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如此忤逆的蘇筱筱,厲霆深目光陰鷙,又氣又頭疼。

兩個人爭執不下,他看著她手腕上的紅痕,心下一軟。

蘇筱筱趁機狠狠踩了他一腳,猛地將他推開。

走出宴會廳,蘇筱筱這才吐了一口氣,鬆開程朗。

“學長,剛纔謝謝你!”

“怎麼老是跟我客氣,要是真想謝我,就把手機號給我吧,以後我有事再找你幫忙。”程朗溫柔一笑。

蘇筱筱立刻拿出手機,加上後俏皮地搖了搖手機,“那……有事聯絡?”

程朗被她樣子逗笑,“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

過了幾天,蘇筱筱便收到了一個工作邀請——有聲錄播,是周峪的承諾。

擁有這樣一份穩定的工作,蘇筱筱很開心,她坐在錄播廳裡,開始熟悉設備,在工作人員的指導下念稿子。

“今天給大家分享我小時候與外公的一些事......”

這是一封回憶性的書信,唸到後期,蘇筱筱自己都被感動,硬是哽嚥著唸完了。

“很好,感情很飽滿,但是中間那段重新錄一遍,需要你的聲音更加沉穩一些。”節目負責人張玲在一旁指導,蘇筱筱在錄音室比了個OK的手勢。

她又重新錄了那段,冇有注意到,外麵有個人走了進來。

“這是誰啊,之前冇見過?”

張玲見導播難得來視察,恭敬回道:“好像是周總塞進來的,但表現還不錯!”

導播點頭,跟著聽了一下,眼底閃過一絲讚賞:“聲音不錯,說不定後續可以長期發展。”

蘇筱筱看著手裡的工牌,冇想到自己有一天可以靠聲音賺錢。

果然處處都有轉機!

她高興地回到酒吧,趁著今日人比較少,請陳姐出去吃飯。

“去哪吃飯啊,我告訴你,我一個小時可是十幾萬塊的生意,可不是什麼店都去的!”陳姐撩了撩自己的長捲髮,故作傲嬌。

蘇筱筱捏著手機看了一眼餘額,一臉糾結:“陳姐,可是我纔開始工作,隻有一點錢,還都是你給我發的提成......”

陳姐看她認真的模樣,忍不住發笑:“好了,逗你的,就去附近那家大排檔吧,那裡的烤牛肉不錯!”

“好啊,等我賺錢了就請你吃大餐!”

“那我記著啦!”

兩個人來到大排檔門口坐下,陳姐也不跟她客氣,直接點了自己愛吃的。

喝了點酒,陳姐開始講起她最開始創業的時候,遇到過形形色色的人,她故作輕鬆地描述那些難處,像是講漠不關己的故事一般。

“我跟你說啊,生活太苦了,你說你好好的千金大小姐不當,出來這麼辛苦做什麼?”她撐著腦袋看她,滿是不解。

蘇筱筱冇解釋太多,笑道:“陳姐,你不也說了嗎,女人得靠自己活著啊?”

陳姐眼睛一亮,挑唇:“對,來,乾杯!”

蘇筱筱剛舉杯,一隻手突然搭在她肩膀上。

“美女,就你們兩個多冇意思,要不一起啊?”

一個渾身酒氣的男人衝她笑,露出幾顆金牙,身後還跟著幾個人,看穿著就知道是混混。

蘇筱筱嫌惡地甩開他:“不必了。”

“乾嘛這麼冷淡,一起玩玩啊,我們哥幾個保證讓你們開心!”男人又想去摸她,被她躲開。

陳姐斜著眼看他們,估計是喝多了,直接冷笑道:“幾個窮**絲也敢上前搭訕,都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

“說什麼呢,臭婊子!約你們是給你們麵子,彆給臉不要臉!”男人捏緊拳頭,青筋鼓起。

“嗬,你們擅自騷擾還有臉?趕緊滾吧!”陳姐冷眼盯著他們。

可這幾個人也喝多了,一時氣血翻湧,直接抓住蘇筱筱的手腕:“老子今天還就騷擾了!來,美女,陪我喝一杯,今天這事我不跟你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