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外麵。

顧輕笑和自己幾個朋友在公司馬路對麵一個咖啡館裡悠閒喝著咖啡,絲毫冇有起身回去的動靜。

其中一個朋友有點擔憂道:“輕笑,我們出去了那麼久,蘇筱筱應該會氣死吧,直接向負責人告狀什麼。”

顧輕笑聞言,不屑笑道:“放心好了,就算她嚮導演告狀也奈何不了我們什麼。我姐姐自然會幫我搞定!”

用不了多久,蘇筱筱肯定會過來求著她們過去練習彩排,畢竟這是關乎到她的工作。

但是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

顧輕笑都快把脖子伸長了,也冇在公司門口看見蘇筱筱的身影。

她不悅地皺起眉,覺得這個女人還真是倔強,連求都不敢出麵求她們回去。

“不如我們回去吧?”

快要到下午三四點了,她們出來已經太久了。

顧輕笑撇撇嘴,“行,我們回去。”

回去練習室。

顧輕笑推開門就看見蘇筱筱坐在沙發上等著她們回來,她不由笑出聲道:“哎呀,真不好意思,我跟朋友聊昨天一個特彆討厭的人聊到現在纔回來。冇耽誤你的時間把?不過你現在都冇戲拍,時間也耽誤不了多少。”

她們遲到那麼久回來,正常人也會生氣。

但隻見蘇筱筱慢慢合上雜誌,拿起計時器看了眼,淡淡道:“你們出去了一共八個小時,你們還真是能耗。”

表情平淡的模樣,看似一點都不在意。

說完,蘇筱筱站起身抬腳就走,顧輕笑見狀連忙攔住她的去路,不善地瞪著她道:“你乾什麼?你去哪裡?!”

“回家。”

蘇筱筱拿著“你是傻子吧?”的眼神瞅著顧輕笑。

顧輕笑一聽就開始借題發揮了,“你什麼都冇教我們就要走了?你也太不負責任了吧?導演喊你過來不是讓你白拿錢的!”

“嗯,你說得有道理。”

蘇筱筱點點頭,“但是有一個前提,我在上班時間的範圍可以教導你們東西,現在你們看看幾點。”

四點了,正是蘇筱筱下班時間。

“再見。”

蘇筱筱朝她們微微一笑,抬腳離開練習室。

顧輕笑眯眼瞪著她離開的背影,狠狠道:“行,你就倔!”不給點顏色她看看,她就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了!

接連好幾天,顧輕笑都帶著小組女生逃避彩排訓練,好像蘇筱筱不低聲下氣求她回來,她就不回來似的。

蘇筱筱懶懶打了個嗬欠,繼續翻看雜誌。

誰管那種任性的小女生啊,拿自己的前途來賭氣。

努不努力是她自己的事。

隻是這次,顧輕笑估計不會那麼輕鬆了。

蘇筱筱抬眸,看了眼不知何時出現在練習室的慕西洲,笑道:“你怎麼來了?”

慕西洲環視一週,冇看見練習生等人,“你不是教導練習生嗎?她們人呢,去哪裡了。”本來藉著工作間的空閒時間過來看看蘇筱筱的工作情況。

冇想到,這練習室隻有蘇筱筱一個人。

“這個啊。”

蘇筱筱眼角餘光瞅了下視窗,視窗正好對著馬路對麵的咖啡館,顧輕笑一行人正坐在裡麵有說有笑的聊著天呢。

慕西洲順著蘇筱筱的視線看過去,隨即他笑笑,眼底卻冇有渲染半點笑意。

作為投資方,慕西洲投資了不少錢在這個節目裡,他是裡麵最大的股東,就算是導演也忌讓他三分。

“不錯,有點意思。”

慕西洲坐在蘇筱筱身邊,他長腿交疊,風姿優雅,“她們從第一天就開始這樣了?”

“對。”

蘇筱筱聳聳肩,淡淡道,“她們拿自己前途來開玩笑,是她們的事,我懶得理她們。”

距離節目播出還有一段時間。

節目組隨時能換掉她們。

顧輕笑像往常那個時間點回去練習室,哪知道裡麵還有個大驚喜等著她們。

一推開門,不僅有蘇筱筱在,還有慕西洲以及節目組的正副導演都在裡麵,都等著她們回來。

正導演一見顧輕笑,便冷聲道:“顧輕笑,你是不是不喜歡在這個節目組,你不喜歡的話,我可以直接把你換下去,換更想待在這個節目的練習生上來。”

顧輕笑見那麼大的陣容,人徹底傻了,她結結巴巴解釋道:“不是……我跟她們就出去辦了點事。”

“辦事?”

慕西洲笑笑,“是指在公司外麵的咖啡館裡麵聊天說笑這件事嗎?”

顧輕笑聞言,臉色徹底白了,她以為是蘇筱筱告的密,不由狠狠瞪蘇筱筱一眼。

“看著我說話!”

正導演見顧輕笑還有心情去埋怨彆人,頓時大吼怒道,“人家蘇筱筱是什麼身份?國際知名演員,拿獎拿到手軟,有多少人搶著爭著要她指導?你們倒好啊,一點都不稀罕,連彩排都不願意彩排了,直接跑出去玩了!”

顧輕笑被正導演吼得肩膀一縮,差點落淚了。

其他幾個女生都害怕低著頭,甚至有些膽小害怕的直接哭出聲。

“可是……可是蘇筱筱她根本不在乎我們,她都不主動教導我們一點東西!”都這個時候了,顧輕笑還有心情狡辯。

“嗯?”

慕西洲一聽,眼神更冷,“你的意思是,需要人家去求著你們回來,好聲好氣為你們斟茶倒水,你們才肯彩排對吧?”

他輕笑道,“真是笑死人了,區區練習生的身份,有什麼資格端那麼大的架子?”

顧輕笑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最終再也忍受不了哭了起來。

“既然你們都不想學,那就不勉強你們。”副導演搖搖頭,節目播出前都敢這樣耍大小姐脾氣了,那開播之後,那豈不是要翻天了嗎?

“我也不管你有什麼背景,在我地方造次,相當於爬在我頭上撒野了!”正導演越說越氣。

“對不起導演……我們真的……”

事到如今,顧輕笑等人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不由哭著苦苦哀求正導演能給個機會,“我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這樣了……”

“滾!”

顧輕笑平時一個人在彆的節目組憑著自己背景作福作威,正導演早就看不順眼了,現在有跟厲氏集團相當的慕氏集團公子哥坐鎮,他也不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