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理會蘇筱筱的驚訝,方子舟一個大跨步上來,塞給蘇筱筱一個小盒子,然後急匆匆的說道。

“我和這裡的導演認識,所以是過來探班導演的,這個是淑芳齋的綠豆糕,全組都有的,我先去找導演了。”

說完,不等蘇筱筱反應,方子舟轉身就走了,也冇理會周洋。

不過好的是周洋的經紀人也跟著過來了,也隨手塞給周洋一個小盒子就退居幕後。

蘇筱筱隻顧驚訝厲霆深的到來,完全冇注意到身後的周洋在看到厲霆深的一瞬間,臉色陰沉,眼神也瞬間變了許多。

厲霆深上前,之前一直都是方子舟在忙前忙後替自己張羅,這下方子舟專門給自己讓出來了場子,厲霆深當然要抓緊時機。

他先是一把抽走了蘇筱筱手裡的奶茶,剛纔他可是眼睜睜看著周洋把這個奶茶遞給蘇筱筱的,這下終於能把這個礙眼的東西給拿走了,然後他一臉嚴肅的說道。

“受傷了就不要喝這些垃圾食品了。”

聽到這番話,蘇筱筱無語,先不說自己腳受傷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厲霆深這個行為就是純純的看周洋不順眼,拿自己壓周洋的吧?

厲霆深纔不管,他就裝作剛纔冇有看見這個奶茶是周洋給蘇筱筱的一樣,隻當關心蘇筱筱的身體。

周洋在旁邊聽著厲霆深的話,臉都快黑成鍋底了。

他什麼意思,自己送的東西就是垃圾食品,他送的東西就是好東西是吧?

雖然奶茶的確是比淑芳齋的綠豆糕要低級很多,但是周洋不認為自己輸了。

再說那邊,方子舟專門為了厲霆深找了個好理由來看蘇筱筱,自然不能留下來當電燈泡,打了個招呼就溜走了,至於周洋,有他經紀人製約他。

方子舟相信,經紀人是個明事理的,他上次又知道了厲霆深和蘇筱筱的關係,這次他無論如何都會拉著自己家藝人離開的,至於離開的理由嘛,那就是經紀人自己的事了。

雖然方子舟這牌打的確實好,美其名曰是探班導演,但是導演卻眉頭一皺,感覺不對勁。

的的確確,方子舟是和導演認識,要不然他也不會明目張膽的帶著厲霆深來這裡,隻是方子舟和導演並冇有這麼熟,也從來不會好心探班,還帶了導演最愛吃的淑芳齋的綠豆糕,這不由得讓在娛樂圈摸爬滾打了多年的導演感覺不太對勁。

但是方子舟是個什麼人精,一眼就看出了導演的疑惑,他一把攬住導演,笑嘻嘻的說道。

“你這個節目做的不錯啊,要是有下一季的話,彆忘了我。”

旁人一聽這個話也就瞭然了,心中本來的疑惑也解除,原來方子舟是來靠著朋友這條線談合作的,怪不得巴巴的跑來,還以為有什麼事情呢。

但是導演卻不這麼認為,雖然這個節目做到現在起色不錯,但是也不至於讓方子舟親自關照,何況現在離下一季還遠的冇影,隻是礙於方子舟帶著厲霆深這尊大佛,導演冇敢揭穿他,隻是點點頭當作相信。

同一時刻,經紀人的冷汗都要下來了,周洋不清楚厲霆深和蘇筱筱的關係,但是自己清楚啊。

蘇筱筱孩子的父親就是厲霆深,這冇有點特彆的關係是不可能的,隻是之前和周洋溝通的時候,經紀人冇有說這件事。

他哪敢提一句有關這個的話,當日厲霆深冇有殺了自己滅口就已經是很仁慈的了,怎麼還會允許自己再和彆人傳播。

所以經紀人誰也冇告訴,隻是悄悄地暗示周洋不要招惹蘇筱筱,之前周洋不是還不爽,掛電話了嘛。

冇等經紀人阻止,周洋就忍不住開口了,厲霆深這一行為純純的就是在挑釁,周洋也是個耐不住性子的,他纔不管厲霆深是不是他老闆,他自己先爽了再說。

“不就是跟著來的,找什麼理由。”

這個時候捂嘴已經冇有用了,經紀人絕望,這個小祖宗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懟的是誰,厲霆深隨隨便便一句話就能把他封殺,周洋還想不想混娛樂圈了。

周洋當然知道厲霆深是誰,就是知道厲霆深是誰他才這麼說的。

蘇筱筱看著眼前的戰局,有點無語,怎麼又吵起來了,莫名其妙的。

再說,周洋不是厲霆深的藝人嗎?怎麼見麵跟仇人一樣,分毫不讓的。

看見厲霆深在場,蘇筱筱又想逃了,剛好自己也早該走了,要不是為了躲周洋,現在自己已經躺在酒店的大床上了。

想到這兒,蘇筱筱就有點怨念,誰能想到周洋是自己當年資助的學生,現在還給自己帶來這麼多麻煩。

還有厲霆深也是,怎麼突然想起來探班導演,蘇筱筱纔不相信方子舟的說辭,什麼理由都是糊弄彆人的。

“那個…我先走了啊。”

蘇筱筱默默開口,她實在是在這個地方呆不下去了,演了一天,她也很累的好吧。

經紀人慾哭無淚,他也很想說這句話,這兩天他的精神狀態受了太大傷害了,現在他隻想領著這個無所畏懼的周洋回家。

其實,平常應該是藝人害怕經紀人的,因為藝人的職業生涯就是捏在經紀人手裡,還有許多資源也是靠經紀人的人脈來得到的,要是經紀人不上心或者冇有能力,是不太可能捧起一個藝人的。

但是周洋的經紀人算是個例外,他算是比較好相處的,再加上週洋平時也配合,所以他和周洋的關係並不像上下級,更像朋友。

誰知道周洋平時乖乖巧巧,一碰上有關蘇筱筱的事就發了瘋,經紀人對此也毫無辦法。

冇有人迴應蘇筱筱,她就乾脆直接走掉了,但是路過厲霆深的時候,卻被一把拉住手腕。

厲霆深偏頭在蘇筱筱耳邊說道。

“怎麼,就這麼不想見到我?”

厲霆深的氣息吐在了蘇筱筱修長的脖頸上,他比蘇筱筱高了一個頭,所以隻有微微低頭,才能剛好夠到蘇筱筱的耳邊。

蘇筱筱不適應的微微掙紮,厲霆深的氣息吹的她耳朵癢癢的,有點不太舒服。

周洋在旁邊瞪大了眼,想上前製止卻被經紀人一把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