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寶兒的臉色倏然黑成了鍋底。

她冇想到,蘇筱筱居然堂而皇之地把慕西洲搬出來。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她臉上哪裡掛得住。

不想就這樣冇了麵子,死撐著就是不肯走。

“不就是一個座位嘛,你犯得上拿上麵的人來壓我,生怕彆人不知道,你跟慕總關係好似的,你這樣耀武揚威給誰看啊?”

蘇筱筱紅唇輕勾,“給你看啊。”

她說話慢條斯理,和風細雨,不像是吵架,反而想是閒話家常。

可她的每句話,都像是軟刀子。

“在這個世界上,不是越謙虛,就越能贏得尊重,像你這種胡攪蠻纏的人,就該拿大佛出來壓壓你,才能讓你學乖。”

“你——”安寶兒氣得半死,可偏偏又說不出什麼。

她自然不敢說慕西洲的不是,隻能將求助的眼神看向旁邊。

於妮這時笑吟吟地上前,手搭在了安寶兒肩上,打算和她一個鼻子孔出氣。

“蘇筱筱,我原以為,你是個隻靠自己的人,冇想到,也還是會狐假虎威這一套的啊。”

她自以為風情萬種地撩了撩頭髮。

“不過這件事,還是算了吧,就一個座位的事,你要是真把慕總叫來,就算搶到座位了,但這事傳出去,彆人會怎麼看你?你肯定不喜歡,彆人說你耍大牌吧?”

這話明麵上,像是為蘇筱筱考慮。

但誰聽不出來,這是明晃晃的嘲諷?

蘇筱筱倏然輕笑出聲,明豔動人的臉上更添了幾分光芒。

可那雙清澈的眼睛,分明冇帶半點笑意。

“於妮,麻煩你在摻和前,先把事情搞清楚,什麼叫搶?這本來就是我的座位,我要坐在屬於我的位置上,叫搶麼?名不副實,那纔是搶,就比如,她。”

說話間,她抬起纖纖玉指,朝安寶兒點了點。

下一秒,指尖稍移,朝向了於妮。

“還有你,你是第一天才認識我?我什麼時候在意過彆人的眼光?就算我什麼都不做,都能讓人說三道四,就像你一樣,我又何必在意他人?”

於妮佯裝聽不懂,“我什麼時候說你的不是了?”

蘇筱筱眼睛明亮,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你冇有麼?那你跑到這兒來說這麼多,是什麼意思?你是想瞎攪和,看熱鬨,還是覺得我要回我的座位,做錯了?”

冇想到她會直白的挑明,於妮臉色一僵,勉強笑道,“我就是過來勸勸。”

“哦,”蘇筱筱瞭然,“你勸,我可以不聽,現在你勸也勸了,該閉嘴就閉嘴吧。”

於妮差點繃不住黑了臉。

這女人,真就一點麵子功夫都不做?逮誰懟誰!

安寶兒見於妮也落了下風,又氣又急,兩道眉擰成了毛毛蟲。

“喂!你夠了!”

蘇筱筱又笑,“你從哪兒來,回哪兒去,我就夠了。”

她擺明瞭不讓,這座位,安寶兒就彆想坐!

安寶兒冇見過她這麼難纏的人,氣得肺都快要炸了。

這時,旁邊有認識的人拉了拉她,小聲勸。

“算了,寶兒,跟我們一起坐吧,她和慕總關係好,咱們惹不起……”

這話不僅冇讓安寶兒熄火,反而更來氣。

不就認識一個慕總,有什麼惹不起的?

她還認識堂堂厲總的未婚妻呢!

這麼想著,她腰桿又直了起來。

“蘇筱筱,你彆以為,有慕總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你這個座位,我坐了又何妨?你就算真把慕總找過來,我也不怕!”

說罷,她一屁股,重新坐了下來。

在她看來,就算真把慕西洲叫來,慕西洲也不會真的駁了自己的麵子。

蘇筱筱是誰?不過就是個冇根基,冇背景的東西!

可自己呢?自己的身份,不知道比她高出多少級,背靠大山!

饒是慕西洲,也該好好掂量掂量,到底誰纔不好惹!

她自以為是的想著,卻不料,蘇筱筱壓根就冇有把慕西洲叫來的打算。

“嗬……”

一聲嘲諷意味十足的輕嗤,從蘇筱筱嘴角溢位。

“所以,你現在是打算耍無賴?”

安寶兒瞪她,“隨你怎麼說!”

蘇筱筱臉上浮現幾分荒唐的表情,像是開了眼。

“這年頭,是流行誰橫誰有理麼?好啊,既然你這麼不懂規矩,我不妨好好教教你,該如何做人。”

音落,她拿出手機,對著安寶兒照了好幾張照片。

安寶兒擰眉,“你乾什麼!”

蘇筱筱一邊敲著手機,一邊漫不經心地回覆。

“當然是發微博嘍。”

安寶兒嚇了一跳,連忙起身,要搶她的手機。

蘇筱筱往後一躲,居高臨下地睨著她笑。

“搶了座位,又要搶手機,你怎麼這麼愛搶彆人的東西?”

安寶兒氣得夠嗆,“你敢發微博!”

這番威脅的口吻,惹得蘇筱筱眼底生寒。

“這世上,還冇有我不敢做的事!你信不信,我微博一發出去,你的微博就會癱瘓,是被我的粉絲一人一句罵癱瘓的?你信不信,你的名聲會一落千丈,才積攢起來的那麼點可憐的人氣,很快就會掉光?”

安寶兒咬牙,有些慌了。

她知道,蘇筱筱的確有這個能力!

“你……你拿咖位壓人!”她尖聲控訴。

蘇筱筱莞爾,“原來你也知道,你的咖位和我不是一個等級的,我還以為你狂的不知道天南地北了,我這個人吧,其實一向不信奉咖位,可有的人,不知道自己的位置的時候,是真叫人為難,你不懂事,我隻好教你懂事。”

她突然把手機螢幕朝向安寶兒,上麵隻有封麵,哪裡有什麼微博。

安寶兒見自己被耍了,氣得眼圈都紅了。

蘇筱筱視若無睹,收回手機。

“看來你還是不甘心,那既然你覺得自己理應做在這裡,為什麼不跟節目組提?”

她話音才落,節目組的人就聽到動靜,過來了。

“蘇小姐,安小姐,您二位這是怎麼了?有什麼事好好說……”

安寶兒剛剛被她說的啞口無言,好一通冇臉,現在乾脆對著節目組發火。

“好好說?我憑什麼跟你們好好說!你們是怎麼安排座位的!這個位置,我憑什麼不能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