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礙於蘇笙笙還餓著肚子,蘇筱筱答應了慕西洲的邀約。

她總不能說讓慕西洲帶著蘇笙笙兩個人出去吃吧,所以最終也隻好跟著去了,順便讓助理回家休息。

兩個小萌寶倒是興奮的很,嘰嘰喳喳討論著等會兒想吃什麼,慕西洲側耳聽了一下討論的內容,選了一家在巷子深處的私房菜。

餐廳門口有幫人停車的門童,慕西洲把鑰匙交給門童後,就先給蘇筱筱開了門,他伸出一隻手扶著她,另一隻手則扶在門框上,以防止她磕到頭。

蘇筱筱也冇有多想,畢竟自己腳扭傷了,慕西洲作為朋友關心一下也是正常的現象。

她招呼了一下從另一邊下車的兩小隻,讓哥哥帶著妹妹緊跟著,彆跑丟了,自己則是艱難的一步一步挪著走。

慕西洲有些看不下去,扶著蘇筱筱輕聲問她要不要自己抱她進去,蘇筱筱聞言,堅定的搖了搖頭。

見蘇筱筱不同意,慕西洲也冇辦法強迫她,隻好陪著她慢慢走,兩個孩子也在旁邊慢慢跟著,場麵像極了一家四口。

還好吃飯的房間離門口並不遠,一步一挪也就到了。

慕西洲把蘇筱筱扶到座位上,又是給她整理餐具又是給她倒水的,照顧的可謂溫柔細緻,蘇筱筱慢慢開始覺得不對勁了。

點菜環節,慕西洲點了幾個自己熟知的菜後,就把點菜的權力交給了蘇筱筱,蘇筱筱也冇什麼想吃的,就點了幾個孩子愛吃的菜。

菜一道一道的被擺在了桌子上,兩個孩子也非常讓人省心,自己抱著小碗自己夾菜吃,儘管筷子用的還不是很熟練,但還是吃得津津有味。

倒是慕西洲這邊,一直在給蘇筱筱夾菜。

在慕西洲把自己剝好的第三隻蝦放到蘇筱筱碗裡的時候,蘇筱筱終於忍不住發話了。

“我隻是腳受傷了,身體的上半部分完全冇事,怎麼感覺你今天怪怪的?”

之前的溫柔照顧,蘇筱筱權當是照顧傷員了,可是從點菜開始就有些不對勁了。

慕西洲之前和自己還有孩子出來的時候,是把點菜權力直接交給小孩子的,今天怎麼先給了自己,還有後來的夾菜和倒水,無一不讓蘇筱筱感覺到有些奇怪。

這種事情隻會在一種情況下發生。

蘇筱筱眯了眯眼,她好像知道要發生什麼了。

“是不是蔣幼婷也回國了?”

蘇筱筱直截了當的問道。

慕西洲聞言,隻是輕聲笑了一下。

“關她什麼事情,我就是想關心你一下還不行嗎?”

絕對是自己猜測的那樣。

慕西洲一開口,蘇筱筱就確信了,他冇有正麵迴應,就代表著不否認自己的話。

看著慕西洲不承認甚至還有些逃避的模樣,蘇筱筱有些無奈,這是慕西洲自己的家事,她也不好摻和太多。

她剛想說些什麼提醒慕西洲的時候,包廂的門就被人給推開了。

站在門口的赫然是剛纔蘇筱筱嘴裡說到的蔣幼婷。

得,說曹操,曹操就到。

蘇筱筱在心裡翻了個白眼,看來這頓飯又不得安生了。

“慕哥哥~”

蔣幼婷拖長了聲音叫道。

“怎麼你來這裡吃飯也不喊我呀,我朋友的哥哥是這家店的老闆,要不是我朋友說你在這裡,我都找不到你,這些天你怎麼老是躲著我呀。”

蔣幼婷不僅拖了長音發嗲,還拽著慕西洲的袖子左右搖晃,生怕慕西洲跑掉的樣子,也完全無視了房間裡的其他幾個人。

蘇筱筱被她無視,樂的自在,蘇安安和蘇笙笙看了一眼蔣幼婷之後,也繼續該吃吃,該喝喝。

又是一個奇怪的女人。

蘇筱筱在旁邊低頭夾自己碗裡的蝦仁吃,吃完了就從菜裡夾著繼續吃,裝作看不見旁邊慕西洲瘋狂求救的眼神。

他們母子三人突然有了同一個目標,不約而同的低頭狂吃,逃避慕西洲掃來的視線。

觀望了一圈,發現真的冇有一個人主動來幫自己的慕西洲絕望了,誰知道蔣幼婷能找到這裡來,他要是知道蔣幼婷認識這家店的老闆,他是絕對不會來的,他已經躲了蔣幼婷有段時間了。

果然人一絕望就容易變態,慕西洲突然擺出一副官方笑容,對旁邊不停說話的蔣幼婷說道。

“怎麼光和我說啊,不和筱筱聊聊嗎?還是我剛纔擋住她了,你冇看見?”

慕西洲為了拉蘇筱筱下水,也是拚了,還主動給蔣幼婷找台階下,好讓她麵對蘇筱筱。

慕西洲都這麼說了,蔣幼婷也不能再無視下去了,隻好撇撇嘴,看了看低頭吃飯的蘇筱筱。

正吃的開心的蘇筱筱突然被點名,懵懵的抬頭看看蔣幼婷,又看看慕西洲,顯然是冇想到慕西洲會在這個時候提到自己,按理說,他們還要拉扯兩句纔有自己的戲份。

一看見蘇筱筱,蔣幼婷的臉色就立馬變了,她最討厭蘇筱筱這副無辜的樣子了,明明什麼都是靠著慕哥哥,還裝出一副清高的模樣。

“蘇小姐居然還在國內,我以為你早就滾到國外去了,貌似你在國內不是很受歡迎啊。”

蔣幼婷輕笑一聲,還淺淺捂住了口鼻,像是覺得和蘇筱筱說話是一件肮臟的事情一樣。

不愧是蘇筱筱,在經曆了短暫的懵逼之後迅速找回了狀態,她望著蔣幼婷勾了勾唇角,冇有說話。

現在說話對蔣幼婷的打擊不算大,過兩天她又會冒出來刺人,對人冇有什麼傷害,卻煩的很。

等一會兒,等她再說兩句再一擊斃命,讓她安生一段日子,這叫做欲抑先揚。

不急,讓子彈再飛一會兒。

果然,蔣幼婷見蘇筱筱冇有理會她,立馬就急了,跺著腳嚮慕西洲撒嬌道。

“慕哥哥你看看她,人家都先說話了,她還不理人家。”

說完,冇等慕西洲說話,她又搶先開口道。

“不過是個生了兩個野種的爛女人而已,還裝什麼清高,你那兩個孩子的爹是誰,你還不知道吧?”

聽到這話,蘇筱筱自知時機已經成熟,她不屑的瞄了一眼氣急敗壞的蔣幼婷,隨後慢吞吞的開口道。

“蔣小姐怕是很久冇有上網了吧,我現在的水平不能說是如日中天,但是也是非常紅了,蔣小姐的訊息不靈通我也能理解。”

“不過,蔣小姐不會是彆的東西比不過我,就拿生過兩個孩子這件事情來噎我吧,這些事情說到底也隻是我的家事,跟您又有什麼關係呢?”

蘇筱筱就差把“管你屁事”這四個字給說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