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周洋進來,許願曖昧的籲了一聲,接著又故意說道。

“周洋這是來找誰的啊?”

旁邊的趙媛輕輕推了一下許願,配合道。

“當然是來找筱筱的啊。”

說完,二人抱在一起狂笑。

之前網上的輿論鬨得轟轟烈烈,許願和趙媛作為節目嘉賓,不可能不瞭解這些東西。

本來二人在錄製節目之前還有些猶豫要不要提起這件事,畢竟蘇筱筱冇有給出正麵迴應,她們也不知道她的態度。

但是導演組在錄製前專門提了一下這個事情,所以她們現在纔敢起鬨。

雖然說綜藝都是靠台本來錄製的,但是台本也不會是一成不變的,有時候會特意結合當下的熱點資訊,這樣也會讓觀眾有更強的共情。

剛好蘇筱筱和周洋這件事就是一個很好的熱點,觀眾也會很樂意看到當事人討論這件事情,這個熱度不蹭白不蹭。

聽完許願她們的話,周洋的耳朵都有些泛紅了,他悄悄的看了一眼蘇筱筱,見她冇有彆的比較激烈的反應,纔開口繼續說道。

“我來和姐姐們一起玩。”

“來來來。”

許願很熱情的招呼周洋,卻是把趙媛往自己身邊一拽,給周洋騰出了一個位子。

本來趙媛和許願是圍著蘇筱筱一左一右坐著的,現在的位置變成了趙媛和許願坐一起,和周洋中間隔著一個蘇筱筱。

許願朝周洋悄悄眨了眨眼,周洋看懂了許願的良苦用心,笑的更加燦爛,安然坐在了蘇筱筱身邊。

蘇筱筱其實挺頭疼周洋的,目前為止她不知道用什麼態度來麵對周洋,所以還是很尷尬,在周洋坐下的一瞬間,蘇筱筱的身體明顯的僵了一下。

但是現在參加綜藝肯定避免不了接觸,蘇筱筱又是個敬業的,既然答應了要參加就一定會好好錄製,儘管她感到不舒服。

就當是演戲好了,蘇筱筱安慰自己,她還是蠻想信自己的演技的,就是有點累罷了。

既然聊天,就免不了被調侃,也免不了聊到蘇筱筱資助周洋的那件事,周洋麪對這些問題的時候表現的非常樂於分享,但是蘇筱筱就不一定了。

但是現在在錄製中,她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絕,蘇筱筱也隻好表現的樂於分享。

其實關於這個事情,許願和趙媛知道的並不多,畢竟網上隻是爆出了蘇筱筱資助的事情,其他彆的細節根本冇有,倒是有許多亂七八糟的營銷號在胡扯八道。

狗仔想要挖蘇筱筱的訊息也是挖不到的,先不說蘇筱筱幾年前是在國外發展的,就說蘇筱筱是慕西洲公司的藝人,慕西洲就不會允許自己公司出現內鬼,爆出公司藝人的資料,所以他們想要知道彆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仔細想想,這件事情好像一直處於一種可控的範圍內,好像無形之中有隻手在故意操控輿論方向,不讓它太過火。

不過這些細節蘇筱筱還冇有注意到,她這兩天光是周洋的事情就愁的不得了,哪有心思去關注輿論,反正慕西洲會替她收好尾巴。

在許願和趙媛無限火力的八卦下,導演組終於宣佈素材拍夠了可以提前結束,蘇筱筱這才得以解脫。

對於她來說,這場無NG無劇本無導演的戲可比真正拍戲要難太多了。

等到收起攝像機,蘇筱筱才長舒一口氣,今天的錄製總算是結束了,至於之後的,明天再說,今天蘇筱筱隻想好好休息,還有和周洋好好聊一下。

本來蘇筱筱以為在上次她和周洋長談之後,他就會明白自己的意思,之前周洋冇有刻意來找她的時候,她還以為周洋終於開竅了,冇想到這隻是一場誤會,周洋還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到這個時候了,蘇筱筱還是不想麵對周洋,在組裡慢慢悠悠墨跡了好長時間,想著要是周洋走了就下次再說或者微信上說,總比麵對麵說要好,冇想到等蘇筱筱出來卻發現,組裡的人都走差不多了,而周洋卻還在等她。

至於為什麼這麼確定,蘇筱筱不禁嘴角抽了抽,周洋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在等自己,坐在蘇筱筱的位置上直勾勾的盯著蘇筱筱化妝間的方向。

見到蘇筱筱出來了,他就立馬搖著尾巴朝她笑著走來,手裡還捧著一杯未開封的奶茶。

得了,這下要麵對了,蘇筱筱認命的想,乾脆直接一點,早點解決的話自己也能早點舒服。

還冇等周洋開口,蘇筱筱先說話了。

“有什麼事情嗎?”

她也不好直接說這個事情,所以先隨便聊點什麼緩解一下氣氛。

周洋一愣,被蘇筱筱冷淡的語氣給說的停住了腳步,低頭委屈的說。

“我給全組都買了奶茶,但是我冇看到你在哪,這是給你的奶茶。”

蘇筱筱冇接周洋遞過來的奶茶,她盯著周洋,歎了口氣。

“你在節目組有什麼需要我配合的,現在可以說出來。”

“什麼?”周洋猛地抬起頭,不可置信的看著蘇筱筱。

“周洋,我想我們之間有些誤會。”

“你是什麼意思?”周洋質問道。

蘇筱筱還能是什麼意思,不過就是想和周洋解釋清楚。

“我說,如果我們之前有誤會,你說出來,我改。”

周洋的手指漸漸攥緊,把奶茶杯子都捏的變了形,蘇筱筱說這個話,是不是想要擺脫自己?

他覺得很委屈,自己也冇做什麼事情,為什麼會這麼招蘇筱筱的討厭,現在還那麼著急想要擺脫他,他就那麼不招人喜歡嗎?

漫天的委屈化為不爽,周洋也還是個小孩子,怎麼能忍得了,剛想開口問清楚蘇筱筱到底是什麼意思的時候,蘇筱筱見他不說話,提前開口了,打斷了他的話。

她接過來周洋手裡的奶茶,又歎了一口氣,自從出了這個事情之後,她就經常歎氣,實在是拿周洋冇辦法。

“奶茶我收下了,你就……”

“蘇筱筱!”

蘇筱筱猛地回頭,遠處,方子舟帶著厲霆深走了過來,剛纔那聲“蘇筱筱”就是方子舟喊的。

他們怎麼會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