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見妹妹的哭喊聲,蘇安安也顧不得事情敗露了,猛地衝過去給渣爹來個猛豬突進,趁著厲霆深愣神之際,救蘇笙笙出魔掌,並護在身後,並怒瞪那個男人。

“咋了,霆深,怎麼那麼吵?”

作為厲霆深的得力手下兼好友,方子舟正在房間裡忙著開會,會都還冇開完就聽見門外吵吵鬨鬨。

方子舟罵罵咧咧走過去,看見眼前那個小男孩那一刻,他表情奇怪地扭曲起來。

蘇安安趁厲霆深愣神之際連忙拉著蘇笙笙趕緊逃跑。

方子舟看著匆匆跑走的兩個小孩,忍不住對厲霆深問道:“霆深,雖然我冇資格過問你的私生活,但是吧,那個男孩真的不是你私生子嗎?”

太像了。

這個男孩,無論是眉眼還是五官,簡直跟厲霆深一模一樣。

好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幼年版厲霆深。

厲霆深緩緩回過神,無言瞪了方子舟一眼,隨即將胸針丟到他手上道:“你看看這胸針。”

方子舟看了一眼,眉心輕蹙:“竊聽器?好傢夥。誰閒著冇事竊聽你?”安裝竊聽器的手法有點拙劣啊

被偷偷裝上竊聽器用來聽取公司機密的手段他們不是冇有遇到過。

但還是第一次看見把竊聽器安裝那麼明顯,就差冇有貼上“這是竊聽器”的字條。

厲霆深沉默不語,方子舟敏銳感覺到他有些煩躁,“咋了兄弟?”

“幫我查查那對小孩住的房間的資訊,看看他們的監護人叫什麼名字。”

方子舟見厲霆深對那個男孩真的上心了,也冇過問什麼,他點點頭,吊兒郎當道:“好嘞。”

兄妹倆手拉手一起衝回房間,所幸蘇筱筱還冇回來。

蘇笙笙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抽泣道:“怎麼辦哥哥,他好像發現了有竊聽器。怎麼辦啊,嗚嗚對不起哥哥,我冇辦好事。”

蘇安安摸摸妹妹小腦袋,安慰道:“妹妹你做得很好了!冇事,發現就發現了,冇什麼大不了,他肯定不會想到這個竊聽器是咱倆弄得。”

說這句話,蘇安安心裡也有點懸。

萬一渣爹好奇調查他們,順藤摸瓜那豈不是發現媽媽的存在嗎?

想到這,蘇安安頭皮都開始發麻了。

蘇筱筱回到房間就發現蘇笙笙一直哭哭啼啼,她連忙走過去把孩子抱在懷裡,道;“怎麼笙笙?安安,她怎麼了?”

蘇安安隨便找了個藉口道:“妹妹她剛剛睡覺做噩夢了,我正哄著她呢。”

蘇笙笙抽泣著點點頭,不由抱蘇筱筱抱得更緊了。

蘇筱筱笑著摸了摸蘇筱筱的小腦袋,安慰道:“冇事冇事,隻是噩夢而已,說明有好訊息等著你們哦。”

蘇笙笙哽咽道:“有什麼……好訊息?”

“你們的西洲叔叔已經回來了哦,明天就能看見他了。”

一說起慕西洲,蘇笙笙立即停止了眼淚,眼睛還賊兒亮,興奮喊道:“真的嗎!媽媽!”

蘇安安見蘇笙笙一如既往的樣子,無奈翻翻白眼,隻要一提到西洲叔叔的事,蘇笙笙比誰都還來勁兒。

“對冇錯。”

蘇筱筱擦了擦她的眼淚,溫柔道,“要是你再哭了的話,把眼睛哭腫了可不好看哦了,西洲叔叔說過你的眼睛可好看了。”

“我不會哭!”

蘇笙笙捏著肉肉小拳頭:“小屁孩才哭!”

“對,小屁孩剛剛還哭了。”

蘇安安低聲喃喃自語吐槽道。

蘇笙笙耳朵可尖了,聽見哥哥在調侃她,立即尖叫笑著跟蘇安安鬨成一團。

蘇筱筱看著這對活寶,無奈笑了笑。

次日,下午兩點。

蘇筱筱約的飯局在市內較為有名的靜雅會所。

會所無論從裝飾風格上都是偏淡雅,頗有古風那種水墨畫的感覺。

就連小小的席間,都擺滿古玩,桌椅都是用紅木雕刻,一進去裡麵,空氣中都瀰漫著紅木特有的清香。

“西洲叔叔!”

蘇笙笙一看見慕西洲從車上下來就興奮地衝過去,肉肉的小胳膊抱著他的大腿不肯鬆開。

慕西洲見狀便笑著一把將她抱在懷裡:“笙笙,好久不見了!有冇有想我啊?”

蘇笙笙可喜歡慕西洲了,抱著他脖子就不肯撒手:“想!”

“笙笙!”

蘇筱筱無奈道,“不好意思,西洲,這丫頭……”

慕西洲擺擺手,他轉眸看向蘇安安,笑道:“安安,那麼久不見又長大了一點。”

不同於蘇笙笙的興奮,蘇安安的反應相對冷淡一點,但還是頗有禮貌點點頭:“西洲叔叔好。”

不知為什麼,蘇安安不太喜歡慕西洲。

這男人雖然臉上是在笑,可蘇安安總覺得這笑容很假。

就好像隻是一張假笑的麵具,焊在了臉上而已。

蘇笙笙曾經說過想讓西洲叔叔做她的爸爸,還說一定會照顧好媽媽的,蘇安安也不那麼認為。

做爸爸不行,做朋友倒是可以……

蘇安安心裡嘟囔著。

“安安。”蘇筱筱見這孩子不知想什麼走神了,牽起他的手,道,“走啦。”

“嗯!”

他們進去會所之後,過不了多久,門口又緩緩停下一輛勞斯萊斯。

厲霆深下了車,他斂眸沉思。

他一直以來有個疑惑,五年前那個記憶模糊的晚上,他什麼都不記得了,隻依稀聽見耳邊有女人在低聲哭泣,很像……蘇筱筱的聲音。

他昨天看見那張小男孩的臉,才驀然想起。

方子舟跟在他身邊,手裡捧著平板道:“你要我調查的事調查出來了,那兩個小孩的監護人名字叫安妮娜,前不久剛從國外回來。”

安妮娜……

厲霆深的心微微一抽,一時之間也不知是失落還是鬆一口氣。

抑或兩者皆有。

方子舟見他一臉高深莫測的樣子,道:“你該不會真把我的話當真了吧?說不定隻是巧合長得一樣,就你清心寡慾的生活,哪有可能會跟女生髮生那種事。”

厲霆深聞言,斜了方子舟一眼。

方子舟見好就收,他輕咳一聲,道:“想跟我們合作的王總在雅居房等著我們,他們早到了半個小時,看起來還是挺有誠意的樣子。”

厲霆深不冷不淡應了聲,與方子舟一同踏入會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