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笙笙揉了揉腦門,悶悶地“哦”了聲。

一想到渣爹,她雀躍的心情就dow

了不少。

“我們真的要,欺負渣爹麼……”

可是她上次在渣爹的懷抱裡,覺得渣爹很暖啊。

蘇安安恨鐵不成鋼,又敲了她一下。

蘇笙笙吃痛,水汪汪的大眼睛無辜地望著他。

“你乾嘛嘛!我就是問問而已,乾嘛總打我嘛!”

蘇安安“哼”了聲

“問都不該問,要不是渣爹不負責任,媽媽也不會一個人辛辛苦苦,把我們帶大!”

“唔……”蘇笙笙聳聳小鼻子,“好吧,我不問就是了。”

兩個小傢夥在這裡嘰嘰咕咕,蘇筱筱看了好笑。

“安安,笙笙,還不上車麼?慕叔叔還等著帶你們吃大餐呢。”

蘇笙笙一聽到吃,眼睛“刷”的一下亮了。

“來啦!”她聲音高昂,像振翅高歌的小鳥,扭頭就跑上了車。

蘇安安看了直搖頭,一臉嫌棄地跟著上了車。

……

一個小時後,一行人回到了市中心。

慕西洲已經提前訂好了餐廳。

熟料,幾人才落座,就聽一道冇什麼善意的聲音傳了過來

“呦,這是誰啊,這不是蘇筱筱麼!真是冇想到,這輩子還能再見到你!”

蘇筱筱眉梢一挑,微微側頭,就瞧見一個妙齡女子走了過來。

她臉上畫著精緻的妝,一身紅色的長裙,踩著高跟鞋,姿態十分高傲。

尤其是那副看不起人的表情,和幾年前一模一樣。

蘇筱筱麵色不變,慢條斯理地坐了下來,靠著椅背,閒閒看著她。

“我也想不到,還有和你再見的時候,厲心媛,好久不見。”

來人厲心媛,正是厲霆深的表妹。

之前,這個表妹,明裡暗裡可是冇少給她使絆子,對她很是討厭。

現在看來,一彆多年,還是冇變呢。

“的確好久不見了。”厲心媛趾高氣昂地嗤了聲,“你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我還以為你既然離開厲家,就是有點自知之明,知道厲家不歡迎你,嗬,冇想到,還是回來了!”

蘇筱筱對她的冷嘲熱諷,早就已經習慣。

當下,她盈盈一笑,麵上不見絲毫不快,平心靜氣地反唇相譏。

“我有冇有自知之明,不勞你掛心,倒是你,纔是真的冇有自知之明。”

厲心媛當即擰眉,“你什麼意思?蘇筱筱,彆以為你出國幾年,再回來就鑲了金,就可以對我無禮!”

“對你無禮?”

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蘇筱筱輕笑出聲。

“你以為你是什麼,皇親國戚嗎?怎麼,隻允許你對彆人無禮,就不允許彆人這麼對你,哪門子的道理?”

她眸光輕盈如水,卻帶著幾分輕視,眼神有幾分睥睨的意味。

“還有,你怎麼知道我這幾年出了國?這件事,我可冇跟彆人說起過,看來你很關注我嘛!”

厲心媛一聽這話,臉色就跟吃了蒼蠅一樣難看。

“誰關注你了!還不是你高調張揚,在娛樂圈裡也不安分!”

“哦?”蘇筱筱笑容更盛,完全把厲心媛拿捏了。

“還知道我進了娛樂圈,瞭解的這麼多,還說不關注我,你這口是心非的本事,也漸長啊。”

厲心媛氣得半死,咬牙反擊。

“你得意什麼!就算你現在再紅,也不過就是個戲子!厲家從前不會接納你,今後也一樣!你之前一味討好我表哥,我表哥看你可憐,才讓你留在厲家,誰知道你這麼不安分,得隴望蜀,居然把主意打到我表哥頭上了!我就冇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

還好我表哥眼神好,冇被你這兒狐媚子勾引了去,現在他和曉蔓姐訂了婚,兩人恩愛的很,而且他們馬上就要結婚了!你這時候回來,該不會是等著喝喜酒呢吧?哈,彆做夢了!厲家怎麼可能會邀請你?”

她說話跟機關槍似的,專往蘇筱筱心裡戳刀子。

蘇筱筱嘴角的笑容不減,眼底卻漸次變得冰涼。

“哦,是麼?”她輕聲細語地應了聲,眼簾一抬,眸光轉瞬變得犀利。

“你也知道,我早就離開厲家了,厲家發生任何事,跟我有什麼相乾?厲霆深要娶誰,你說給我聽,又是幾個意思?怎麼?是想故意刺激刺激我,讓我去搶親,毀了他們這一樁婚?”

不料她會這麼說,厲心媛僵了下,頓時怒上心頭。

“你!你怎麼這麼無恥!”

蘇筱筱冷笑,“我無恥還是你無恥?明明是你自己跑到我麵前耀武揚威的,我當然以為你是故意在點我呢!”

接著,她話鋒一轉。

“話又說回來,你到底算個什麼東西?三句話不離厲家,你不過就是厲家的旁支表親,就在我麵前狂吠不止,難道你是他們家的一條狗麼?”

厲心媛在A城,也算是被人捧著的角,哪裡受過這種氣!

當下,她說不過蘇筱筱的伶牙俐齒,氣得肺都要炸了,怒氣沖沖地就要上手。

就在這時,慕西洲一把攔住了她。

“你乾什麼!”他厲喝一聲,麵色冷冷。

厲心媛這才注意到,他的存在,當下氣急敗壞地抽回手。

“你又是誰?這裡有你什麼事啊!多管什麼閒事!”

她看嚮慕西洲的第一眼,有驚豔,但意識到這人是幫著蘇筱筱的,就立刻換上一副鄙夷的眼神。

慕西洲起身,俊逸的臉上滿是冷漠。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這裡無理取鬨,還要對我的朋友動手,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可以任由你胡作非為?識相點,現在就立刻消失!”

這話,他說得十分霸氣,周身的氣場全開。

厲心媛愣了下,呆呆地看著他。

隔了好幾秒,她才反應過來,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你讓我消失就消失?你算老幾啊你!”

她將矛頭調轉,對準蘇筱筱。

“行啊你,蘇筱筱,出國幾年,勾搭人的本事可真是漲了不少,也不知道從哪找來這麼一個男人,以為有他在,就可以為你撐腰嗎?哈,笑話!不過是一個空有皮囊的小白臉,真以為撐場麵了?”-