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現在看他真心祝福自己的模樣,蘇筱筱知道自己把人家想得太壞了。

蘇筱筱撓撓頭,道:“你在國外一直很照顧我,這些人情我都記著。”說著,她從口袋拿出一張名片遞到慕西洲手中。

她一個弱小的女子,無權無勢,要在國外打拚闖出一定的成績,這比登天還難。

好不誇張的說,她蘇筱筱能有今天的位置,也多虧當年慕西洲對她的幫助。

她不隻是隻會口頭上說謝謝。

她都是用實際行動來做出對慕西洲的回報。

慕西洲一看名片,細長的眸略略驚訝睜大,這張名片正是他近期項目需要找到的投資人的聯絡方式。

“我知道你有個項目還需要一個投資人的幫助才能啟動。”蘇筱筱繼續道,“我上回出席一個晚會,意外撞見你正好想要找到的投資人,我就說了下你的項目,投資人對此很有興趣,就要我替他把名片交給你,問你有冇有意向合作。”

“西洲,以後還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儘管對我說就是了。”

蘇筱筱朝慕西洲展顏一笑,毫無保留的,對他露出滿是信任感的表情,“因為我們是朋友。”

慕西洲微愣。

他忽然想起小時候,他養過的一隻貓,一開始那隻貓不讓他靠近,可不知什麼時候,那隻貓破天荒蹭著他,呼嚕呼嚕地對他表示信任。

而現在,蘇筱筱就像那隻貓。

不知為何,慕西洲的心忽然跳漏了一拍,他下意識偏開視線,生怕會被蘇筱筱察覺到他的內心。

“不客氣,我們都是朋友啊。”

旋即,慕西洲隨便找了個藉口,匆匆離開酒店。

蘇筱筱回到房間,發現本該睡下的蘇安安不知何時醒了,坐在床邊,俊俏的小臉上滿是擔憂。

見狀,她走過去坐在蘇安安身邊,溫柔道,“怎麼了,安安?”

蘇安安扭著小手指,沉默半天小聲問道:“媽媽,你對西洲叔叔的想法是怎麼樣的?”門外,媽媽跟西洲叔叔之間的對話,他聽去了不少。

萬一媽媽真的對西洲叔叔有了感情。

蘇安安就算不願意,也會發自內心祝福媽媽。

蘇筱筱聞言頓時知道蘇安安在想什麼,她哭笑不得地敲了敲他的小腦袋,笑道:“你在想什麼呢?媽媽跟西洲叔叔隻是普通朋友。”

蘇安安雙眼一亮,有些迫不及待地追問:“真的嗎?”

“媽媽有你們就已經足夠了,還要什麼男人啊。”蘇筱筱一手將蘇安安按倒在床上,無奈笑道,“你這個小腦袋瓜子一天到晚就知道想些什麼,快睡。媽媽也要睡會。”

陪著這兩個小傢夥玩了一天,蘇筱筱著實有些累了。

蘇筱筱揉揉孩子的小腦袋,沉沉睡了下去。

蘇安安望著媽媽的睡容,有些依戀地縮進她懷裡,一掃之前的擔憂,他開心地笑了。

次日。

蘇筱筱因為需要到她的經紀公司開一場會議,所以安頓好孩子之後便提前半個小時來到公司,在前台的引導下來到會議室。

走進會議室,蘇筱筱看見除了她還有幾個長相漂亮的女生,都是有一定粉絲群的二三線線女明星。

“你們好。”

蘇筱筱習慣性揚起禮貌性微笑朝她們打招呼。

雖然她們迴應了,但蘇筱筱能明顯感覺到她們的視線不太友好,甚至帶著刺,一直戳著她的臉。

蘇筱筱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對待,既然不喜歡她,她也懶得繼續笑臉對待。

公司近日想要開一檔綜藝節目。

大體內容是召集一群年輕演員,去按照節目給出的劇本來進行臨場演戲,結束之後評審會對他們的演技進行評論。

公司很重視這檔節目,不惜花大價錢去聘請不少有名氣的流量明星。

原本蘇筱筱根本不想參與節目。

但在娜姐苦苦勸導下,並再三跟她保證隻需要作為特邀嘉賓參加節目的第一期就行,這一期完了,就不會有下次。

蘇筱筱本就心軟,又念在娜姐那麼多年都在照顧她的情分下,她最終鬆口答應了。

這次的會議,她作為特邀嘉賓不需要參與太多的節目的未來計劃,隻需要走個過場就行。

“這不是那個得了新人獎的蘇筱筱嗎?”

蘇筱筱走進會議室冇多久,那幾個女生就湊在一起小聲討論,雖然她們的聲音不大,但在安靜的會議室裡麵,蘇筱筱還是能依稀聽見一點。

“我真是服了,就在國外好好待著唄,非要回國跟我們搶資源。”

其中個女生憤憤不平道,“好的資源有多難搶她難道不知道嗎?我們在圈子裡已經過得夠艱難額,她非要跟我們搶。”

“就是,什麼玩意。進來就是臭著一張臉,真好呢,有背景就是厲害,都可以目中無人了。”

這幾個女生越討論越生氣。

其中一個人更是憤憤不平道,“你知道她有多可惡嗎?我朋友桃兒好不容易搶到李導的新戲裡的角色,結果因為蘇筱筱一句話被換了下來,桃兒眼睛當天就哭腫了!桃兒說蘇筱筱就是看她不順眼才故意這樣對她。”

蘇筱筱聞言,心裡冷笑。

這個陳桃兒可真會顛倒黑白啊。

“真是熱鬨啊。”

此時,會議室出現一記令蘇筱筱意想不到的聲音,她順著聲源看去,赫然發現慕西洲正站在門口,身姿修長優雅。

“有什麼話不妨大聲說?”

慕西洲走進會議室,笑看那幾個女生。

慕西洲在國內還算有名,他是慕氏集團最有希望繼承公司的長子,他工作能力出色,優雅如紳士的舉動,加上妖冶的外表,在國內還擁有著不少的粉絲群體。

那幾個女生一眼就認出慕西洲是誰,一個個紅了臉冇敢繼續說話。

“蘇筱筱的實力你們都有目共睹,她在國外拿了那麼多大獎,但凡她主演的電影都會得獎。你們說她搶你們的資源,那問問搶了你們什麼資源,她回國那麼久也隻接了一部戲,再說她的事業一早就已經規劃好,跟搶不搶你們的資源根本就毫不衝突。”

慕西洲緩步來到她們的跟前,“你們覺得呢?”

溫聲細語間,這男人總帶著一絲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