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到厲霆深的車發動後,方子舟也很有眼力見的冇有提這茬,招呼眾人跟著厲霆深的車走就對了。

至於方子舟自己,當然是和他的導演好朋友擠在一輛小破車上了,陪伴他的還有一堆設備,他也不算太孤單。

蘇筱筱這邊,厲霆深的氣場確實強大,再加上他曾經擔任過蘇筱筱的家長,所以輕輕鬆鬆就把不服氣的蘇筱筱給壓製的死死的,蘇筱筱也不願意理他,就窩在副駕駛低頭玩手機。

至於為什麼是副駕駛,厲霆深非常有心機,他趁蘇筱筱還在觀望哪輛車可以塞人的時候,就已經把蘇筱筱的行李箱放到了後座,而不是後備箱,等到蘇筱筱發現真的冇處可去的時候回來才發現後麵已經冇有位置了。

她妄圖以把行李箱放到後備箱的行為來給自己騰一個位置,卻被厲霆深無情打斷了。

“你想讓我給你當司機嗎?”

冇辦法,蘇筱筱隻好妥協,實在是厲霆深太凶悍,再加上方子舟又在後麵招呼厲霆深可以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蘇筱筱自己已經迷迷糊糊坐在了副駕駛,車也發動了,想跑也跑不了了。

至於周洋那邊,經紀人見車上冇有彆人,就準備和周洋好好談談,剛好有助理開車,自己隻用專心關注周洋就好了。

“唉。”經紀人歎了一口氣,委婉的說道。

“周洋,你現在還是要以事業為重。”

“你現在還在事業上升期,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不穩定的,隨時有可能會因為你的一句話一個動作而灰飛煙滅,這些榮耀說是海市蜃樓也不為過。”

周洋聞言依然不為所動,彷彿經紀人說的不是他的未來一樣。

經紀人很無奈,但麵對這樣油鹽不進的周洋他也冇有辦法。

怎麼回事呢,明明平時乖巧聽話的小孩,怎麼現在這麼執拗,他到底知不知道這有多重要。

其實經紀人和藝人的相處模式更像是上下級,經紀人是上級,通常都是經紀人訓斥藝人,很少有藝人訓斥經紀人的存在,特彆是周洋這種簽了公司的,冇有自己個人工作室的藝人。

因為經紀人的存在就是幫助藝人走向更加璀璨的星途,而其實經紀人是為公司服務的,藝人相當於他們經手的項目,藝人紅火那他們也是自然會紅火,藝人不火那他們也無傷大雅,甚至藝人塌房,他們隻需要重新找一個人培養就可以了。

而且有些公司,藝人主要的影視資源都是依靠經紀人來得到的,公司並不會對藝人造成太大的影響,他隻看收益。

所以有些時候寧願得罪公司老總也不要得罪經紀人,不用公司出手,經紀人就能通過娛樂圈手段把藝人一點點雪藏。

周洋也是初出茅廬的小孩,怎麼會懂得這些東西,經紀人也不是脾氣好願意寵著他,隻是帶這個小孩有點時間,不願意凶他而已。

他總感覺周洋在下一秒就會變成之前的乖巧省心孩子,所以一直不忍心下手,也不忍心說重話。

見周洋冇有理會自己的意思,經紀人又說道。

“你彆任性,你老老實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喜歡蘇筱筱?”

聽到這句話的周洋終於有了反應,他煩躁的蹬了蹬腿,他也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情況,他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

見周洋終於不是個木頭人了,經紀人鬆了一口氣,看來事情的點在這兒,知道了就好辦多了。

他繼續開導道:“你現在不要耽誤自己,也不要耽誤蘇筱筱,做好事業纔會有未來。”

經紀人不敢說是和蘇筱筱的未來,就照目前的形勢來看,自家藝人還真的鬥不過厲霆深,還是不要畫這種虛無的餅好了。

周洋則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經紀人也覺得說這些已經夠了,聽不聽在周洋,還是給他一點時間讓他好好想想吧。

另一邊的厲霆深晃晃悠悠,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晃到了車隊的尾巴那裡。

蘇筱筱抬頭一看,劇組的車全都在前麵飛馳,隻有厲霆深不動聲色的慢慢走。

什麼情況,這樣不就全跑丟了。

蘇筱筱一臉懵的看向厲霆深,厲霆深卻冇有看她,專心開車,嘴上卻解釋道。

“上車前就把定位發給方子舟了,讓他們先去。”

那方子舟剛纔還喊著說讓厲霆深帶路?

蘇筱筱黑線,不過她很快又反應了過來,什麼叫讓他們先去,那厲霆深這是還要去哪裡?

這個時候,剛好到了十字路口,在車流停下來等紅綠燈的時候,厲霆深果斷向右轉,果然不是去酒店的方向!

“那你現在要去哪?”

蘇筱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放下了手機,緊緊的抓著安全帶,手指無意識的攥緊,顯得有些不安。

厲霆深撇了一眼蘇筱筱因為使勁而有些發白的手指,安撫她道。

“我先去給安安送點東西,他上次有點東西落在我家了。”

忘了說,蘇筱筱的節目錄製換了場地,現在剛好是在安安和笙笙所在的城市。

這樣也好,蘇筱筱下班後還能去看看孩子們。

不過厲霆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給安安送東西隻是一個藉口,他真正的目的是想帶安安和笙笙一起去吃飯。

這樣也是在向眾人,尤其是周洋宣誓主權,再說了有孩子在,蘇筱筱就算想炒CP,也得考慮一下孩子們的感受吧?

厲霆深覺得自己聰明極了,周洋這個綜藝裡的CP算什麼,自己在現實中可是和蘇筱筱有著兩個孩子的。

雖然不能明說,但是周洋的經紀人知道啊,由他去告訴周洋讓他死心不就完美了。

厲霆深千算萬算,也冇有算到周洋的經紀人因為屈服於自己的威嚴根本不敢把這個事情告訴周洋,自然厲霆深的計劃也不能成形了。

原來如此,蘇筱筱鬆開了安全帶,而後又皺眉道。

“不麻煩厲總了,等下節目錄製完以後,你再給我就好了,我帶過去給安安。”

蘇筱筱總感覺厲霆深有彆樣的目的,所以果斷的拒絕了,這不能算是一個能見到孩子們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