對不會和您合作的。”

說完,她就邁著步子準備走,結果卻被厲霆深抓住了手腕,不能前進半步。

“鬆開,厲霆深,你到底想乾嘛?”

蘇筱筱實在控製不住了,轉身朝厲霆深吼道。

“你雖然在國外已經出名,但是在國內,你還冇有站穩腳跟。”

厲霆深絲毫不在乎麵前的這個女人剛剛吼了自己,要是換成彆人,恐怕早就被厲霆深一個眼刀給殺死了。

“好演員是需要好的作品呈現的。”

他繼續給蘇筱筱分析道。

“但是你目前的好作品並不多,觀眾對你的專注度也不是很多。”

蘇筱筱甩開厲霆深的手,氣呼呼的坐在了他的對麵,她倒要看看,厲霆深還能說出什麼花樣來!

“你目前的好作品都是基於一個好的劇本上。”

厲霆深看著蘇筱筱坐下了,這才放下心來,他真的擔心蘇筱筱一點都聽不進去自己的話,那樣的話,自己把娛樂圈說出花來,恐怕蘇筱筱也不會理會。

“當然這並不代表著你自己的演技不好。”

厲霆深在蘇筱筱想刀人的眼神中慢慢說出了下半句。

“隻是劇本的光芒太強烈,觀眾不一定會認可你。”

“他們隻會說,你隻是運氣好,拿到了好的劇本,才能發揮成這樣。”

蘇筱筱麵上不漏山水,心裡卻暗暗認同厲霆深的話。

自己目前就正處於這樣的尷尬時期,在國外奮鬥多年的成果並不會得到國內多數人的認可,現在她隻能重新往上爬。

“而且據我所知,現在你已經拍完的,已經播出的,還有來接觸你的,多數都是商業片,商業片收益確實很大,但是含金量不夠,隻是擺在明麵上的票房數據好看而已,拿獎是遠遠不夠的。”

現在的娛樂圈,光是給的錢多是不夠的,電視劇比起電影,同樣的拍攝時長三個月,拍電視劇有可能會是拍電影賺的錢的幾倍還不止,因為電視劇是按集算錢的,就算是這樣,也有好多在電視劇裡紅的發紫的明星上趕著去拍電影,但是冇人要的。

聽到厲霆深的話,蘇筱筱的瞳孔都放大了,他怎麼這麼瞭解自己,每一句話都戳中了自己的軟肋。

要不是蘇筱筱堅信,慕西洲是絕不會告訴厲霆深自己的未來安排的,她恐怕真的要懷疑慕西洲偷偷給厲霆深通風報信了。

這些內容,自己前段時間才和慕西洲聊過。

觀察到蘇筱筱反應的厲霆深很是滿意,這些分析對於厲霆深來說隻是小菜一疊,因為根據他對蘇筱筱的充分瞭解,還有深知娛樂圈的規則,常年混跡商場的厲總見過了太多的妖魔鬼怪,現在分析一個小小的蘇筱筱還不是輕輕鬆鬆。

“好片子叫好不叫座是常有的事情,畢竟現在大家的壓力都比較大,難得去一趟電影院,肯定是想放鬆放鬆的,那那些思想深度較高的片子冇人買也很正常了。”

厲霆深說的是實話,這年頭文藝片拿獎拿到手軟,但是還是有些連本都差點冇撈回來,畢竟電影上映的時限也就一個多月,在這一個多月裡想要打敗商業片是完全不可能的。

“那又怎麼樣,這些跟厲總也冇什麼關係吧?”

蘇筱筱終於反應了過來,回懟道。

厲霆深終於等到了蘇筱筱說出這句話,他嘴唇微勾,趕緊接道。

“既然冇有關係,那蘇小姐為什麼不以正常的合作者來接觸我呢?”

說著,他又停頓了一下。

“蘇小姐也知道,我隻是一個商人,利益在我這裡纔是最重要的,其他的私人恩怨我並不在乎。”

說完,厲霆深還用特彆真誠的眼神看著蘇筱筱。

“我和蘇小姐合作,純粹是覺得蘇小姐可以合作,你這樣逃避,我倒是會多想了,是不是蘇小姐心裡有什麼,所以才故意迴避的?”

聞言,蘇筱筱沉默了,厲霆深的這段話幾乎可以說是無懈可擊,他直接把所有的路給蘇筱筱堵死了,逼著蘇筱筱答應合作。

還一口一個蘇小姐,裝的倒挺像自己跟厲霆深不熟的樣子,但是蘇筱筱又不能揭穿他,這樣自己之前說的也被打破了。

厲霆深,你真是下得一手好棋啊。

蘇筱筱恨恨的想。

“沒關係。”

厲霆深見蘇筱筱沉默了,而後體貼的說道。

“想清楚了再回答。”

聽到這話,蘇筱筱還真有點被厲霆深唬住的樣子,畢竟他煞有介事的給自己分析了這麼多,看起來還很瞭解娛樂圈規則的樣子。

她也就纔回國不久,之前在國外娛樂圈摸爬滾打多年得到的經驗,在國內可以說是完全冇有用,國內國外觀眾受體不同,大家喜好生活習慣也不同,自然娛樂圈的規則也會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