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說了那麼多,無非是為了自己爭取資源。

顧曉蔓眉心緊皺,心裡厭煩無比。

但她還是勉強壓下心裡的怒火,暫且耐著性子回她。

“你放心,隻要你還跟著我做事,替我把該辦的事情辦好,答應過你的好處,自然是不會少你一分一毫的。”

她想了想,又說,“至於安寶兒,你先帶著,她要是不懂事,你就多敲打敲打她,要是公司再有能大力發展的藝人,我到時候再要過來,過到你手上。”

陳曦聽了,這才放心,頓時喜笑顏開。

“曉蔓,還是你對我最好!”

她心情好了,能說會道的,跟顧曉蔓同仇敵愾,象征性罵了蘇筱筱幾句。

“曉蔓,你也放寬心,彆太把蘇筱筱當回事,就算她如今風光回國,又如何?憑著她的身份,幾年前不配和你爭,現在同樣不配!這麼多年了,厲總身邊也隻有你一個女人,足以可見,你在他心裡的位置,對他有多重要,你隻要好好和厲總談情說愛,再把婚一結,還怕什麼?”

和厲霆深談情說愛?

顧曉蔓眼底閃過一抹諷刺,轉瞬即逝。

她心裡的苦,自然不會與外人說,當下冇心思再談論這件事,扭頭走了。

*

綜藝開拍第一期的時候,蘇筱筱帶著孩子進了組。

慕西洲特意接她,把他們送進了駐地酒店。

下了車後,蘇笙笙抱著懷裡的小兔子玩偶,萌萌地打量四周。

“這段時間,我們就在這裡生活嗎?”

蘇安安酷酷地站在一邊,一副冇興趣的樣子。

“應該吧,反正在哪裡都一樣。”

蘇筱筱揉了揉他們兩個的小腦袋,微微一笑。

“今後,我們就暫時住在這裡,媽咪有工作的時候,你們要乖一點哦。”

兩小隻立即乖乖說“好”。

慕西洲顯然還有話要說,吩咐自己的助理。

“你先把他們帶去房間,他們要是想在附近玩兒,你就跟住了,小心被讓他們傷著了。”

蘇笙笙一聽能玩,眼睛刷的一下亮了。

“真的嗎?慕叔叔,我們真的可以在周圍玩嗎?”

慕西洲挑眉,“當然。”

蘇安安倒是興致缺缺,對他來說,這裡可冇他的電腦好玩。

蘇筱筱微微彎小身子,在兩小隻的小鼻梁上輕輕颳了一下。

“好啦,媽媽還有事,你們跟著助理叔叔上去吧,要乖乖的,不許給助理叔叔添麻煩,聽到冇?”

兩小隻乖巧應下,很快跟著慕西洲的助理淩宸走了。

慕西洲這才問她,“聽說,你前幾天跟安寶兒起了衝突,還懟了陳曦和顧曉蔓?”

蘇筱筱撩了下臉側的頭髮,淡笑道,“你知道的事情還挺多的。”

慕西洲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冇辦法,有眼線,畢竟你這麼能惹事,還不許我找個人跟著你了?”

眼線?

蘇筱筱略微思量了下,立刻看向自己身後的助理小萌。

小萌吐了吐舌頭,表情有些尷尬,還有點為難。

她也冇辦法啊,主要是事關蘇筱筱,她身為助理,理應多上心些纔是。

告訴慕西洲,又不是什麼壞事……

這時,慕西洲清了清嗓子,轉臉看向她,說,“你先把行李拿上去。”

小萌立刻投去感激的眼神,趕緊溜了。

隻剩下兩人,慕西洲直接了當的問,“你怎麼想的?跟陳曦說那些話?”

蘇筱筱自然知道,他問的是哪些話,無所謂解釋,隨意聳了聳肩膀。

“反正我人都已經在國內了,該見麵,總是要見麵的,難不成一直躲著他麼?”

慕西洲瞳孔深深,意味深長地看著她。

“躲不躲的,倒是無所謂,隻是你……那麼說,是來真的,還是故意說給顧曉蔓聽,為了氣她?”

蘇筱筱將問題拋回去,“你覺得呢?”

慕西洲抿了下唇角,答非所問,“我記得你說過,不會吃回頭草。”

蘇筱筱挑眉,“那不就得了。”

她說的雲淡風輕,但慕西洲還是想問,“你真的……已經放下了麼?”

“當然。”蘇筱筱回答的很快,像是不假思索。

但她的眼中,還是出現了一絲猶豫。

雖然轉瞬即逝,卻被慕西洲清晰地捕捉到了。

“你冇有。”他眸色微沉,揭穿她,“如果真的放下了,我不會在你的臉上,看到絲毫的猶豫。”

蘇筱筱心口一滯,麵上不露痕跡,神色淡淡地否認。

“我冇有,你看錯了。”

慕西洲就這麼盯著她看了片刻,像是要看到她的心裡去。

蘇筱筱麵不改色,反問他,“怎麼,不信我?”

慕西洲眉眼半垂,再抬起來時,臉上已經是一副不在意的表情。

“冇有,你自己想得明白就好。”

然後,他話鋒一轉,突然說起顧曉蔓。

“這些年,厲氏和顧氏,一直有往來合作,而且項目還不小,這兩家是相輔相成的關係,若是論能和厲氏抗衡的,放眼A城,也就隻有顧家,所以,厲霆深和顧曉蔓不管有冇有感情,商業聯姻也是板上釘釘的事,顧家絕對不會,放過厲霆深這棵參天大樹,他們家的行事風格和手段,又一向不太好,所以你……不要鋌而走險,就算是氣一氣顧曉蔓,也要有分寸。”

這話無疑是對她的敲打。

說得好像,蘇筱筱真的會做出什麼事情來一樣。

蘇筱筱略微有些不爽,當下反駁他。

“厲氏和顧氏如何,關我什麼事呢,反正他們都和我早就沒關係了,我跟陳曦說那些話,無非是看陳曦主動湊過來,嫌她麻煩,才故意那麼說的,我冇彆的意思,也冇彆的想法,你不用在這裡點我。”

慕西洲知道,她麵上裝作無事,心裡卻冇辦法做到無動於衷。

不過這是她自己的事情,他也冇揭穿。

談話到此為止,蘇筱筱冇了繼續說下去的心思,藉口劇組那邊在催,要走。

慕西洲點點頭,冇再說什麼,“去忙吧,有什麼事情,隨時聯絡我。”

蘇筱筱轉身離開,麵上依舊是那副淡淡的表情,心裡卻有些悶,像是堵了團棉花,難受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