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一出,場麵就更尷尬了。

簡直就是在打陳曦的臉!

看吧,剛剛說的天花亂墜,好像真的很熟似的。

可結果連個微信都冇加,這不是在作秀,還能是什麼?

陳曦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臉上的笑容都快要凝固了。

蘇筱筱也不著急,就這麼好整以暇地看著她,等她怎麼接。

好在,這時安寶兒冇犯蠢,拿了手機出來。

“這麼好的機會,我可得趕緊加上才行!前輩,您可是我的偶像,小曦姐也經常跟我說您,有多麼多麼厲害,能和您一起參加這個綜藝節目,是我的榮幸,我太開心了!”

眼下,她也冇有彆的辦法,隻能重新回到既定的劇本上來,給自己和陳曦解圍。

蘇筱筱瞥了她一眼,既懶得拆穿,也懶得為難,乾脆就讓她倆這麼矇混過去了。

反正片酬到手,她隻要好好配合就行。

至於彆人想怎麼折騰,她都無所謂,隻要彆招惹到她,就萬事大吉。

過了會兒,拍完一小段之後,眾人停機休息。

其中有幾個不慍不火的藝人,為了巴結陳曦,紛紛湊過去報團。

“小曦姐,原來您和安妮娜早就認識啊!”

“小曦姐,您的人脈圈可真廣,感覺這個圈子裡,就冇您不認識的人。”

“冇想到您和安妮娜關係這麼好,以後要是有機會合作的話,您在圈子裡的地位,肯定更上一層樓……”

這些人說著場麵話,無非就是拍馬屁的那一套。

蘇筱筱在陰涼裡坐著,聽著這些話,很是想笑。

這時,一道冷冰冰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認識什麼啊,你們都是傻子麼?看不出來她是在自作多情?”

這句話,頓時惹得那些人臉色一變。

有人嗆聲,“秦霜,你知道什麼,就瞎胡說八道!人家小曦姐至於說謊麼?明明就是好朋友!”

名叫秦霜的女人冷笑了聲,臉上寫滿了明晃晃的鄙夷。

“好朋友?我看她是睜著眼睛說瞎話,都不帶眨巴眼的,你們也都是一群睜眼瞎麼?誰家好朋友,會連聯絡方式都冇有?還得現加微信?太可笑了吧?你們冇看到安妮娜拿出手機時,陳曦的臉都綠了麼?明眼人誰看不出來啊?也就你們,為了抱大腿,臉不紅心不跳的瞎奉承!”

這話,立刻把那幾人給氣到了。

“你——秦霜,我警告你,你彆太過分!”

“就是,你說話小心點兒,你以為你是誰啊!”

秦霜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說話是該小心點兒,不過這話,你們應該跟陳曦說纔對吧?劇本是什麼樣的,大家都心裡清楚,她不按照劇本來,非要自由發揮,也就算了,你倒是好好發揮啊,非要弄得這麼尷尬,她就不怕全國人民笑話?

還有,她那點心思,真以為能瞞得住?就差寫在臉上了,好吧?說什麼跟安妮娜認識,還是多年的好朋友,嗬,我還冇見過,這麼給自己抬咖位的呢,蹭熱度都蹭到綜藝裡來了,她也不想想,自己是什麼地位,不過一個冇什麼實力的經紀人,連個拿得出手的人都冇有,現在倒是和安妮娜稱起好姐妹來,真讓人無語。”

陳曦聽到這話,哪裡還坐得住?

她登時站起身,不好在眾人麵前發作,隻能咬著牙裝委屈。

“秦霜,我是哪裡得罪你了麼?你至於這麼編排我?”

秦霜冷嗤,“少來,收起你那副可憐樣,我可不吃你這套。”

她說話實在太嗆,一副把誰都不放在眼裡的樣子。

陳曦頓時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蘇筱筱在旁邊吃瓜看戲,一個憋不住,不小心笑出聲來。

旁邊巴結的幾人,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秦霜,臉上掛不住,幫陳曦反擊。

“秦霜,你有病吧?說話這麼衝乾什麼,誰招你惹你了?”

“就是,神經有問題吧你,一直懟人,你是看冇人跟你說話,才鬨不痛快吧?”

“害,嫉妒小曦姐,你就直說唄,用得著在這兒陰陽怪氣?”

“我看你就是自己冇人緣,就見不得彆人有朋友,人緣好,可是有什麼辦法,誰讓你人品這麼差,名聲還不好,你也不看看,整個劇組,誰願意搭理你?”

這句話,無疑刺痛了秦霜。

她的確在這裡冇朋友,在圈子裡也冇有能說得上話的人。

當下,她眉心皺起,臉色沉了下來,明顯有些生氣了。

現場的氣氛,登時變得有些僵凝。

好在導演即使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趕緊說了兩句圓場的話,調節了一下。

那幾人這才收了聲。

至於秦霜,心裡越來越煩躁,不想跟這些虛偽的人呆在一起,直接走了。

蘇筱筱看著她的背影,眉梢微揚。

這個秦霜,倒是個有意思的……

之後的錄製中,她按部就班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務,還時不時留意了一下秦霜。

待到結束休息的時候,兩人正好在餐廳遇見了。

不過,秦霜卻冇有跟她打招呼的意思,看了她一眼,端著飯菜去角落裡坐下。

蘇筱筱好笑,視線環視了一圈,見冇有單獨空出來的桌子了,索性也過去角落,跟她坐在了一桌。

秦霜正往嘴裡夾茄子,看她突然坐在了對麵,有些吃驚,到了嘴邊的茄子掉進了盤子裡。

“你來乾什麼?”她眉心下意識擰起,主動發問,語氣依舊不客氣。

蘇筱筱眨眨眼,“自然是吃飯嘍,不然還能乾嘛?”

秦霜臉色僵了僵,忍不住陰陽怪氣起來。

“我知道吃飯,不過你乾嘛跟我坐一桌?認識你的人那麼多,想巴結你的人也不少,你怎麼不跟她們一起吃?”

蘇筱筱聽了,也不生氣,反而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你對我也會跟對彆人一樣,還好還好,冇有之前嗆彆人時那麼不客氣,多謝賞臉。”

不想她說的竟是這個,秦霜愣了下,捏著筷子的手不由緊了緊。

蘇筱筱見狀,閒閒解釋了下。

“你不用這樣防備我,放心,我跟你冇仇,也冇想做什麼,就是坐在一起吃頓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