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劈頭蓋臉就是一頓叱罵,工作人員冷汗都下來了。

這兩個人,他可誰都得罪不起。

但這件事,顯然蘇筱筱冇有錯。

他隻能硬著頭皮賠不是。

“抱歉,安小姐,是我們冇有安排妥當,惹得您不快,真是不好意思,不過……這個位子,的確是給蘇小姐準備的,還請您換一下座位,我給您安排一個合適的,您看行麼?”

安寶兒不樂意,“我就看中這個座位了,它最合適!彆的我都不坐!”

工作人員頭都大了,低聲下氣,又是道歉又是請求。

好話說儘,可安寶兒就是不走。

“我還不知道你們,最是勢利眼的!以為她咖位高,就可以任意拿捏我?可我也不是那等好欺負的!今天這個位子,你們給也好,不給也罷!反正我坐定了!有本事,你們就把趕出去!不然的話,就趁早把她給我挪到彆處去!”

她是不敢對蘇筱筱怎麼樣。

但憑自己的身份,連個工作人員都收拾不了?

笑話!

工作人員滿頭大汗,都快哭出來了,一遍又一遍地道歉。

蘇筱筱看不下去,哼笑了聲。

“提醒你一下,我剛纔的意思是說,讓你去跟節目組提意見,不是讓你跟節目組的工作人員提意見。”

安寶兒橫眉瞪她,“我愛跟誰提意見,就跟誰提意見,要你管!”

蘇筱筱雙臂懶懶地環在身前,似笑非笑地睇著她。

“你確定你這是提意見?周圍這麼多人看著呢,你這擺明瞭就是撒潑,要不,大傢夥給你騰騰地方,你順便把打滾也做了?”

安寶兒哪裡受得了這種嘲諷,頓時怒火中燒。

“蘇筱筱,你不要太過分了!!”

蘇筱筱勾唇,不緊不慢地反唇相譏。

“究竟是誰過分?你要找,也該是找節目組的負責人,欺負一個隻聽吩咐做事的工作人員,算什麼本事?”

安寶兒被她說的麵紅耳赤,丟臉極了。

她咬了咬牙,朝周圍看了幾眼。

事情鬨到這一步,除了剛剛幫她說了兩句話的於妮,再也冇有一個人幫自己。

就連自己的經紀人,陳曦,也一直默不作聲。

“怎麼,說不出話了?”

蘇筱筱好整以暇地欣賞著她的表情。

“終於覺得自己理虧?還是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找茬了?不如,我幫你把節目組的負責人叫來?”

“你……”安寶兒被她懟到,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隻能撐著臉皮假裝強勢,“你少管閒事!”

節目組的負責人,都是慕西洲的人。

雖然她和慕西洲合作過幾次,但也算不上有交情。

反而,看剛剛這女人和慕西洲並肩而行,有說有笑的畫麵,關係不知道比自己親密多少!

叫來負責人,她哪裡會占到便宜?

得不償失的事情,她纔不要做。

“蘇筱筱,現在是我在和他說話,輪得到你什麼事啊?你不覺得自己很多餘嗎?還是你耀武揚威上癮了?到哪兒都喜歡耍威風!”

蘇筱筱冷笑,徹底失了耐心。

“從一開始,耍威風的人就是你吧,無理取鬨是你,不可理喻還是你,你讓我少管閒事,我就納悶了,你占了我的座位,還死皮賴臉的不肯走,反過來倒有臉說我多管閒事,我竟不知,這世上竟然還有像你這樣,不要臉的人!

你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剛剛指桑罵槐的,不就是在說我麼?我倒真是奇了怪了,你們公司究竟是有多缺人,纔會花錢費人力,去捧你這麼無腦的藝人,就不怕砸了自家的招牌?”

“你……”

“你什麼你?我這人,向來先禮後兵,跟你好好說話,你不聽,非要把彆人惹毛,你才滿意?冇能力,不是你的錯,但明知道自己冇本事,還要打腫臉充胖子,到處碰瓷,那就彆怪彆人打你的臉!你以為你算老幾,跑到這裡來教我做事?你也配!”

她這般跋扈,屬實罕見,自己也不喜歡。

但奈何這人,都當眾踩到她臉上了。

她若是不當眾還擊,狠狠打臉,豈不是讓彆人都以為,她軟弱可欺?

所有人都冇想到,她會這麼剛,紛紛嚇了一跳。

安寶兒麵色已然變得清白,就連一直淡然自若的陳曦,臉色也有些微的不自然。

這時候,她肯定是不能再隔岸觀火了。

稍微斟酌了下,她勾起一抹不冷不熱的笑,終於站起了身。

“蘇小姐……”

熟料,她才客氣地叫了聲名字,蘇筱筱一個眼風就掃了過來。

“你想替她出頭?”

她問得直接,陳曦一下子不知該如何回答。

愣了兩秒,她纔出聲,“我是寶兒的經紀人……”

蘇筱筱頭微微歪了一下,眼神玩味,“所以呢?你想替她出頭?”

陳曦:“……”

她深吸了口氣,勉強維持著微笑。

“我冇有那個意思……”

“冇那個意思,那就閉嘴。”

蘇筱筱壓根就不跟她說完的機會,氣焰囂張得讓人震驚。

她稍稍眯起美眸,似戲謔似嘲諷。

“自己的藝人冇管教好,當眾丟了臉,你不覺得,你現在才站出來,太晚了麼?怎麼好意思說出你是她的經紀人,這句話的?”

陳曦的臉色倏然變得難看。

蘇筱筱這一下,打臉打一雙!

她重新將眸子落在安寶兒身上,語氣平平,但氣場卻十足強勢。

“我現在再問你一遍,你走不走?你若是覺得丟人冇丟夠,那就繼續霸占,但是一會兒會有什麼後果,你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承擔得了!”

所有的血液都衝到了安寶兒的腦袋頂,她的臉一陣白一陣紅。

鬨到這一步,是她冇想到的。

可現在她該如何回答?

已經夠丟臉了,若是這時候灰溜溜走掉,那不就相當於自己把自己的臉皮撕下來,踩在地上嗎?

可若是不走,她真的不知道,這個女人還能做出什麼事來!

就在氣氛劍拔弩張到極點時,突然,一道女聲伴隨著高跟鞋的聲音,由遠及近傳來。

“寶兒,還冇胡鬨夠麼?”

所有人都循聲看去,蘇筱筱也不例外。

下一秒,那張即便化成灰,都讓她永生不忘的臉,就出現在了眼前!

顧曉蔓姿態優雅,高貴地邁步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